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第一檢察官」之子談台籍菁英二二八悲歌:立誓讀法律「帶給所有人幸福」,卻遭槍殺棄屍

2020-02-28 22:25

? 人氣

今日是二二八事件73周年,受難者王育霖之子王克雄特地返台參與民間「共生音樂節」演講,談父親之死。(顏麟宇攝)

今日是二二八事件73周年,受難者王育霖之子王克雄特地返台參與民間「共生音樂節」演講,談父親之死。(顏麟宇攝)

曾經立誓要「給所有人幸福」的台灣第一位檢察官,為何最終遭槍決棄屍?二二八事件73周年的今日,長年旅美之受難者王育霖之子王克雄特地返台參與民間「共生音樂節」演講,談父親之死。在王克雄看來,發生於1947年的二二八屠殺於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本質相去不遠,皆是因為人民要求民主而起,皆是中國政府軍隊屠殺沒有武裝的老百姓、滅屍青年菁英的慘劇,而父親王育霖亦是槍下亡魂之一,他一心想著用法律來守護台灣人,最終卻成了一具浮屍。

父親過世那時,王克雄年紀還小,母親極力保護、不讓他接觸相關知識,直到王克雄去美國留學才知道有「黑名單」、才知道台灣遭受威權壓迫的歷史。只是如今住在美國加州的王克雄,仍能清楚回憶出國留學前天天被監控的氣氛:「我以前台大電機畢業,畢業後趕快出國留學,上飛機的時候,我才感覺到什麼叫『免於恐懼的自由』……」甚至有天他丟了腳踏車,特務馬上牽腳踏車來賣給他,他只能買,還不能談價錢。

「就算是啃石頭,我也要去東京帝大!」

「對大家二二八是『講故事』,但對我們家是很重的傷痛。」王克雄說。甚至就連父親王育霖是個怎樣的人,他也是長大成人之後透過多年研究才能知道的。
身為「台灣第一位檢察官」的王育霖,曾在15歲時罹患肺結核、必須休學一年的挫折,再加上母親幾個月前剛過世,王育霖也時常沮喪:「媽媽,我可不可以到妳那邊去?」只是後來王育霖想通了,他想到最能達成媽媽遺志的作法並不是自殺,而是努力用功、成為真正偉大的人,就因為媽媽對他有很高的期待所以不能自殺,因此,王育霖在盼望光明未來的情況下,給自己立下一個誓言:要帶給別人所有的幸福。

該怎樣才可以帶給別人「所有的幸福」呢?成長於日治時期的台灣,王育霖看到的是台灣人常受到日本人歧視、欺負,但同時日本人也是極注重法律的,王育霖便想著:要去讀法律才能幫助台灣人,而且要到最好的學校讀,要進去東京帝國大學。

「就算是啃石頭,我也要去東京帝大!」這是王育霖年輕說過話,而王克雄說,東大法科可以說是當時最難考的科系,尤其王育霖又是個台灣人、甚至在大學期間就已高考及格,一切都非常不簡單。

赴日學法律守護台灣人,卻因嚴辦國民政府貪官丟工作

王育霖就這麼成為了第一位台籍檢察官,第一份工作在京都,王克雄就是在京都出生的。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一家人回到台灣,王育霖又在新竹當檢察官,本來理論上能繼續實踐「給所有人幸福」的志願,然而一起貪污案,卻讓王育霖丟了工作。

台灣第一位檢察官王育霖。(取自維基百科)
台灣第一位檢察官王育霖。(取自維基百科)

當時官拜陸軍少將的新竹市長涉貪,王育霖堅持說要辦案,馬上就被台北長官說「這人不要碰」,王育霖卻嗆:「要辦就辦貪官污吏啊,怎麼天天辦小偷?」儘管王育霖也知道再辦下去可能會丟飯碗,他仍覺得這是自己必須做的、當檢察官就是要對付貪官污吏,結果,就真的被迫辭職了。

教國民黨如何「法治」,寫書保護台灣人免於警察濫捕刑求

王育霖雖被迫辭職、搬往台北,但也未放棄理想,在《民報》擔任法律顧問、寫法律評論。王克雄說,父親甚至寫過一篇「何謂法治國」的社論,這段他自己看了都驚嚇:「你想想,那時候國民黨是怎樣?他要教國民黨怎麼做『法治』?他也是很天真啦,也認為這才是對的方向……」

當國民黨政府來台,台灣面臨人權低落、軍警亂抓人亂打人的狀況,王育霖也寫了本書叫《提審法解說》教台灣人法學常識,說如果被警察逮捕可以請法院發提審單,經法官審問若無重大情節就可以交保或放走、就不會變成被警察毆打刑求;那時的台灣司法也非常混亂,一些官員都來指點法官該怎麼判,於是王育霖又想可以開個「司法會議」來檢討種種問題,於1946年12月在台北召開全國性的司改革會議。

召開全台司改會議,「台灣司法改革先鋒」卻成政府眼中釘

「我爸爸73年前就已開始在做司法改革的要求,可以說他是台灣司法改革的先鋒──但當然,這樣子的話,他也變成國民黨的眼中釘……」王克雄嘆。

王克雄說,1945年國民黨政府來台開始,政治混亂、人民失業、物價飛漲,在二二八爆發前光是米便漲了4.8倍、白糖漲22倍,也有許多台灣人餓死,而當1947年2月27日賣菸婦人林江邁遭警察槍托打傷,民怨就此爆發──人民群聚到當時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請願討公道,未料高樓架起機槍打死好幾個民眾,引爆全台灣抗議,這便是二二八事件導火線。而後時任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長官陳儀請示蔣介石,得到「格殺勿論」回應與同意派兵,國民黨軍隊便從基隆一路殺到台北,那時基隆港海水是紅色的,一大堆屍體。

