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孩子時分心滑手機?你所愛之人值得「專注」時間:《專注力協定》選摘(2)

2020-04-08 05:10

? 人氣

家人和朋友會讓我們能夠實踐人際關係、忠誠以及責任感這些價值觀。他們需要你,你也需要他們。(示意圖/Sai Mr.@Flickr)

家人和朋友會讓我們能夠實踐人際關係、忠誠以及責任感這些價值觀。他們需要你,你也需要他們。(示意圖/Sai Mr.@Flickr)

替重要的人際關係安排時間

專注力協定配圖。(時報出版)
(時報出版提供)

家人和朋友會讓我們能夠實踐人際關係、忠誠以及責任感這些價值觀。他們需要你,你也需要他們,所以他們顯然要比「 剩餘受益人」(residual beneficiary) 要來得重要得多。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詞是在經濟學入門的課堂上;商業上的剩餘受益人指的就是,在公司關門大吉時,拿到剩下的殘存利益的傻蛋──一般來說,微乎其微。生活中,我們所愛的人值得更好的對待,然而,如果我們不謹慎安排自己的時間,他們就會淪為典型的剩餘受益人。

我最重視的價值觀之一就是做一個充滿關愛的、關係緊密的、有趣的爸爸。儘管我以此為志,成為一個無微不至的爸爸,卻不總是「方便的」。客戶來信,告訴我我的網站當掉了;水電工發來的簡訊,告訴我他的火車停駛,所以要再重新約時間;我的銀行通知我信用卡有異常的支出;與此同時,我的女兒坐在那兒,等著我在金拉米(GinRummy)遊戲中,出下一張牌。

為了要解決這樣的問題,我每週刻意安排了與女兒相處的時間。跟我安排會議時間,或是安排屬於自己的時間差不多,我在行事曆上劃出一段時間來陪她。為了確保我們一直都有有趣的事情可以做,我們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寫下來超過一百件可以一起在市區做的事,每一件事都分別寫在一張小紙條上頭,然後我們把每張小紙條都揉成團,放進我們的「樂趣桶」裡。現在,每個星期五下午,我們會直接從樂趣桶裡面抽出一個活動來做,有時候我們會去參觀博物館,有時候我們會在公園裡玩,或是去市區另一頭的一家評價很好的冰淇淋店。那段時間是保留下來,專屬我們的。

家庭,家庭關係,女兒,爸爸。(圖/pixabay)
(示意圖/pixabay)

說實話,樂趣桶的這個點子並非如我期望中的那樣順利進行,當紐約的溫度已經降到冰點以下,要我打起精神前往遊樂場相當困難。遇到這樣的日子,一杯熱可可和幾章《哈利波特》的故事,對我們兩個來說都要誘人得多。總之,重要的是,我在我每週的行事曆中,優先考量到要實踐自己的價值觀這一點。擁有這樣的一段時間讓我得以成為我心目中所期待的爸爸。

同樣地,我和我的太太茱莉會確認自己安排了時間,可以跟彼此相處。我們會計畫特別的約會,一個月兩次,有時候我們會去看一場現場演出,或是大啖異國料理,但大部分的時候,我們只是花上幾個小時來散散步,聊聊天;無論做什麼,我們都知道這段時間是牢牢地固定在行事曆上,並且不會因為其他事而有所讓步。沒有這段共同時間的日子,我們太容易讓其他的事務占據我們一整天的時間,像是去買買日用品或是打掃房子。我跟茱莉安排的時間,讓我得以將親密關係這項我重視的特質,付諸實踐。再也沒有其他人可以像她一樣讓我傾吐心聲,但唯有在我們安排了這段時間的時候才可能達成這個狀態。

平等是我的婚姻裡面另一項相當重視的特質,我一直以為我的表現都符合這一點。但我錯了,在我跟我太太安排好了共同的時間之前,我發現我們兩個一直為了家裡有些事為什麼沒人去處理而發生口角;數項研究指出,在異性戀伴侶之間,丈夫並未公平地分配家務。說起來令人傷心,但得承認我也屬於這種丈夫。紐約的一位心理學家達西.洛克曼(Darcy Lockman)在《華盛頓郵報》上寫道:「雙薪家庭中,職業婦女負起了家庭裡百分之六十五的兒童照顧責任,這個數字在千禧年之後就保持如此。」

母親、媽媽、育兒(示意圖/pixabay)
雙薪家庭中,職業婦女負起了家庭裡百分之六十五的兒童照顧責任,這個數字在千禧年之後就保持如此。(示意圖/pixabay)

