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正按照自己的樣貌打造香港,香港已非高度自治」美國務卿龐畢歐:香港不值得繼續享有特殊待遇

2020-05-28 08:13

? 人氣

美國國務卿龐畢歐。(美聯社)

美國國務卿龐畢歐。(美聯社)

美國國務卿龐畢歐27日對國會表示,由於香港不再擁有北京保證的高度自治,因此也將失去美國法律保障的獨特地位。在中國人民代表大會28日審議「港版國安法」之前,龐畢歐的這番發言顯然是美國政府對於香港失去「一國兩制」的回應,雖然他仍強調「美國跟香港人民站在一起」,但顯然香港從美國享有的特別經濟待遇未來可能不再。

依據1992年生效的《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美國國務卿必須定期檢視香港情勢發展,並就對國會提出報告。去年11月生效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則要求國務卿特別檢視香港的自治與自由情況,判斷香港是否仍可繼續享有美國法律所規定的特殊待遇。

中國外交部對龐畢歐的發言尚無正式回應,但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日前曾說,香港立法純屬中國內政,不容外來干涉,對於外部勢力干涉,中國會採取必要行動反制。香港美國商會日前也發表聲明,認為「港版國安法」將削弱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高度自治,此舉損害香港特殊地位是嚴重錯誤;香港政府曾發表聲明回應美國商會,強調世界任何國家「國家安全立法都屬於國家立法權力」,「美國若單方面改變對港政策,將會損害雙方關係及美國自身利益。」

《美國-香港政策法》當年就是為了因應香港移交北京所訂立的法案,美國依舊該法將香港視為一個在政治、法治、經濟、貿易政策方面與中國大陸完全不同的地區,並在對外政策上將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區別對待。香港被美國視為有別於中國的「非主權實體」與獨立關稅區。因此中美貿易大戰的關稅調漲,過去對香港並未造成直接衝擊,美國更可與香港簽訂獨立的經貿協議,香港甚至可以在美國出口管制下購買敏感技術。香港也可自由兌換美元,美國認可香港發出的護照及旅遊證件,而香港居民申請到美國的簽證而會另外看待。

不過《香港經濟日報》指出,根據美國法律,美國國務卿無權中止香港特殊地位,必須由美國總統發布行政命令將其暫停,因此龐畢歐的聲明等於將球丟到川普手裡。不過《美國-香港政策法》也規定,若美國總統認為香港恢復足夠自治,也可廢除先前行政命令,恢復給予香港特殊待遇。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指出,如果美國政府真的剝奪了香港的獨特地位,此舉將對在香港經營的美國公司造成嚴重影響,對香港人民亦然,但對中國的影響卻不如上述兩者。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27日表示,川普政府正在考慮一系列針對中共的制裁行動,龐畢歐的聲明顯然只是美國制裁的一部分。不過布魯金斯學會研究員卜睿哲(Richard Bush)指出,美國政府的決定「將對香港人造成多重層面的傷害」,而且北京更將肯定「美國想破壞他們對香港的統治」。布希指出,他認為最好的制裁作法是確保目標是針對北京、而非香港人民。美國進步中心研究員,前美國高級外交官邁可・福克斯(Michael Fuchs)認為龐畢歐的聲明影響巨大,甚至「可能從根本上改變美中關係,香港的未來和全球經濟體系」。

美國國務院發表的龐畢歐聲明全文如下:

Last week,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C)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announced its intention to unilaterally and arbitrarily impose national security legislation on Hong Kong. Beijing’s disastrous decision is only the latest in a series of actions that fundamentally undermine Hong Kong’s autonomy and freedoms and China’s own promises to the Hong Kong people under the 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 a UN-filed international treaty.

上星期,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宣佈,打算武斷地單方面對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 北京的災難性決定只是一系列類似行動中最新的一個,這些作法從根本上破壞了香港的自治和自由,以及中國對香港人民的承諾—亦即他們自己曾對聯合國提交的國際條約 《中英聯合聲明》。

The State Department is required by the Hong Kong Policy Act to assess the autonomy of the territory from China. After careful study of developments over the reporting period, I certified to Congress today that Hong Kong does not continue to warrant treatment under United States laws in the same manner as U.S. laws were applied to Hong Kong before July 1997. No reasonable person can assert today that Hong Kong maintains a high degree of autonomy from China, given facts on the ground.

根據《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 ,美國國務院必須評估該香港之於中國的自治狀態。 在詳加調查這段時間的事態發展後,我今天向國會作證時指出,香港不會繼續像美國法律在1997年7月之前適用於香港那樣地受到美國的對待。 基於當前的事實,沒有任何一個理性人可以斷言香港依舊保持相對於中國的高度自治。

Hong Kong and its dynamic, enterprising, and free people have flourished for decades as a bastion of liberty, and this decision gives me no pleasure. But sound policy making requires a recognition of reality. While the United States once hoped that free and prosperous Hong Kong would provide a model for authoritarian China, it is now clear that China is modeling Hong Kong after itself.

香港及其充滿活力、積極進取與自由的人民,數十年來作為自由的堡壘並且蓬勃發展,我對於這個決定很不高興。 但是,正確的政策制定需要切合對現實的認識。 雖然美國曾經希望,自由繁榮的香港能夠成為中國威權主義的典範,但如今很明顯的是,中國正按照自己的樣貌打造香港。

The United States stands with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as they struggle against the CCP’s increasing denial of the autonomy that they were promised.

當香港人民與曾經承諾要給予他們自治的中國共產黨頑抗之際,美國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