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緗家觀點:瘟疫大流行中驚見中共的「愚蠢型無恥」

2020-05-28 07:10

? 人氣

作者指出,一場瘟疫,清楚顯示了中共的「低能管理」、「專制自私」和「流氓本性」會給全人類帶來何等深重的災難。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照,美聯社)

作者指出,一場瘟疫,清楚顯示了中共的「低能管理」、「專制自私」和「流氓本性」會給全人類帶來何等深重的災難。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照,美聯社)

武肺瘟疫在中共那裡有三個時間點:疫前、疫中、疫後,分別反映出三個問題,最壞的是「無恥」,是「流氓本性」。然而,最令人驚訝的還不是他們的「無恥」,而是「愚蠢」。按這個世界的「普世常識」,這中共特有的「愚蠢」是低智商表現,不解這何以成為這個「泱泱大國」在全世界七十億人眼前展現的「皇帝新衣」?何以全世界都看得清這「共皇」的「愚蠢+無恥」,唯獨「共皇」自己渾然不覺、沾沾自喜、感覺良好?他們大大小小的國際政治「智庫」,都到哪裡去了?

「疫前」爭議:病毒發源地

「病毒發源地」是本文所列三大問題中的最次要議題。只要病毒源自大自然,即便是大陸中國人愛吃「野味」的文化陋習惹的禍,甚或,即便是來自武漢實驗室,是不小心的「洩漏」,只要不是中共實驗室的「人工合成」,不是中共的「有意釋放」,中共的責任終究還是有限的,因為這說明瘟疫不是中共蓄意製造出來危害世界的,他們無此「犯罪動機」。需知,在犯罪學或刑事案中,「動機」是關鍵因素。有「動機」,是「蓄意」;無「動機」,是「意外」;同樣致人於死,有「動機」的,是「謀殺」,無「動機」的,是「過失致死」或「誤殺」,量刑之輕重差別很大。因此,只要中共在瘟疫爆發後處理方式得當,即便已是巨禍,全世界對中共的態度也絕不會是現在這般的憤怒模樣。2003年那場席捲世界的SARS也是中共惹的禍,但那時世界輕輕放過中共,原因之一,便是彼時中共的態度不像此次般惡劣。

即便承認病毒源頭是武漢,只要沒有「人工合成、故意釋放」,中共在「疫前」階段的問題,充其量是「管理不善」,包括放縱民間陋習「吃野味」、容忍「野味市場」、「疏控」實驗室病毒。

電子顯微鏡下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美聯社)
作者認為,只要中共在瘟疫爆發後處理方式得當,即便已是巨禍,全世界對中共的態度也絕不會是現在這般的憤怒模樣。圖為電子顯微鏡下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資料照,美聯社)

「疫中」階段:黑箱、打壓、謊言、操控世衛

「疫中」是指瘟疫開始滋長、蔓延、爆發時的階段,在這一節點上,中共的問題極其嚴重,此即眾所周知的其「專制行為」有意掩蓋疫情真相、打壓「吹哨人」、捏造數據、摧毀證據、拒絕外界調查其病毒起源又不給正當理由、操控世衛組織撒謊拖延……,誤導全世界,一手人為放大了瘟疫規模,巨災由此釀成。即便如此,中共在「疫中」階段的作為尚非「流氓本性」,因為中共的動機是「維穩」、製造「盛世太平」氛圍鞏固其統治,而非以疫毒民,以疫加害外部世界。事實上,中共自己也是他「專制行為」的受害者,本意是「鞏固政權」的「黑箱打壓謊言隱瞞」,反使他的統治更為脆弱。「疫中」階段反映的,是中共政權的「專制」本性,還算不上「流氓」本性。

「疫後」變流氓,「甩鍋」栽贓,無恥更愚蠢

但「疫後」階段就不同了。「疫後」,是指先於世界爆發的大陸疫情,也先於世界和緩,在歐美各國陷入水深火熱時,中共可先緩過勁來出手做其他事,這時,中共做了一件既無恥,又愚蠢無比的事:甩鍋。自疫情爆發始,從頭至今,中共一直被詬病「缺乏公開透明」。但如果說這期間中共有一件事堪稱「公開透明」,此即本章節的議題:中共毫無掩飾地向全世界「公開透明」了他「愚蠢型無恥」的「流氓本性」,反諷之極。

「甩鍋」是眼下描述中共流氓本性時最通俗的用語,但含義不精確。「甩鍋」其實包含兩個性質不同的行為:卸責、栽贓。

中共的「愚蠢型無恥」之一,是就「病毒發源地」來「甩鍋」。本來,按上文「疫前」章節的分析,「病毒發源地」是最次要議題。中共要卸責甩鍋,為什麼不選擇最重要的「疫中」階段的黑箱打壓,卻選擇次要的「發源地」,撿芝麻丟西瓜?難道說,中共是想「轉移焦點」,把世界的注意力轉移到「發源地」上來,忘掉他的「黑箱掩蓋」?他不明白,他高調「甩鍋」發源地,是人為放大「發源地」的責任份量,其實並不利他自己?

