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罷韓:六月六,趙天麟掌市黨部第一仗,怎麼解菊派海派矛盾?

2020-06-04 09:30

? 人氣

趙天麟認為,高雄人在這段時間因罷韓所引發的焦慮感已「快破表」。(柯承惠攝)

趙天麟認為,高雄人在這段時間因罷韓所引發的焦慮感已「快破表」。(柯承惠攝)

「罷韓」投票日前夕,由於民調封關、攻守雙方難以望穿對方底線,加上梅雨季節的氣候變數,使得原本信心十足的高雄選區立委(本屆高雄八席立委皆為民進黨籍),在看待罷韓結果都較過去顯得謹慎許多。

即使是新任民進黨高雄市黨部主委趙天麟,提前上任衝刺罷韓行動,口吻也不那麼篤定:「我們對六月六日罷韓結果,仍審慎樂觀。」至於民進黨在整個罷韓行動的定調,高雄選區立委口徑頗為一致,即順應高雄民意、全力支援罷韓。

吳子嘉看衰:罷韓一定不會過

趙天麟於五月二十九日接下民進黨高雄市黨部主委印信。掌兵符至罷韓投票日僅一周,如何部署罷韓兵棋成功達標?他說,民進黨公職很早就已協助公民團體成立罷韓連署站、確保罷韓案成案,到現在最後一里路更不會放棄。接下來將透過組織系統發出一百萬通簡訊或LINE全力催票,並寄發信函給五萬黨員,鼓勵市民出來投票。

趙天麟也說,選前一周規畫由民進黨區域立委、二十多位民進黨市議員,與里長、里民舉行座談會,就罷韓行動做最後宣導;還將參與民間團體在三山的罷韓活動,各黨公職宣傳車、戰車都將集結遊行,掀起罷韓熱度。

趙天麟認為,以他對高雄人敢愛敢恨的認知,高雄人在這段時間因罷韓所引發的焦慮感已「快破表」,相信高雄人會急切地想前往投票。

趙天麟描述高雄人罷韓的氛圍,似被《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提前潑了冷水,吳直言「罷韓一定不會過」。對此,高市菊系立委劉世芳反駁說,罷韓投票前夕民調雖封關,也不便評論,但「你看過那麼多家媒體在投票前公布的民調,包括國民黨做的,有哪一家顯示罷韓不會過關?」

菊系:非派系鬥爭,是市民自主

劉世芳認為,吳子嘉是從台北看高雄所做的評論,根本不了解高雄的政治生態。另一高雄菊系立委賴瑞隆也說,吳子嘉用民進黨派系之爭角度論證,不見得正確。「高雄市民自主的罷韓運動,是大是大非的事情,吳的說法是小看高雄市民的民意高度。」

20190814-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14日出席吳董談大選柯文哲市長粉絲見面會。(簡必丞攝)
吳子嘉認為,韓國瑜已輸掉總統選舉,繼續對韓政治追殺,對總統蔡英文選後團結或修憲主張都沒有好處。(簡必丞攝)

吳子嘉自認「罷韓一定不會過」有所本,主要歸因剛落幕的高雄黨部主委選舉,派系殺得刀刀見骨、分裂嚴重,菊系與海派的矛盾已產生,尤其菊系沒理由再傾全力罷韓,讓海派或英系得利。

「吳子嘉前輩的評論是台北觀點,他多慮了!」趙天麟說,罷韓一開始就是高雄公民團體所發動,他做為民進黨高雄地區立委,只是不分派系做應該做的事。而且「我與高雄市議員高閔琳競爭市黨部主委,一直秉持風度典範之爭,沒有不團結問題。」他說,參選主委所提「罷韓補選、開放黨部、議會過半」三大政見,選後呼籲支持者實踐目標。事實上,高閔琳也透過臉書恭喜他,表達「一起,罷」。

否認政治追殺,稱非民進黨主導

至於吳子嘉所說,韓國瑜已輸掉總統選舉,繼續對韓政治追殺,對總統蔡英文選後團結或修憲主張都沒有好處。賴瑞隆認為,做為高雄地區立委一員與高雄一分子,他感受到罷韓是高雄人的定見,「我們的立場,僅是順應民意協助推動,並全力支援。」劉世芳持相同看法。

即使從罷韓四君子的黨派色彩分析,一位無黨籍、兩位基進黨成員、另一位時代力量,只能說是泛綠陣營的公民運動,並非民進黨主導,他們尊重這場目前已是全國議題的罷韓行動。


趙主委意在2022年高雄市長

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前夕,黨內濟濟多士,趙天麟毅然參與黨內初選,雖未能打敗他鎖定的「唯一對手陳其邁」,但後續2020年立委選戰一役,他以12萬8000多票高票當選,較上屆第6名大大提升至第2名,證明他「以戰養戰」厚植實力,越來越貼近市長寶座。

高雄市黨部主委戰役在罷韓投票前兩周結束,趙天麟打敗在地耕耘的「菊系」人馬高閔琳。初掌兵符,趙天麟立即成了罷韓急先鋒,投入罷韓行動。趙加入海國會後如虎添翼,行動力與旺盛的企圖心均不容小覷,但也易引起黨內同志猜忌與誤解,被批評為「政治收割」,以及想參與罷韓後的市長補選。

其實趙天麟心裡明白,即使罷韓通過,他與黨內立委都沒參與市長補選正當性,黨徵召陳其邁已是共識。他盤算的,就如他的參選政見──「促民進黨市議會過半」,預見兩年半後,他將布局黨內市長初選。(李順德)

新新聞1735期
新新聞1735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順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