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當民主剝奪自由,你調整跪姿,還是起身反抗?

2020-01-04 06:10

? 人氣

作者批評,蔡政府高唱「民主防衛機制」,卻是扛著民主反民主。圖為總統蔡英文。(資料照,盧逸峰攝)

作者批評,蔡政府高唱「民主防衛機制」,卻是扛著民主反民主。圖為總統蔡英文。(資料照,盧逸峰攝)

蔡英文執政以來,至少有3個詞彙被搞臭:文青,多元,價值。這些本來正面的詞現在聽到就噁心,尤其是頻率最高的「價值」。動輒以「價值」霸凌異見的事例不勝枚舉,上至官方,政黨,下至媒體,社群網路,在標榜進步的各種浮濫解釋下,「價值」成了一種相罵本與思想優越主義,彷彿不談價值,就活該被社會鄙視。

然而,價值的第一個犧牲者,往往是最堅持該價值的信徒。

台大教授蘇宏達為捍衛故宮,自製影片批評政策而遭查水表,就是現成的例子。聽過兩次在廣播節目的訪談,蘇教授言談之間不斷強調民主自由的可貴,脆弱性,與必須堅持的理由,顯見是一個西式民主與自由主義的擁護者。

也就是這麼一個堅貞的民主信徒,現在遭到標榜「民主」,「自由」與「人權」的政權打壓,這不是造化弄人,而是社會長期縱容在「價值」上作弊的必然結果。司法情治系統以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將蘇移送法辦,蘇宏達忍不住在臉書自曝經歷,標題曰「是誰,在封殺台灣人的言論自由」。

20180509-「臺歐盟關係三十年回顧與前瞻」論壇,台灣歐洲聯盟中心主任蘇宏達發言。(陳韡誌攝)
台大教授蘇宏達2018年在臉書發文「誰在消滅我們故宮?你所不知道的民進黨文化大革命」,近日卻收到台北市警局南港警分局通知書。(資料照,陳韡誌攝)

同一時間,新黨舉行記者會,揭露南部農民在網路上轉傳立委高金素梅的發言影片,該影片質疑農業金庫涉嫌規避監督撥款給新南向計畫,卻不幫助農民。約70名農民轉傳高金委員說法,事後收到傳票方知自己被控涉嫌違反農業金融法38條,「散布流言或以詐術妨害農業金融信用」。這是可判5年以下徒刑,併科1000萬罰金的罪名。

庶民轉傳公開訊息就涉嫌重罪,知識份子批評官員公開言論就被查水表,蘇教授忍不住在政論節目上語重心長地表示,民主制度下真正要守法的是有權力的人,不是沒有權力的人。我也忍不住想表示,這種高尚價值近年只存在於書本上,校園內,現實卻早已面目全非。

實況是,封殺言論自由的,正是標榜言論自由的權勢者。

靈魂拷問:民主與自由,哪一項比較重要?蘇教授可別說一樣重要,因為蔡英文以民主防衛機制為由,強行通過「反滲透法」,而這「民主防衛機制」就是封殺言論自由,打壓異己的最佳工具。因此,「民主」與「自由」孰輕孰重已然成了當下的現實問題。

早在去年4月,大陸武統論者李毅遭民進黨驅逐出境,就已有所謂知識份子在推銷「民主防衛機制」,讓蘇貞昌那句「恐怖份子驅逐出境剛好而已」顯得那麼義正詞嚴。蘇教授當時就該徹悟,言論自由已不存在於台灣。

中國武統學者李毅在微信表示,2017年5月11日經過安排,他拜訪民進黨中央黨部,並與「民進黨中央有關負責人」長談。(微信)
中國武統學者李毅2019年來到台灣旅遊時被民進黨政府以「來台申請作為與實際不符」為由強制將其驅逐出境,並責令一年內禁止入境。 (資料照,取自微信)

台灣的偽知識份子特別喜歡援引西方價值,然後扭曲之,最後捏成民主教條「反民主」。蘇教授有學問,應知「民主防衛機制」(防衛性民主 Defensive democracy),是德國在納粹「利用民主反民主」,濫用民主保障摧毀民主時產生的一種對抗法西斯的概念,意在確保憲法的民主精神不會遭到「假民主真獨裁」的勢力侵害。

既然「民主防衛機制」賦予了民主戰鬥性格,自由與人權就不免遭到「民主審查」,問題在於,誰畫紅線?紅線又應該怎麼畫,才能確保「民主防衛機制」不至於傷害自由與人權?為什麼德國人做得到?因為德國優異的司法機制確保了分寸的拿捏,謹守民主戰鬥性下的自我克制,而這需要司法人員與整個社會在憲法民主精神上成熟並一致的養成教育。

台灣司法配嗎?偽知識份子充斥的台灣社會配嗎?

在台灣,光是標榜「民主防衛機制」的一般解釋,就很可笑了。論者曰:民主是言論自由的前提,因此畫出言論自由紅線的最高原則,是維護民主政體。

鬼扯。正論應為,言論自由的尺度是檢視民主政體是否真民主的的標準,言論自由才是最高原則。這才是貨真價實的自由主義與民主精神。儘管,我對此「正論」深刻懷疑,但最起碼還知道傳統西方自由主義將重點劃在哪裡。

上述靈魂拷問,若問「覺青」的偶像,民進黨自我粉飾的樣板鄭南榕,他肯定毫不遲疑回答 —— 自由比民主重要。而背棄鄭南榕的,也正是高捧鄭南榕的同一批人。

用科學一點的邏輯檢驗之,百分百的言論自由是沒有作弊空間的,但所謂「民主政體」卻可有各種解釋。當一個自由民主信徒質問「是誰,在封殺台灣人的言論自由」時,「封殺言論自由」即為「事實」,而「民主防衛機制」則為剝奪言論自由的「口實」。

說到底,蘇宏達針對前故宮院長公開闡述的政策作出批評,傷害「民主政體」了嗎?台灣人民不可批評公共政策了嗎?一旦「民主防衛機制」成為當權者打壓異見的工具,這不是法西斯,又是什麼?不正好與德國「民主防衛機制」的初衷相扞格嗎?

最後看看台灣奇妙之司法吧。

在蘇案中,警察偵訊蘇宏達乃受調查局之指示,請問,檢察官在哪裡?依職權,檢察官才是偵查主體,調查局不必受檢察官指揮,令警察偵訊人民是對的嗎?還是我誤會了什麼?根據「桃園市調處」解釋,其處網路巡查一旦發現「疑似違法跡象」,即通知南港警察分局前往調查,而「網巡僅是發掘可能有疑慮或觸法的言論,並沒有具體指涉發文者有無違法」。再問一次,偵查主體檢察官在哪裡?

其餘蘇案的司法漏洞,案件過期,違法訊問,警調分際,已有輿論質疑之,此不贅述,但台灣司法機關的混亂,濫權與隨意,透過此案一覽無遺。這種司法水準,還想仿效德國「民主防衛機制」?

於此向民主自由人權的真信眾喊話,你們的論敵,就是高唱「民主防衛機制」的那批人。扛著民主反民主已是當朝顯學,當全球都有向右轉的趨勢時,假民主價值工具勢將激增,真正受到傷害的不是堅拒西方價值的人群,而是堅持傳統西方價值的信眾。

像我們這種被貼上親中反民主標籤的人,早就準備好收法院傳票了,但你們可能還心存僥倖,以為火燒不到崇尚自由價值的民主人士。醒醒吧,真自由主義者恐怕才是最明顯的標靶。

要不就調整跪姿,要不就起身反抗。被「民主」剝奪自由,在當下台灣真的一點都不奇怪。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雁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