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風暴》「習禁評」封城不忘封口 「中國最敢言的知識分子」許章潤失聯,〈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恐成絕響

2020-02-16 17:00

? 人氣

天安門廣場的武警與毛澤東肖像。(美聯社)

天安門廣場的武警與毛澤東肖像。(美聯社)

「回瞰身後,戊戌以來,在下因言獲罪,降級停職,留校察看,行止困限。此番作文,預感必有新罰降身,抑或竟為筆者此生最後一文,亦未可知。」

—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

北京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日前發表宏文〈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以酣暢淋漓的檄文批判習近平政權的無能、失序與虛弱,致使大疫當前「人禍大於天災」,終使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在網路上激起熱烈迴響。而在「吹哨者」李文亮逝世,引發中國網民疾呼言論自由的同時,卻傳出許章潤的微信帳號遭「封號」停權、與外界失聯多日的消息。

中國知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因批評中國政事,遭到中國當局全面封殺。
中國知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因批評中國政事,遭到中國當局全面封殺。

許章潤的友人告訴英國《觀察家報》(The Observer),他們已有數日連絡不上許章潤,相信他被軟禁在家中,與外界斷絕聯繫;許章潤三個字目前已成為敏感詞,無法在微博搜尋;若使用百度引擎搜尋許章潤,也只會跳出寥寥數篇他在多年前發表的文章。諷刺的是,許章潤在〈憤怒〉一文中大力抨擊的對象之一,正是他以「微信恐怖主義」形容的網路言論控管與審查。

2019年3月,現年57歲的許章潤因發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批判習近平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警告「改革開放終止與極權政治全面回歸」的危險,更在文中呼籲平反六四,遭北京清華大學暫停教學與研究工作,成為「習禁評」壓制異議聲音的又一例證。《觀察家報》也在報導標題直言,許章潤在〈憤怒〉文中「或竟為筆者此生最後一文」的覺悟難道會一語成讖嗎?

疫情下的中國言論自由 只是曇花一現?

《觀察家報》指出,自習近平主政以來,加大對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的管控,許多自由派學者、維權律師、記者與NGO工作者被迫噤聲、因言獲罪入獄、甚至流亡海外,但在肺炎疫情之下,中共當局近年緊縮的媒體報導尺度似乎有所放寬,諸多關於武漢封城生活、疫情演變的第一手精彩報導,都見諸於《財新》雜誌等中國本土媒體。

但許多異議人士與知識分子也強調,全國緊急狀態下的特殊情況,不應被誤解為中共體制內部產生了任何根本變化,二位深入武漢現場的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近日接連「被消失」、17年前向外媒揭露SARS疫情的「抗煞英雄」蔣彥永也遭當局軟禁,在在證明中共政權對公民的控制力道並未放鬆。

中國沒有言論自由存在的空間

誠如許章潤所言「國民的憤怒已如火山噴發」,他個人也無法保持沉默:「大疫當前,前有溝壑,則言責在身,不可推諉,無所逃遁。」當疫情「吹哨者」李文亮醫師因感染肺炎病逝,更在中國網路輿論激起千層浪,甚至出現集體要求言論自由的呼聲。

《紐約時報》(NYT)專欄作家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15日在專欄引述許章潤一文:「人人向不義咆哮,個個為正義將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

現於日本東京大學擔任訪問學者的中國歷史學者洪振快向《觀察家報》表示,「(李文亮之死)徹底暴露了共產黨統治與控制言論的弊端,對人們的想法產生巨大的影響。」。

但洪振快也說:「當前的中國沒有言論自由的空間,對於個人的影響來自方方面面—你的生計會被切斷(學術工作者被解雇、作家無法出版著作、沒有人敢雇用你)、遭排除於主流社會之外、失去朋友,最糟糕的是,你的人身自由可能會被剝奪。」

看更多【武漢肺炎疫情】最新報導: http://bit.ly/36PGP2b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