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物語:我們害怕自己不夠恨他

2014-06-02 05:42

? 人氣

北捷事件兇嫌父母出面跪歉後,社會仍不願原諒他們,憤怒的情緒在網路蔓延成殘忍。(余志偉攝)

北捷事件兇嫌父母出面跪歉後,社會仍不願原諒他們,憤怒的情緒在網路蔓延成殘忍。(余志偉攝)

事件過了一個禮拜,鄭捷的父母現身,跪在地上向大眾致歉。我站在電視前呆了半晌,不只是因為那令人難過的道歉聲明,還包括週遭人群推擠、痛罵那對無助雙親的聲音,打開電腦,毫不留情的難聽字眼映入眼簾。

在鄭捷父母出面之後,各種傳言仍然四處流傳,有人指證歷歷說鄭家有位前立委,或者說他家境富裕,父母有黨證,因此鄭家才不像其他案件的嫌犯家庭被媒體追殺。

但是回顧案件發生的那幾天,媒體就算查不到鄭家有什麼特別背景,但新聞仍花了大半篇幅,告訴我們鄭捷在看守所有吃有睡,接受各種他本來就該享有的人道待遇。還加油添醋強調他「吃好睡好」。過得越「正常」,他就越可惡,我們就越有理由恨他。

鄭捷父母出面後也不例外,那天他們從江子翠搭計程車離開後,到台北車站改乘機車才躲過緊跟在後頭的媒體。明明是被鏡頭追逐,新聞標題還是寫成「前一秒跪地腿軟 見媒體拔腿狂奔」。你是嫌犯家屬,你做什麼都不對。

我想起一件事。

2012年的「葉少爺事件」,一位葉姓富二代車禍肇事撞死人,自己也重傷住院。就在二天後,網路上出現一個與葉少爺同名同姓的臉書帳號,還貼文「我的寶貝愛車被撞爛了,還被爸媽臭罵一頓...唉,現在只希望能把被撞死的老太婆家屬搞定,不要再來整天煩我了。」

當時看到不少人在轉貼這位「葉少爺」的發言,一面痛罵「這人太可惡了,怎麼不去死」。

確實,看到一個肇事者說出這些話,我們一定會憤怒不已。

可是,發文的當下,真正的葉姓肇事者還身受重傷,而就在po文的半天以前,還躺在床上奄奄一息接受媒體訪問,親口說出他「十分抱歉,願意接受法律制裁」。

事實是,那個帳號根本是假的,當這位葉姓肇事者在醫院接受手術、就算出院後都還只能躺在床上時,這個臉書帳號還在發表毫無悔意的文章、不斷在新增好友。

為什麼?

為什麼會需要假冒一個現在人人喊打、如此被討厭的肇事者?然後不計一切,寧願犯上偽造文書等罪嫌,也要讓他變得更「壞」。甚至一個明顯破綻百出、底下已有人不時提醒「這是假帳號」的頁面, 仍不斷有人湧入罵出無法再更難聽的字眼,並且再次轉貼這些文字。

我想不透,或許,我們害怕我們不夠仇恨、害怕我們不夠討厭、害怕我們不夠正義。

車禍死者與家屬當然是無辜的,但是肇事者呢?沒有人會說他是無辜的,沒有人會認為這件事情是可以原諒的,但是我們需要一個「黑白、善惡分明」的情境,讓我們不需要太過複雜的思考判斷,可以直接跳過一切來簡單的譴責「壞人」。而這個「壞人」,越可惡越好。如果他不夠可惡,那我們就讓他更可惡、我們希望他更可惡,因為這樣我們越能顯得我們站在正義的一方,我們是好人。

我想,包括這次鄭捷和他的家人在內,面對那些「惡人」,我們害怕自己不夠恨他們。

重新翻出張娟芬《殺戮的艱難》,重新找出臉書上瘋狂轉載的這個「假冒肇事者」的發文,和人們對鄭捷父母喊打喊殺的言語,我想這或許就是她說的:「我們心底羨慕殘忍。」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