白色恐怖受難者之女談70年來傷痛:我媽等我爸15年,她的精神狀態被扭曲,這誰賠得起?

2020-02-28 23:27

? 人氣

回顧過往轉型正義工程,儘管輿論總說二二八跟白色恐怖都賠償了、都道歉了、還要吵什麼,在林小雲看來,一個家族因為政治迫害的傷痛、失去的青春並不是一筆賠償可以撫慰的。(顏麟宇攝)

回顧過往轉型正義工程,儘管輿論總說二二八跟白色恐怖都賠償了、都道歉了、還要吵什麼,在林小雲看來,一個家族因為政治迫害的傷痛、失去的青春並不是一筆賠償可以撫慰的。(顏麟宇攝)

失去15年的青春、家庭破碎,這真是一筆「補償」能補的嗎?二二八事件73周年的今日,白色恐怖受難者林傑鋼之女、同時也是曾任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研究專員的林小雲現身民間紀念活動「共生音樂節」,回顧過往轉型正義工程;儘管輿論總說二二八跟白色恐怖都賠償了、都道歉了、還要吵什麼,在林小雲看來,一個家族因為政治迫害的傷痛、失去的青春並不是一筆賠償可以撫慰的:「我媽等我爸15年,她的精神狀態被扭曲,也影響我們、她變得不是一般的媽媽,這誰賠得起?」

林小雲的父親林傑鋼係在1950年入獄,當時地下黨成員蔡孝乾被捕、供出人際網絡,鑽研左翼思想的林傑鋼就這樣被捕下獄,全案25人有5人被槍斃,林傑鋼則在綠島待了整整15年。

林小雲說,這些事情小時候家裡完全不說,父母為了保護孩子的成長完全不講,因此她過去從來不知道二二八,更不知道白色恐怖,她甚至在高中以前是個聽到中華民國國歌、國旗歌會很感動的孩子,蔣介石過世時她還在唱「蔣公」是民族救星、世界偉人云云,對過去的歷史完全無知,直到上大學才有感受跟意識。

只是家裡再怎麼保護,孩子仍能感受到來自大人的壓力。在父親消失的15年間,孤獨的母親因此精神狀態被扭曲、也時常嚴厲管教孩子嚴禁出門,這一切造就林小雲不快樂的童年,即便是在2020年的今日,談到家裡的事情她都會突然哽咽、完全說不出話來──一個受傷的母親逼迫孩子,這段苦,實在難以一語帶過。

小時候家裡刻意隱匿 長大後才發現父親的白色恐怖傷痛

大學時期了解到白色恐怖的林小雲,曾在友人面前談到家裡的事情談到哭出來,時隔十數年,那友人要拍攝綠島紀錄片,來找林小雲,她也依然是哭個沒完,足足一小時無法對鏡頭說出任何話語。這時林小雲才知道,原來這個隱晦難言的家庭傷痛對她影響是如此深刻,她也開始追尋歷史,開始接觸白色恐怖之前的、更早的二二八事件。

20200228-二二八受難者家屬林小雲28日出席「第八屆共生音樂節」。(顏麟宇攝)
長大後的林小雲才知道,白色恐怖這個隱晦難言的家庭傷痛對她影響是如此深刻。(顏麟宇攝)

更大關鍵是2006年,林小雲載年邁的父親北上到台北車站參加活動,也才發現這個「長輩」的聚會竟是一群白色恐怖難友的聚會,當時的林小雲很驚訝原來爸爸有這樣一群朋友、自己過去完全不知道,那些難友聊在綠島的經驗,他們共同經歷過的生命是如此深刻,深刻到林小雲無法認知的、爸爸的世界裡空曠的部份在她心中形成一個巨大的黑洞,因此,她在朋友引薦下到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工作,也看見更多家庭受到冤屈、卻難以平反的事情。

林小雲印象深刻的是林黎彩,林黎彩的父親在二二八時期作為代表與政府談判被誘騙槍殺,母親則在不久後喝強酸自殺,林黎彩姐妹不得不在年幼時期開始流浪,過著非常辛苦的生活。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