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李登輝、郝柏村決裂,讓台灣從雙首長走向總統制

2020-04-11 14:00

? 人氣

1993年1月國民大會,郝柏村(左二)面對逼退,高喊「中華民國萬歲,消滅台獨」。(林瑞慶攝)

1993年1月國民大會,郝柏村(左二)面對逼退,高喊「中華民國萬歲,消滅台獨」。(林瑞慶攝)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辭世後暫享什麼歷史定位?總統蔡英文著墨於他「八二三砲戰守土有功」,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讚他堅持中華民國派,其子郝龍斌則強調父親「希望永遠維持台灣的和平安全」。在台灣民主轉型關鍵期,這位當時最有權勢的大將軍也守住了槍桿子。

拔擢蔣仲苓造成「肝膽俱裂」

郝柏村是台灣近三十年來擔任過文武最高官員──參謀總長與閣揆第一人,更是任期最長的參謀總長,不少軍中規章、戰鬥準則、軍人體制都受其影響。

蔣經國過世後,郝柏村被視為最有可能奪權的軍事強人。但他於關鍵時刻率領三軍,在前總統李登輝就任後第二天宣布向元首效忠,穩定軍心與民心,間接促成往後三十年軍隊國家化的基礎。

一九九○年代初期,前行政院長李煥與李登輝的「李李」體制府院關係成為媒體關注焦點。李登輝在總統退職後的口述歷史紀錄片說:「李煥野心很強,這個人本身,如果沒有讓他野心滿足,他不知道還會再搞什麼鬼,他要做就給他做。我有個計畫在,讓郝柏村來當行政院長,把李煥拿掉,我會輕鬆很多。」

意外觸發憲政體制改變的蔣仲苓,始終與一級上將無緣。(新新聞資料照)
意外觸發憲政體制改變的蔣仲苓,始終與一級上將無緣。(新新聞資料照)

郝柏村一上任,當時總統府發言人室稱李郝關係為「肝膽相照」,即是希望有心人不要見縫插針。但擔心的事,後來還是發生了。

郝柏村公職生涯最大爭議是,忘情不了長期軍旅的決策模式,在跨入政治領域後,對軍與政的分際掌握不清,閣揆任內還主持軍事會議。但真正讓「李郝體制」破局的導火線是「蔣仲苓事件」。

一九九二年,李登輝因賞識參軍長蔣仲苓,認為他在軍務方面表現非常稱職,軍事參謀很有貢獻,有意升蔣為一級上將。

這事在人事作業時,公文由府送到院請郝柏村副署,郝以體制不合拒簽。郝認為軍中有慣例,須當過參謀總長才有資格升一級上將。郝另一成見是,蔣為陸官第十六期畢業、通信兵出身,並非陸軍正統的步科或砲科。

邱進益受命翻找檔案支持蔣升任

依《憲法》第三十七條,行政院長對總統所發布的法律、命令有副署權。當時的總統與閣揆關係傾向雙首長制。

郝堅持不行使閣揆副署權,讓身為三軍統帥的李登輝「氣噗噗」難以忍受──這不是挑戰李行使的統帥權嗎?若郝還在軍職尚可對軍中問題表達異議,但郝已從一級上將除役,成為文職的行政院長,除非總統發布的法律與命令牴觸政府政策,尚有據理力爭空間。

前總統府副秘書長邱進益回憶,李登輝當時堅持升蔣仲苓,也希望蔣升任後,能拿回軍事主導權。李把邱找過去,要邱去翻找過去檔案,看總統府參軍長任內有無晉升一級上將的前例。

邱進益上窮碧落下黃泉地找,發現蔣介石任內,時為參軍長的黃鎮球僅當過聯勤總司令,並未當過參謀總長,卻在參軍長任內晉升一級上將。邱將此案例報告李,李總算找到反駁郝的理由。他脾氣一上來,就要邱即刻開記者會,逕自宣布晉升蔣為一級上將。

前排左起黃信介、為前總統李登輝、前副總統李元簇。(新新聞資料照)
李登輝(前中)曾與郝柏村槓上,想逕自宣布晉升蔣仲苓為一級上將,因李元簇(前左)勸阻擱置。(新新聞資料照)

這時邱進益警覺茲事體大,擔心若郝既不副署也不請辭,將引發憲政危機。開記者會前,他先向前副總統李元簇報告,李元簇認此事非同小可,馬上去見李登輝,建議李再相忍幾天,不必立即發布人事令,此案就這樣暫予擱置。

據知,此案在陷入僵局階段,前總統府秘書長蔣彥士、前行政院秘書長王昭明雙雙參與居中斡旋、勸和。郝後來雖有軟化,但最終未副署人事令。邱進益遺憾地說,直到二○一五年三月蔣仲苓過世前,仍沒能把一顆星星掛上去。

閣揆副署權、國會同意權都被拿掉

李郝關係因此事件漸行漸遠,由肝膽相照到肝膽破裂。一九九三年一月國民大會,民進黨與國民黨本土派國代聯手逼退郝柏村,閉幕時郝高喊「中華民國萬歲,消滅台獨」後宣布辭職。九四年李登輝結合本土派運作,利用國大修憲拿掉閣揆副署權,隔年再修憲拿掉立法院的閣揆同意權。

郝柏村在閣揆任內的貢獻,除了治安,主要都在經濟建設,如六年國建與重大工程的推動等。但他也意外成為我國憲政體制轉變的觸媒。台灣修憲結果,從偏向內閣制走到雙首長制、半總統制,再走到被批評為「有權無責」的超級大總統制。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順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