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6月4日──六四事件解放軍「清場」,天安門廣場化為屠宰場

2019-06-04 08:10

? 人氣

1989年6月5日,有人在北京的長安街上阻攔坦克。據說他叫王維林。(美聯社)

1989年6月5日,有人在北京的長安街上阻攔坦克。據說他叫王維林。(美聯社)

1989年6月3日晚間至6月4日凌晨,北京天安門廣場周圍,聲聲槍響伴隨坦克隆隆壓碾過北京長街,時中國政府派出大批解放軍及武裝警察,從四面八方包圍廣場內的學生及抗議群眾,對當時肇自中國改革派代表人物胡耀邦去世後,所引發持續近兩個月的「八九民運」示威活動進行血腥「清場」,事件發生30年後,那一夜的死傷人數至今仍成謎,但卻成為中國民主歷史上沈痛而難忘的一頁,史稱「六四事件」(又稱六四天安門事件)。

「改革開放」背後的經濟、社會問題成導火線

「六四事件」的發生,與當時中國內部的政治角力鬥爭、社會、經濟等議題息息相關,1977年7月,曾被毛澤東打倒的鄧小平,在毛澤東逝世、四人幫被逮後,重執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中央軍委副主席解放軍總參謀長等職務(合稱三副一長),並將改革開放列為重要政策,同時提拔改革派成員擔任重要政府官員,其中胡耀邦在1980年2月,被任命為中央書記處總書記,同年9月趙紫陽則接替華國鋒擔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改革派自此進入中共領導核心。

胡耀邦(右)與鄧小平
胡耀邦(右)與鄧小平

改革開放時期,鄧小平提出「不管白貓黑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摸著石頭過河」等實用主義政策,搭配胡耀邦主張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引起中國知識分子廣泛討論。然而改革開放也為中國社會帶來許多問題,當時常見的不滿,包括因放鬆商品價格控管所帶來的快速通膨,甚至存在部分人利用權力,以低價購入產品再以市場價格販售,時謂「官倒」的貪腐惡行,此外官吏腐敗,及政府對人民參與政治的限制,讓肩負民主價值的學生們,為了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等訴求,齊心走上街頭,在抗議活動最高峰時,約有100萬人聚集在天安門廣場上。

另外,過度重視裙帶關係的社會氛圍,使投身就業市場的知識分子機會渺渺、前景慘淡,因而促成當時大學內的菁英學子們,組成研究政治為主的小規模「民主沙龍」社團。以時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胡耀邦為首的改革派(又被稱作「右派」),主張進一步實施政治自由化的方針,藉由設立允許多種想法的渠道,讓民眾能夠表達不滿、並進一步支持改革,備受學生們擁戴。直到1986年12月,中國學生們因反對改革開放步伐過於緩慢,組織抗議活動、示威遊行等從合肥市蔓延到北京等大城市,胡耀邦因被中共內部指責對抗議活動態度過於軟弱,於1987年1月16日被迫辭去總書記的職務

六四、1989年4月21日,數萬北京市民與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示威。(AP)
六四、1989年4月21日,數萬北京市民與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示威。(AP)

「不該死的死了,該死的卻沒有死」悼念胡耀邦擴大成全國抗議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因心臟病發作而逝世,引起學生強烈迴響與悼念,中國校園內出現歌頌胡耀邦的宣傳海報,呼籲政府重新審視胡耀邦的觀點,當時北京大學內張貼許多發洩不滿情緒的標語、輓聯、大小字報,例如:「不該死的死了,該死的卻沒有死。國家不幸,人民不幸,民族不幸。」隨後悼念活動逐漸擴大,清華大學、北京大學的學生們集結前往天安門廣場遊行,並向政府提出7項要求,內容包含肯定胡耀邦「民主、自由、寬鬆、和諧」的觀點、打倒「官倒」、公布新聞法,保障新聞自由,允許民間辦報等。

4月23日,學生因不滿中共對胡耀邦喪禮的處置,宣告成立「北京市高校臨時委員會」(後定名為「北京高校(大學)學生自治聯合會」),並選舉當時就讀中國政法大學的周勇軍擔任主席,而北京大學學生王丹、北京師範大學學生吾爾開希被推舉為各自學校的學生代表。北高聯組織了1989年4月22日天安門廣場的請願,24日開始呼籲北京市的所有大專院校,全面並無限期的罷課以表抗議訴求,並組織了5月4日及其以後的各次遊行,點燃了「八九民運」的光火,最終導致「六四事件」爆發。

1989年5月27日學運領袖王丹在天安門廣場發表演說。(AP)
1989年5月27日學運領袖王丹在天安門廣場發表演說。(AP)

中共政府宣布戒嚴,稱示威群眾為「恐怖分子、反革命分子」

5月13日學生們選定在時任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Sergeyevich Gorbachev)前往中國進行國事訪問前兩天展開絕食抗議,此舉引來中國各地支持與同情聲浪,5月17日至18日期間,數百萬北京市居民發起示威遊行,參與者包括中國共產黨黨員、政府官員等,隨著抗議情勢升級,軍方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因此決定採取行動。