但是,如同洛克曼在她的研究中所訪談的許多男士一樣,我對我太太所承擔的家務渾然不覺,就像一位母親告訴洛克曼的:

當我像個瘋子似地到處團團轉,購買孩子們的東西或是洗衣服的時候,他不是在用手機,就是盯著電腦看;當我早上忙著裝便當,把女兒的衣服拿出來,幫著兒子完成他的作業,他正在喝著咖啡,看著他的手機。他就只是坐在那。他不是故意的,他對身邊發生的事情絲毫不知情,一旦我向他問起,他就變得防衛心很強。

彷彿洛克曼訪問的就是我太太本人似的,但如果我太太需要人幫忙,她為什麼不說呢?之後我才恍然大悟!搞清楚我能幫上什麼忙,本身就是一種付出。茱莉無法告訴我該如何幫她,因為她腦裡已經一大堆事情了,她希望我主動一點,直接起身,動手去幫忙。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一點概念都沒有,所以我不是困惑地呆站在那裡,就是溜去做別的事。太多個晚上都是照著這個劇本走,最後都以延遲的晚餐、受傷的心情,有時還伴隨著眼淚落幕。

在我們的某個約會日,我們坐下來,把自己負責的所有家務事都列出來,並確認沒有落下任何事情。把我所列出來的,跟茱莉列出來的兩相比較(那看起來無限長),這給了我一記當頭棒喝,讓我理解到我需要調整一下自己對於婚姻生活裡平等的觀念。我們同意了要平分家務事,並且,最重要的是,把家務事安排進計畫表上的時間箱裡,這樣一來,哪些任務會在什麼時候完成,也就非常明確了。

找出一個比較公平的方式來分配家務替我找回了婚姻生活裡的平等,也讓我挽回了尊嚴,也提高了擁有一段長久且幸福關係的機率。洛克曼的研究也支持這種做法的優點:「愈來愈多家庭與臨床研究顯示,配偶間的平等,會提升婚姻的成功率,而不平等則會使其降低。」

安排時間給家人,並確保他們占有我的時間,不再只是剩餘時間的受益人,這毫無疑問地大大改善了我跟我太太和女兒的關係。

家庭、親子。(示意圖/pixabay)
把家務事安排進計畫表上的時間箱裡,這樣一來,哪些任務會在什麼時候完成,也就非常明確了。(示意圖/pixabay)

「我們最愛的人不應該要獲得剩餘的時間就感到滿足;當我們在行事曆上替我們所重視的事情排定時間,並將份內的事付諸執行的時候,所有人都會因此受益。」

這個領域不只有家人。不替重要的關係安排時間比大多數的人所想像的更為嚴重。最近的研究顯示,缺乏社交活動不只是會導致孤獨感,而且還會在生理上造成一些有害的影響。事實上,親密友誼的缺乏,可能會對你的健康有所傷害。

在友誼影響壽命這方面,最具有說服力的證據,來自哈佛成人發展研究計畫所進行的一項研究。這項研究現在還在持續進行中。自一九三八年起,研究人員就一直在追蹤七百二十四個男人的健康狀況以及社交習慣。這項計畫目前的主持人羅伯.威丁格(Robert Waldinger),在一場 TEDx 的演講中說道:「從這項長達七十五年的研究中,我們所得出最清楚的一個訊息就是『好的關係讓我們保持快樂與健康。』就這麼簡單。」根據威丁格,缺乏社交連結的人「比較不快樂,並且中年以後較早開始出現健康衰退的狀況;腦功能退化得也比較快;而且,比起不孤單的人,他們的壽命較短」。威丁格警告道:「不只是你所擁有的朋友數量……你的親密關係的品質很重要。」

高品質的友誼要具備什麼呢?俄亥俄大學一位人際溝通學的教授威廉.羅林斯(William Rawlins),他研究在生命的進程中,人與人彼此互動的方式,他告訴《大西洋》雜誌,擁有讓人感到滿足的友誼需要三樣東西:「有人聽你說話、讓你依賴、以及有人讓你樂於與其相處。」在我們年紀尚輕的時候,通常是自然而然就可以找到一個聽你說話、讓你依賴,並且樂於與其相處的人,但是當我們逐漸成年,維繫友誼的模式就不再那麼清楚明朗了。畢業後,我們與好友各奔前程,追尋各自的事業,開始新的生活,相隔數千哩遠。

