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悲歌1》「防疫奇蹟」背後被遺忘的酒店小姐:被迫提早出社會,貧困女子道出「一技之長」最大諷刺

2020-06-04 09:00

? 人氣

「說人要有『一技之長』,這也是要用錢堆出來的,那是要花錢去上學、上課,一般人如果家裡有個經濟缺口在,怎麼補都補不回來……」酒店停業1個多月來,人們或拍手狂酸「國定上岸日」來了、或教訓小姐該學習「一技之長」好「從良」──這一切嘲諷在從業5年的小姐們看來,是對酒店真實世界一無所知,也將失去工作的她們推下更深的黑洞......(謝孟穎攝)

「說人要有『一技之長』,這也是要用錢堆出來的,那是要花錢去上學、上課,一般人如果家裡有個經濟缺口在,怎麼補都補不回來……」酒店停業1個多月來,人們或拍手狂酸「國定上岸日」來了、或教訓小姐該學習「一技之長」好「從良」──這一切嘲諷在從業5年的小姐們看來,是對酒店真實世界一無所知,也將失去工作的她們推下更深的黑洞......(謝孟穎攝)

「會來做公關的小姐,可能在生活上沒得選擇……雖然大家會說人要有『一技之長』,這也是要用錢堆出來的,那是要花錢去上學、上課,一般人如果家裡有個經濟缺口在,你怎麼補都補不回來……」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2020年強襲全球,當台灣「防疫奇蹟」受世界盛讚之際,卻還有被遺忘的一群人在掌聲背後的黑夜、拚命撐出活命的空間──她們是遭強制停業超過1個月、瞬間連薪水也拿不到的「酒店小姐」們。人們以為酒店高薪好賺、聊天就有錢,然而在從業多年、組成「酒與妹仔的日常」致力為酒店發聲的經紀人芸姐、公關布布、蛹(皆為化名)等人看來,許多來做小姐的,一開始能有的選擇就不多。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社會無法讓常需請假的單親媽媽、背負學貸的年輕女性有太多賺錢機會,酒店就成了貧困女子活命的最後一道「社會安全網」,但當「停業」大刀落下,她們不只要為房租、為下一餐在哪發愁,還被各種獵殺、嘲諷重重壓下──人們拍手慶賀「國定上岸日」來了、狂酸酒店小姐可以改行做「FUCKpanda」,卻對這世界一無所知。

學貸、單親、貧困家庭年輕人被迫提早出社會 無勞保「職災之王」酒店成無助女子最後生存空間

5月初的台北市林森北路「條通」一帶淒淒冷冷,過往外國人客與媽媽桑夜色裡響著此起彼落的日語、小姐店門攬客、堪比歌舞伎町的盛景已不復在。公關布布說,變化其實從過年就開始了,當時疫情已爆發,常發生晚上8點到班、10點才陸續有客人排上的狀況,若是比較新進的小姐,就會時常無檯可上。

20200505-疫情專題、酒店、林森北路、酒與妹仔的日常(陳品佑攝)
社會把酒店小姐視為「高薪」代名詞,但公關布布說,疫情爆發後就常發生晚上8點到班、10點才陸續有客人排上的狀況,新進的小姐時常沒有檯上,就沒了收入。(陳品佑攝)

社會把酒店小姐視為「高薪」代名詞,但沒有檯上,就意味著今夜做白工,不只沒收入還虧錢。「酒店小姐是沒有底薪的。」經紀人芸姐說,適合在酒店工作的女性一周約可賺上1萬,但也有小姐上5天班也賺不到6000元,雖有酒店標榜時薪1000–2000元,卻扣遲到、扣服儀錢扣得兇──酒店上班還有基礎開銷,包括髮妝費、下班時間只能搭計程車的通勤費,一天就要花掉1000多。

賠掉的還有健康,芸姐這麼說起酒店的職災:「我們每天要穿15–17公分的高跟鞋走來走去,有沒有人摔到骨折?有。每天喝酒熬夜,有沒有人身體壞了?有。面對客人毛手毛腳、被店家排擠,有沒有人因此患上精神疾病?有……」

這份工作對身體的傷害太多,小姐卻沒有勞保,只能自己看著辦。才剛滿25歲的公關蛹說,自己不只沒有勞保、甚至開始要繳國民年金,工作5年,在社會卻是不被承認的勞工。儘管如此,投入酒店的女性人數依然難以估計,原因之一是蛹說的:「會來做公關的小姐,可能在生活上沒得選擇。」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