習近平神隱多日後頻頻透過新華社發布視察照。(AP)
作者認為,中共的「愚蠢型無恥」之一,是就「病毒發源地」來「甩鍋」。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照,AP)

「愚蠢型無恥」之二,是盲目卸責,妄圖把義大利、德國、法國、日本……拖下水,卻忘了,這些國家都是原先中共心目中的「統戰對象」,中共是要拉攏他們來對付「主要敵人」美國的?不過,如此卸責,中共的本意是急著想減輕自己責任,不是有意加害義大利、德國、法國、日本……的「準盟友」,這是「飢不擇食、慌不擇替身」,愚蠢>無恥。

「愚蠢型無恥」之三,是輕率栽贓,外交部趙姓發言人說病毒是美軍帶到武漢的。這是此次疫情中中共最令人瞠目的「無恥+愚蠢」表現。

首先,為什麼指責是「美軍」,而非其他人?須知,瘟疫爆發前,美國與中共的往來非常密切,前往大陸的各界美國人不計其數。中共為什麼不說是官員、生意人、學者,或旅客……的「其他美國人」帶來病毒,只鎖定是「美軍」?答案只有一個:在趙發言人或其「上面」的潛意識/顯意識裡,他已設定是「專業美軍蓄意放毒」,作戲劇化渲染,以強化其栽贓的「說服力」。但這個劇本為什麼後來沒有繼續下去,中共悄悄收回了這「栽贓」?

這個答案,就在於後來輪到美國來究責中共。須知,無論是美國指責中共,還是中共指責美國,這都是極為嚴重嚴肅的「外交+法律+財務後果」行為,現在美國的具體做法正反過來證明中共的愚蠢:從總統、國會到民間,美國的指責與要求是全面完整的,包括調查真相、追究責任、財務賠償。出臺這「調查、究責、賠償」的「三合一指控」,說明美國方面絕對自信清白、罪責在中共。

川普、白宮疫情專案小組協調人柏克斯(左)、美國抗疫隊長佛奇(右)(美聯社)
作者指出,從總統、國會到民間,美國的指責與要求是全面完整的,包括調查真相、追究責任、財務賠償。圖為美國總統川普(中)、白宮疫情專案小組協調人柏克斯(左)、美國抗疫隊長佛奇(右)。(資料照,美聯社)

回頭對照中共,當初指責「美軍帶來病毒」時,為什麼不也同時正式要求「調查美國軍方」、「追究美國國防部、白宮、川普責任」、「賠償中國XX萬億人民幣」?因為中共自知對美軍的指責完全是胡鬧,經不起嚴肅的真相澄清,他本能明白,「調查美軍」不但不會有他妄想的結果,反倒會引來「調查中共」、「調查武漢病毒所」的反彈……,「惹禍上身」,所以中共根本不敢進入這嚴肅嚴謹的「調查、究責、賠償」的「三合一程序」,只敢空放「美軍帶來病毒」的嘴炮。

如此看來,「調查、究責、賠償」的「三合一指控」,其實是一塊「真假試金石」,道理一如一則有名的裁決真假母親的聖經故事「所羅門審判」(註):寧可放棄,也不要刀劈孩子的,是真母親,反之就是假母親 —— 誰敢提出「調查、究責、賠償」的「三合一指控」,誰就是真、清白的;誰不敢提出這指控,誰就是假、栽贓的。今天,美國嚴正提出了「三合一指控」,美國是真而清白,中共沒有/不敢提出這相同指控,中共是假而栽贓,這個道理,清楚雄辯得很。

如此說來,難道中共指望,只要「外交部發言人」在推特上發一則「推」,就可順利完成「栽贓美國」?他沒想到,被他栽贓的美國,不肯定會以「調查、究責、賠償」的「三合一指控」來反擊他?難道在中共眼裡,全世界,包括美國,都是白痴傻瓜,只有他是智者,全世界都要聽他的,只要他說「美軍帶來病毒」,全世界就都會信他?

其次,在「美軍帶來病毒」的栽贓被中共不了了之放棄之後,趙發言人竟然說,這是他個人對美國「汙名化中國」的情緒反應。看,一句簡單的自辯,帶出兩個謊言:「美國汙名化中國」是無端指責,是謊言;「個人行為」的自辯,更是赤裸裸謊言。誰不知道,外交部的發言人根本不可能就重大外交議題隨意公開發布未得高層許可的「個人發言」,全世界都一樣?中共/趙發言人聲稱栽贓美國是「個人行為」,以為這就可把「外交層級的栽贓」這種嚴重的國家錯誤混蒙過去?中共/趙發言人再次把世人當白痴傻瓜,把「外交+法律+財務後果」當兒戲?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美聯社)
中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見圖)聲稱栽贓美國是「個人行為」,以為這就可把「外交層級的栽贓」這種嚴重的國家錯誤混蒙過去?(資料照,美聯社)

不過,以上所列的一系列謊言現象,倒是完全符合中共自身的邏輯:謊言連篇,一如西方新聞的「5W」原則:隨時(when)、隨地(where)、隨事(what)、隨人(who)、全謊(how)。在他們那裡,撒謊就像呼吸喝水般地必須且自然,誠實誠信則如糞土。

「愚蠢型無恥」之四,「大外宣」顛倒黑白、指鹿為馬,宣稱其「先爆先緩」的疫情走向是出於其「體制優越」,公然嘲笑西方,宣稱西方的民主制度敗於其專制體制。且不提遠勝中共、防疫成就世界第一的民主臺灣,中共難道忘了全世界人人皆知的其「前科」:這場瘟疫,百分百是由中共的專制體制釀造出來的?他竟好意思自誇一手製造放大了這場瘟疫的專制體制「優越」?這種話,要有何等厚硬的臉皮、何等「異於常人」的智商情商認知判斷才說得出來?