5月20日,李鵬以總理身分簽署國務院令,宣布自5月20日起在北京部分地區戒嚴

「鑑於北京市已經發生了嚴重的動亂,破壞了社會安定,破壞了人民的正常生活和社會秩序,為了堅決制止動亂,維護北京市的社會安寧,保障公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保障公共財產不受侵犯,保障中央國家機關和北京市政府正常執行公務,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89條第16項的規定,國務院決定:自1989年5月20日10時起在北京市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組織實施,並根據實際需要採取具體戒嚴措施。」—— 國務院總理 李鵬1989年5月20日

1989年5月19日中國國務院總理趙紫陽到天安門勸說學生回家。(AP)
1989年5月19日中國國務院總理趙紫陽到天安門勸說學生回家。(AP)

6月2日,學生的抗議運動不減反增,中共高層為此再度召開會議,最終同意實施清場以「能夠結束暴亂並且恢復首都秩序」,並在隔日下午4時30分,將事件定調為「反革命暴亂」,決議連夜展開行動進行「清場」。與此同時,大批的北京市民仍不畏政府警告,除了學生外,不乏工人、教授、民運人士、記者等各種身份的人士參與,直到3日晚上10時,廣場西方約10公里處,解放軍開始向示威群眾開槍,首位經證實的死者是32歲的航空技術人員宋曉明。10時16分時,軍方以擴音器警告民眾,部隊有權在實施戒嚴期間,採取任何強制執行的措施,然而面對荷槍實彈的暴力鎮壓,廣場內的學生則不斷呼籲軍方放棄武力,「我們是和平請願,是為了祖國的民主自由,為了中華民族的富強,請你們順從人民的意願,不要對和平請願的學生採取武力……。」

1989年6月4日,中共出動軍隊血腥鎮壓在天安門示威抗議的學生與市民,史稱「六四事件」(公視)
1989年6月4日,中共出動軍隊血腥鎮壓在天安門示威抗議的學生與市民,史稱「六四事件」(公視)

聲聲槍響、坦克隆隆輾過北京血腥的一夜

3日晚間至4日凌晨,武裝部隊在前進的過程中, 於天安門周邊及廣場內,以坦克、實彈等武力鎮壓群眾,擊斃不明人數的和平示威者和旁觀市民。最終學生們在死傷人數過多的情況下,開始考慮退場機制,民運領導集團內部也因此掀起正反兩方的辯論,如劉曉波原本不願意撤離廣場,但終究被說服,並且和周舵高新和侯德健一同與學生領袖商討撤離問題,不過包括柴玲、李錄和封從德等人,起初在聽見撤離意見時皆反對,但最終仍不敵軍方強硬行事,在凌晨5時10分進行退場。

1989年6月4日,天安門廣場,中國人民解放軍血腥鎮壓示威抗議的學生與市民(AP)
1989年6月4日,天安門廣場,中國人民解放軍血腥鎮壓示威抗議的學生與市民(AP)

然而「六四事件」的餘溫,直到解放軍駛出天安門廣場後,才開始正式發酵。6月5日由《美聯社》(AP)的攝影師魏德納(Jeff Widener)所拍攝的一幀「王維林」阻擋坦克行進的照片震驚全球,被認為是天安門事件中具代表性的畫面,此後中國包括成都市西安市武漢市南京市上海市廣州市等城市,也都爆發數日大規模的抗議行動,國際社會、人權組織和政治分析家等,也嚴厲譴責中國政府血腥屠殺的行為,許多西方國家甚至因此對中國實施經濟制裁、武器禁運等。然而中國政府仍大規模逮捕支持群眾,強勢鎮壓中國境內其他抗議活動,並驅逐外國記者,嚴格控制相關新聞事件的報導,根據「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的調查,6月5日成都市至少有300人喪生,成都市當地部隊使用閃光彈、警棍、刺刀和電擊棒攻擊平民,警方甚至要求醫院當晚不能接收學生,或是提供救護車。

死傷人數至今仍成謎,美國官方文件估計「萬人死亡」

1989年5月17日,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成千上萬名民主示威者。(美聯社)
1989年5月17日,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成千上萬名民主示威者。(美聯社)

中國政府在「清場」後,嚴加管控並封鎖相關訊息流出,時至今日「六四事件」仍然是中國最敏感,遭到廣泛審查的話題之一,《美國之音》(VOA)報導,隨著六四事件30周年到來,中國網路公司使用具有學習、聲音和圖片識別能力的人工智慧技術,將審查的精確度大幅提升。官方三緘其口的態度,也讓事件確切傷亡人數至今仍難以估計,儘管時任北京市市長陳希同,在1989年6月30日的中共人大常委會上,稱受傷平民人數為3000多人,死亡人數為200餘人,然2014年美國白宮解密文件顯示,整起事件約有10454人死亡、40000人受傷,2017年底英國國家檔案館解密的文件顯示,中國國務院的成員稱,1989年天安門事件至少造成10000名平民死亡。縱然真實數據無從查核,但「六四」在受害者及其家屬心裡所留下的傷痛,也讓那一夜成為中國民主歷史上,沈痛且無法被抹煞的一頁。

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中國海外民運聯盟(澳洲)秘書長李曉明1989年進駐天安門廣場時的留影。(李忠謙攝)
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中國海外民運聯盟(澳洲)秘書長李曉明1989年進駐天安門廣場時的留影。(李忠謙攝)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