突然之間,比起跟好友們開懷暢飲,工作上的義務和事業上的企圖變得更加優先。如果再有孩子的加入,在城裡狂歡的夜晚,就被躺在沙發上筋疲力竭的夜晚給取代。但不幸的是,我們在他人身上所投資的時間愈少,我們就愈容易將就於沒有他們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彼此已經變得太過於生疏,無法重新建立彼此的連結了。

「友誼是這麼死的──餓死。」

朋友、友誼。(示意圖/pixabay)
在我們年紀尚輕的時候,通常是自然而然就可以找到一個聽你說話、讓你依賴,並且樂於與其相處的人,但是當我們逐漸成年,維繫友誼的模式就不再那麼清楚明朗了。(示意圖/pixabay)

但就如同研究中所揭示的,任由友誼挨餓枯萎,同時也是在讓自己的身心營養不良。如果滋養友誼的食糧是與彼此共度時光,那麼,要如何騰出時間,確保彼此都能攝取足夠的養分?

雖然我們的行程忙碌,又被孩子占滿,我和我的朋友們依然發展了一套社交的定式,來確保我們定期相聚。我們把這段時間稱為「kibbutz」,也就是希伯來文的「聚會」。我們的聚會,包含我和我太太,總共有四對夫妻,每兩週會聚一次,中午一起野餐,討論一個問題,話題可能從深度的提問,像是:「哪一件事情是你父母教授予你,並讓你萬分感謝?」到一些比較實際的問題,像是:「我們應該要強迫孩子們學習他們不想學的東西嗎?像是彈鋼琴?」

擁有一個話題在兩個方面對我們有所助益:其一,讓我們跳過運動或是天氣這種無謂的閒聊,並且讓我們有機會敞開來談更重要的事情;其二,讓我們不會按照男女分成兩組人,這在夫妻聚會中經常發生──男生聚在一個角落;女生另外一角落。擁有當日提問讓我們可以全部一起聊天。

野餐、聚會。(示意圖/pixabay)
(示意圖/pixabay)

聚會最重要的元素是持之以恆,無論是下雨或是出太陽,kibbutz 都會按照每兩週一次的頻率出現在我們的行事曆上面──同樣的地點,同樣的時間。不必為了達成協議,確保活動成行,而來來回回地用郵件溝通。為了讓這件事更加輕鬆簡單,每對夫妻都會自己準備食物,所以現場也不會有準備和善後的問題。如果一對夫妻無法前來,沒關係,kibbutz 還是會照計畫進行。

聚會大概會持續兩個小時,並且,每回我離開的時候都會帶著新的想法或是見解,最重要的是,我感覺跟我的朋友又更近了。既然親密的關係是那麼重要,那麼勢必要事先計畫。認知到有段時間是保留下來進行 kibbutz,這可以確保它如期進行。

無論你需要什麼樣的活動,來滿足對於友誼的需求,重要的是在你的行事曆上保留時間來進行。我們跟朋友們在一起的時間不只是為了玩樂──這是對於我們未來的健康和幸福所做出的投資。

本章一點通

●你所愛的人值得更好的,而不只是剩餘的時間。如果是對你來說很重要的人,要定期在行事曆上替他們留出時間。

● 不只是要跟你重要的另一半安排特別的約會,把家事也放進行事曆裡面,確保工作是平均分擔的。

● 缺乏親密的友誼可能對你的健康造成傷害。安排定期的聚會,可以確保重要關係的維繫。

*作者尼爾.艾歐曾任教於史丹佛商學研究所以及哈索普拉特納設計學院,教授行為設計。同時也是《鉤癮效應》暢銷書作者,此書榮登《華爾街日報》暢銷排行榜,超過 18 種語言譯本,並榮獲權威商業書評網 800 CEO Read 「年度行銷書籍」的殊榮。他寫作、當顧問,也在 NirAndFar.com 上針對心理學、科技與商業等複合議題發表文章。其文章曾經刊載在《哈佛商業評論》、《亞特蘭報》、《時代雜誌》、《週刊報導》、《Inc.》、《今日心理學》等媒體。

另一作者李茱莉,與尼爾.艾歐共同創立了 NirAndFar.com,她在網站上替全球的閱聽人帶來與時間管理、行為設計以及消費者心理學相關的最新見解。茱莉先前也曾共同創辦兩家新創公司,並協助兩家公司成功被收購。本文摘自2人新作《專注力協定:史丹佛教授教你消除逃避心理,自然而然變專注》(時報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