有台灣人選擇反抗,例如台南成功大學、台南一中二中、長榮中學便有學生支援民兵攻打嘉義水上機場,學生同時也組成治安隊維持秩序,台南律師湯德章便為了掩護學生、燒毀名單、打死不供而遭逮捕槍決。在此同時,中國國民黨台灣省黨部也將台灣動亂歸因於台籍菁英,認為必須在這時處理有領導能力的人,便要求幾位「半山」(從中國返台的台灣人)如林頂立、黃朝琴、劉啓光等人提報名單,列出「對台灣有能力的、教育好的、有影響群眾力量的」交由政府逮捕,而3月10日開始,警備總部果然開始抓人了。

從二二八到六四天安門屠殺 受難者之子嘆:歷史會重演

王育霖是在3月14日被捕的,此後一去不回。王克雄控訴,國民黨是在做「抹殺」的勾當,抹殺人要滅屍、不能讓人看到屍體,否則就會被家屬質問到底犯什麼罪,也因此,當時國防部長白崇禧3月17日來台「宣慰」時,面對一群丈夫被抓的未亡人到警總陳情,也才能說「沒抓這些人,他們是被流氓抓走的」。

對於白崇禧來台「宣慰」一事,王克雄說,這表面上看來是宣慰、實際上是殺人,當警總問說要如何處理逮捕的台籍菁英,是白崇禧下令殺雞儆猴、讓台灣人要服從命令,這些菁英才會死的。儘管當年警總否認抓人,王克雄卻也在多年後看到檔案上清清楚楚寫著父親的名字,父親明明沒犯罪卻被「正法」,還有許多中學校長、省參議員、報業人士都被稱為「歹徒」殺掉,對此王克雄嘆:「國民黨藉著二二八動亂,有計畫、兇狠地謀害台灣菁英,國民黨就是主謀……二二八有些是軍隊沿路殺的,這種被有計畫逮捕的是抹殺的,國民黨是主謀。」

20200228-二二八受難者家屬王克雄博士28日出席「第八屆共生音樂節」。(顏麟宇攝)
二二八受難者家屬王克雄認為,「國民黨藉著二二八動亂,有計畫、兇狠地謀害台灣菁英。」(顏麟宇攝)

1947年二二八台籍菁英遭屠殺悲劇的陰霾還沒過,1989年,中國又發生六四天安門悲劇。王克雄說,那時本來是青年學生要求中國有民主、言論自由,在天安門活動也獲全中國響應,最後示威卻越來越廣、越來越激烈,造成當時中國領導鄧小平以極端軍事手段抹殺、壓制示威者,調動25萬軍隊進北京殺沒有武器的學生,在6月4日晚間開始武力清場,「部隊前面開槍,坦克後面向學生攻擊,被殺的一直往前推,後面卡車就把屍體丟進去,弄完以後接著最後是消防車,開始洗血跡」。而就美國、英國解密之中國情報檔案,死者至少萬人,傷者破4萬人。

在王克雄看來,二二八與六四實在極為相似,都是「中國獨裁者做違反人類的殘酷屠殺」,二二八是人在南京的蔣介石、六四是北京的鄧小平,都是中國獨裁者發動的。此外,兩者都是在和平時期非戰爭時期發生、都是人民要求民主跟反貪腐、都是軍隊屠殺沒有武裝的老百姓,被殺的也多是年輕人、很多被滅屍、是生是死都無從得知──而最嚴重的共通點,是屠殺都很成功地鎮壓反對聲音。

「台灣二二八以後,不再有人敢吭一聲,就真的,你再說大家會被屠殺掉。長時間封鎖讓我們不能說、台灣假裝沒有二二八這事,一講就會被特務盯上,這現在在中國也是……台灣是40年後才開始可以去紀念二二八,到現在1989年的六四過30年了,也還不能公開的紀念。」王克雄嘆:「歷史會重演,看看這兩個事件好像沒有關係,但有這麼多相似的點,獨裁者就是這樣為了維護政權是有多殘忍,現在看香港反送中也是。」

「希望台灣民主更好、自由受到保障, 這是我一生的期待…」

只是,一切血與淚,終將成為改變的力量。王育霖雖在二二八事件成為槍下亡魂,王克雄也說,爸爸雖然犧牲,他的犧牲沒有白費,反而給予一代又一代的台灣年輕人極為強烈的台灣意識──過去台灣人沒有台灣意識、也沒有「台灣獨立」一說,但只要年輕人認識殘酷的歷史,就站起來了,為了台灣自由民主,一代又一代犧牲再犧牲,「所以我們今天才有民主跟自由,這是血跟淚來完成的。」

父親死於非命時仍是個孩子、如今也已年邁的王克雄,最盼望的便是年輕人守護台灣的民主與自由。在共生音樂節這樣一個聚滿年輕人的場合,王克雄說的,或許不只是他個人的盼望,也是那年代犧牲者的衷心盼望──

「你們有責任去繼續保護台灣的民主跟自由,如果沒有去保護,很容易就可以失掉……每次選舉我都回台灣,希望台灣民主可以更好、自由受到保障,這是我一生的期待,希望你們也接續下去、希望大家努力,讓台灣自由民主都存在。」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4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