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仁台觀點:龍門核電廠是重要資產、應准予參觀評估

2020-01-04 06:40

? 人氣

在車諾比及福島發生核災後,許多民眾投入反核行動,但筆者指出,以核能專業的角度來說,許多反核理由都只是誇大不實的謠言。圖為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資料照,美聯社)

在車諾比及福島發生核災後,許多民眾投入反核行動,但筆者指出,以核能專業的角度來說,許多反核理由都只是誇大不實的謠言。圖為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資料照,美聯社)

近日觀看在12月12日上傳的前龍門核電廠王伯輝廠長「對核四建廠心路歷程與感言」,在此視頻中王廠長大聲急呼龍門核四是經精心建造與測試過先進安全度高、核廢料能妥善處理的核電廠,是台灣重要資產,應准許民眾參觀評估。

目前,中南部民意強烈抱怨「以肺發電」,起因於現民進黨政府減核電增燃煤電造成嚴重空污。1月11日總統與立委大選,選民們應重視能源與環保議題,慎選總統與立委,以便矯正當下失衡的能源與環保政策。

台灣的反核政治運動主要起源於1986年蘇聯車諾比核電廠發生嚴重核災之後,因為車諾比核災有多人死亡,民眾對核電安全性有強烈的疑懼。到2011年日本福島因地震海嘯,發生核電廠停電缺水冷卻,四個相鄰核電機組的核爐心燃料包管熔裂及氫爆,造成核分裂產物大量外溢,引起嚴重核災後,2013年3月11日台灣20多萬人上街反核,台灣的反核政治運動達到高峰。

台灣2013年311的反核大遊行前後,許多支持民進黨反核神主牌的誇張核災言論紛紛出現,造成許多台灣民眾對核電的極度惶恐與不安。例如2012年10月21日,旅日台僑劉黎兒邀請日本京都大學反核人士小出裕章來台發表「假設核四輻射外洩,死亡將達三萬人,另七百萬人罹癌」。2013年5月8日記者會上立委田秋堇說:「用過燃料棒裏面那個鈾,3321公噸,以廣島原子彈分裂過的核廢料來計算的話,等於三百多萬顆廣島原子彈,這些都是我們無解的問題。」2013年8月7日,劉黎兒撰文︰「台灣人你睡在二十三萬顆核彈上,未來若發生嚴重核災,會廢掉台灣!」。以核能專業的角度看,這些都是誇大不實的謠言,但許多台灣民眾,卻信以為真,加入反核行列。

20190427-反核大遊行今(27)日於台北、高雄兩地同步進行,圖為台北場遊行隊伍。(甘岱民攝)
不少支持民進黨反核主張的誇張核災言論,使台灣民眾對於核電感到惶恐與不安。圖為2019年4月反核大遊行台北場。(資料照,甘岱民攝)

為揭穿這些謠言,筆者在媒體撰文解析,例如「說台灣電廠會核爆太沉重」(《蘋果日報》2014年8月13日)、「龍門核四廠有安全保證」(《蘋果日報》 2014年8月25日)、「核廢料並不可怕」(《天下雜誌評論》2014年9月13日)。筆者對核電的主張是「知核」、「用核」,而非盲目「反核」。

留日學子廖彥朋青年朋友於2017年3月8日在《立場與新聞》網刊發表的「福島事故六週年的六問六答」,對日本福島核災後續情況,有比較客觀的解說。茲轉載第一和第二問答於下,供參考:

問題 1. 福島核電廠爆炸不是造成近兩萬人死亡嗎?

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如果在沒有任何資訊的前提下,『福島核電廠爆炸導致兩萬人喪生』這句話聽起是十分有說服力的,因為二戰時廣島吃了一顆原子彈就死了十幾萬人,那核電廠爆炸死個兩萬人聽起來還算是滿合情合理的,不過很『遺憾地』,並沒有炸死兩萬人,甚至至今沒有一個人被證實是受到輻射傷害而死的,這『兩萬人』是整個311大震災的死亡人數,而且絕大多數是因為海嘯侵襲而喪生,福島縣也並非罹難者最多縣(罹難人數最多的是宮城縣,約一萬人喪生)。

問題 2. 福島電廠作業員不是被證實受到輻射得了白血病嗎?

我知道有人要拿著報紙來指教我了,『明明去年才有一個核電廠工人得了白血病被日本政府認定職災,你還說沒人被證實受到輻射傷害?』我知道很多朋友都只看中文的報導,小弟剛好人在日本,日文還識一二,事實上當時日本政府公開直言表示:『這個案例的認定並非科學實證。』既然不能證明跟輻射有關那為什麼要賠呢?那是因為日本的法律是這樣訂的!日本在一九七六年訂定了一個『放射線業務勞災的規則』,只要符合 (1) 一年被曝 5 毫西弗以上, (2) 在工作時被曝露後超過一年以上患病, (3) 排除其他除了放射線以外的患病理由,就可以被認可為勞災。所以即便該作業員兩年間職場生涯所接受到的輻射曝露不到 20 毫西弗,即便學理上要在短時間內接受高達 500 毫西弗的曝露才有可能導致急性 白血病,法律就是法律,這樣寫就只能這樣賠了。」

鑑於發生過核災的美、蘇、日三國還繼續用核電,台灣的核電不應廢。尤其龍門核四廠是重要資產、應准許國民參觀評估,為重啟核四做準備。

*作者為佛羅里達大學前核工系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