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悲歌3》窮到只剩銅板、連口罩都不敢買!社工道盡貧困家庭「疫情絕境」:孩子說,好怕媽媽死掉

2020-06-04 09:20

? 人氣

「我身上都沒有錢,要養小孩,怎麼辦?」「不是我不願意找,但帶小孩的媽媽,真的很難找工作...」當疫情來襲造成失業,社工看見的是貧困家庭瞬間潰散,租屋處被斷水斷電,有失業的爸爸辱罵全職主婦媽媽「都是妳害的」,甚至有媽媽被痛揍、孩子說「媽媽,我好怕妳會死掉」,兩位媽媽的心聲,也道出被疫情摧毀的人生...(資料照,謝孟穎攝)

「我身上都沒有錢,要養小孩,怎麼辦?」「不是我不願意找,但帶小孩的媽媽,真的很難找工作...」當疫情來襲造成失業,社工看見的是貧困家庭瞬間潰散,租屋處被斷水斷電,有失業的爸爸辱罵全職主婦媽媽「都是妳害的」,甚至有媽媽被痛揍、孩子說「媽媽,我好怕妳會死掉」,兩位媽媽的心聲,也道出被疫情摧毀的人生...(資料照,謝孟穎攝)

「我都在問他們:你還剩多少錢?他口袋掏掏出來,幾個銅板,就這些──我說靠,不知道怎麼辦,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以前他可能還可以去借錢,現在大家變成都沒錢借你了……」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在2020年襲來,台灣齊心抗疫避免大規模傳染、成為全球最後「淨土」之一,然而在號稱台北最窮萬華區的「台灣社區實踐協會」社工沈曜逸,看見的是一個個躲不過疫情的最貧困家庭──沒人敢上街、工程停擺、工作機會沒了,租屋處斷水斷電,當人人身上只剩幾個銅板,就連5元佛心價的口罩都成奢侈品、要靠社工提供,甚至也有全職媽媽碰上家暴,被失業在家煩悶、借錢借到無法再借的爸爸痛揍,年幼孩子說:「媽媽,我好怕妳會死掉。」

「現在整個經濟都下滑,到底怎麼找到就業的出路,我覺得他們還滿沒有希望的感覺……」這些家庭往往靠著每月1­–2萬元總收入苦撐、手邊毫無積蓄,生活賭不起半分風險、一拉就倒。如今疫情雖然緩解、民眾也有機會申請1–3萬元紓困,這錢恐怕也撐不了多久、只是拿去還房租欠債,而沈曜逸身為社工,更想問的就是──該怎麼做,才能真正幫到他們?

被隱形的疫情犧牲者「全職媽媽」:我身上都沒有錢,要養小孩,怎麼辦?

服務超過10年的「台灣社區實踐協會」,其所在地萬華區新安里遍布坪數極小的整建住宅、4坪擠進一家人也並非個案。租金低廉的小房成為貧窮者的棲身之所,一個家庭即便月賺1萬出頭也還算活得下去──然而,當肺炎疫情爆發,以「防疫奇蹟」受世界稱羨的台灣也避不掉人們恐慌驚惶、不敢上街帶來的經濟蕭條,貧窮人原先在懸崖邊緊緊拉著的、細如絲的活命線,也開始鬆動了。

20200524-民進黨黨員24日前往黨公職選舉投票,戴上口罩依序排隊。(盧逸峰攝)
當肺炎疫情爆發,以「防疫奇蹟」受世界稱羨的台灣也避不掉人們恐慌驚惶、不敢上街帶來的經濟蕭條,貧窮人原先在懸崖邊緊緊拉著的、細如絲的活命線,也開始鬆動了。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盧逸峰攝)

協會平常提供服務包括陪伴家長忙於工作無法照顧的孩子、協助申請社福補助、沒工作的也可以幫忙找,而社工李柏祥說,農曆年後台灣疫情甫爆發時,夥伴比較擔心的都是「會不會傳染」,會一起討論平常讓孩子放學可以待的據點要不要開、如何做好防疫,沒想到,居民生計問題很快就來了。

「很多人其實本來就很難找到工作,但我們發現隨著疫情嚴重程度增加,這些事情不斷在發生──疫情沒有好、大家沒生意、打零工的機會變少,或他們本來預計可以去哪裡工作、卻一直延期,工作等於就沒有了……」李柏祥說,本來有兩位媽媽分別要去做老人中心的送餐、照服員工作,這是協會替她們介紹的,沒想到1月份老人中心關閉、用不到這人力,工作機會就飛了。

即便有在工作的也深受影響,例如一位在街頭賣防蚊液、辣椒油的阿姨,當街頭幾乎沒有行人,她一天能賣出一瓶就偷笑了,協會輔導越南單親媽媽「小星星」創業的越式小食堂「越窩越好」也大受影響、業績直接掉2成──社工沈曜逸說還好協會應變得快、趕緊推出外帶服務、業績在3月慢慢回來了,但從3月開始,又越來越多急需就業的居民來求助,社工瞬間多了不少工作量。

本篇文章共 18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4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