「愚蠢型無恥」之五是另一類型。

2019年12月31日,臺灣疾管署發給世衛一則簡單的email信件,提醒世衛,武漢的「seven atypical pneumonia cases」「have been isolated for treatment」,由此拉開一段走向南轅北轍,結局驚心動魄慘絕人寰的巨瘟爆發史:在臺灣發出email,世衛收悉之的瞬間時刻,臺灣和世衛站在「防疫起跑線」的同一位置上。而後是致命的「分道揚鑣」:渺小、孤單、資源有限的臺灣展開一系列正確的「超前部署」,衝出混沌的「疫霾」走向光明;而世衛,這個資源豐沛的龐大專業國際組織,卻任由被幕後中共押解下的總幹事譚德塞把持折騰,帶領一大群天真無知盲從的國家,反臺灣而行,墮入死亡地獄。臺灣防疫出色,不單純是「世界第一」,更是「鶴立雞群」地遠遠超出其餘,成為水深火熱絕望世界的典範和希望。

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美聯社)
作者認為,世衛這個資源豐沛的龐大專業國際組織,卻任由被幕後中共押解下的總幹事譚德塞(見圖)把持折騰,帶領一大群天真無知盲從的國家,反臺灣而行,墮入死亡地獄。(資料照,美聯社)

今天形勢如此,中共還在拼命阻撓臺灣參與世衛,其「逆世界潮流罔顧人類生命」的暴狂偏執,讓人訝異難解。

細究「愚蠢型無恥」源頭

中共為何會如此無恥又愚蠢?考慮到中共就是一種人類社會的「文明病毒」,搞清這一點十分重要,大概和釐清武肺病毒的源頭對於有效防疫的重要性是一樣的。這就要應用到一條國際政治的至真原則:外交是內政的延續 —— 國外的行為,常常是國內模式的翻版。

是的,中共之所以在國際上如此無恥,因為他在國內就是這樣蠻幹的,而且比在國際更有過之無不及:撒謊吹牛、殘暴鎮壓、黑箱掩蓋、顛倒黑白、指鹿為馬、強暴民意……,差別只是,他在國內這麼做,不會顯得「愚蠢」,因為他在國內壟斷一切權力,可任意妄為、隨心所欲、「心想事成」,所以顯不出「愚蠢」,顯出的是「殘忍」,典型的如新疆集中營、活摘器官、迫害人權宗教人士,還有那個荒謬透頂的「電視認罪」(認的通常是「莫須有」罪名)……,統統是「殘忍」。

中共在國外的「大外宣」常常令人側目,但他毫不知恥,照宣不誤,這種厚臉皮行為也來自國內的「原版」,比如鼓吹他的「偉光正」,永遠正確、永遠無錯;比如新聞報導一貫的「報喜瞞憂」、「喪事喜辦」,乃至「除了日期全假」……,通通都是「顛倒黑白、指鹿為馬、強暴民意」。他根本不顧人民內心感受,強迫人民接受,只要人民「敢怒不敢言」,他就滿足。

2020年5月18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視訊會議開幕式上致辭(新華社)
作者批評,中共在國外的「大外宣」常常令人側目,但他毫不知恥,照宣不誤,這種厚臉皮行為也來自國內的「原版」,比如鼓吹他的「偉光正」,永遠正確、永遠無錯。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照,新華社)

一場瘟疫,清楚顯示了中共的「低能管理」、「專制自私」和「流氓本性」會給全人類帶來何等深重的災難。如中共自身不能懸崖勒馬,深自反省道歉糾錯改正,懷著謙卑懺悔贖罪的心態協助全世界抗疫,人類社會便只剩下一個選擇:終結這個體制這個政權,正如北大教授鄭也夫早在2018年底即已公開呼籲的:「今後中國共產黨的領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載入史冊的大事情,就是引領這個黨體面地淡出歷史舞台」。

註:聖經故事「所羅門的審判」:兩位母親帶著一個剛誕生的嬰兒來到所羅門王面前,都說這嬰兒是自己的孩子,請求所羅門王裁決誰才是這孩子的真母親。所羅門王說,將這孩子劈為兩半,每個母親各得一半。話才落音,一位母親立即大叫不,說她寧願意放棄這個孩子,也不能將他劈成兩半,另一位母親卻說好。所羅門王立即宣布,那位願意放棄孩子的母親才是真母親,並將孩子還給了她。

*作者為專欄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