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宗洸觀點:能力不足才會讓核廢無法處理

2019-12-31 05:5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在電視辯論會中強調,重啓核四最重要的問題之一是核廢料無法處理。(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蔡英文總統在電視辯論會中強調,重啓核四最重要的問題之一是核廢料無法處理。(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經濟部沈榮津部長日前公開嗆聲,「有心人要炒作談核能,擁核團體都不去面對核廢料的問題」;蔡英文總統也於29日的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中,看稿讀出「未來核廢要如何處理?」。令人感到荒唐的是,核廢處理本是政府責無旁貸的要務,如今卻把問題往外推。直白而言,主事者若是自認能力不足,至少要能參考採納專業建言,而不是為了祭奉非核家園神主牌,打算雙手一攤、繼續擺爛。

核廢無解的謬論成了廢核藉口,更讓當今政府無視非核家園政策正在啃食我國的電力供給與調度,上周的中火廢證風波便能印證。針對台中火力發電廠今年生煤使用量使用量超過1104萬公噸的核定標準,台中市長盧秀燕宣布廢止中火2部機組的操作許可證。

台電立即出面嗆提行政救濟且不排除另提損害賠償訴訟,其大動作的背後自有隱情,讓經濟部與台電跳腳的主因無非「核電機組將陸續除役、老舊火電機組無法再延役、綠電發展不及且不利調度」。追根究柢,政府錯誤躁進的能源政策才是此次廢證事件造成軒然大波的元兇。

筆者日前應邀前往日本福島縣參加為期2天的「福島研究會議」,大會期望透過交流與諮詢,協助改進福島第一核電廠(下稱1F)的廢爐(即除役)作業。會議結束後,主辦單位特別安排與會專家實地參訪1F。進廠之前,一行人先在「東電廢爐資料館」聆聽電廠代表的簡報,資料館亦備有簡介影片說明福島事故的前因後果。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影片開頭的一句話,「Arrogance and overconfidence are the real cause of the Fukushima nuclear accident(自大與過度自信才是福島核子事故的真正肇因)」。事實上,早在數年前與日本同儕交流時,筆者便已聽過這句話。

個人在過去的公開演講中都會加以轉述,但總有聽眾不認為日本人會說這樣的話,並認為日本科技如此進步,福島事故卻依舊發生,台灣怎可能做得比日本好?真相是,正因科技進步、凡事都有標準作業程序,所以日本人極度自負與自信,自認準備了周全的程序書,不可能遇上無法解決的問題,也因此各核電廠在福島事故之前從不舉辦演習。不料「超越設計基準」的天然災害發生時,應變不及的1F現場人員果真手忙腳亂,終究讓不幸發生。

此行的另一項重要發現是關於1F的核廢處理。廠內所有的低階放射性廢棄物均統一收置於廢料廠房,至於從毀損機組用過燃料池中取出的高階用過核燃料,則是以水泥護箱進行室外乾貯。值得注意的是,事故前正進行室內乾貯的用過核燃料,在海嘯沖垮乾貯廠房後,由於所有乾貯筒均未遭破壞,重建乾貯場後,也全數改為室外乾貯。1F的用過核燃料從室內走向戶外,我們的核電廠卻是要將符合國際標準且已完工的室外貯存場棄之不用,還將準備額外花費300億元另建廠房,讓用過核燃料走向室內,其中「曲折」值得進一步追究。

不管是核安維護或是核廢處理,我們不須妄自菲薄。福島事故後的壓力測試與安全強化作為,搭配我國自行開發的「斷然處置」措施,國人應該對自己的核電安全有信心。高階用過燃料與低階核廢都可透過現址暫存處理,至於暫存於蘭嶼的低階核廢,本就可以運回本島的原移出地繼續暫存,非源自於核電廠的低階核廢則可運送至位於桃園的暫存場貯存。核廢處理一直都不是技術性的問題,我國現行作法在國際上早已行之有年,在未來確定採行最終處置或是用過燃料再利用後,核電廠現址便可順利淨空。

我國的核安維護與核廢處理,對於第一線的現場工作人員而言都非難事,我們的核安文化遠遠優於日本是不爭的事實。真愛台灣就應從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子弟做起,政府官員不該為「不想做」的事找藉口!

*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