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可以討厭韓國瑜,不可以犧牲無辜第三者

2019-12-25 07:20

? 人氣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盧逸峰攝)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盧逸峰攝)

大選倒數十七天,不論選情多緊張,十七天後所有的好惡不論多熾熱,都要告一段落;不論是「討厭蔡英文」或者「討厭韓國瑜」,這兩位掀起國人極端情緒的政治人物,都會有一位成為未來四年的國家元首,對外代表中華民國;對內則要團結台灣。

就在倒數計時的關鍵時刻,一張韓國瑜抱女嬰的照片,掀起軒然大波,韓國瑜臉書貼文「希望小朋友要爬得快,大人的口水要離開」,對造成女嬰父母困擾表示歉意。整件事情非常單純,就是政治人物選舉的日常,韓國瑜出席一場嬰兒爬行比賽,担任頒獎人,並從女嬰母親手上,抱過哭啼中的孩子合照,韓國瑜問了媽媽「她在哭耶」;媽媽說「沒關係」;韓國瑜並未親吻女嬰,而是低頭哄孩子「不要哭哦」。

沒想到這張照片,引來舖天蓋地的諷刺和謾駡,比方說知名作家陳芳明痛斥韓國瑜「沒抱過小孩,還要裝慈愛」,是「沒有同理心的禿頭」!韓國瑜抱沒抱過孩子,外人難以置喙,但韓國瑜至少生養二女一男的爸爸;陳芳明在未明真相前急於開駡,反應的不是韓國瑜沒有同理心,反倒是陳芳明對韓國瑜無從掩飾的厭惡,厭惡到「禿頭」都成了駡詞。作為一般選民,陳芳明不論對韓國瑜多厭惡,都屬言論自由或公民的自主選擇,作為知名作家,這樣迅猛的批評同樣也得承受風度與氣度的批評。

這樣的駡詞,對韓國瑜而言,可能早就習以為常,至少從一年前他就以「禿子跟著月亮走」自嘲,支持者甚至剃髮為樂;就像他也忍受了長達一年,從「土包子」到「草包」的駡詞,高雄市長選舉前後,全台「包子」大行其市,反應的反而是他的人氣。

比較嚴重的是一位市立聯醫的醫師姜冠宇,不但臉書開酸,還擅自截取女嬰照片,並與另一張頭上長滿疱疹的嬰兒照並列,遭致女嬰父親強烈反彈,並揚言提告;一天之後,姜冠宇刪掉了女嬰照但拒絕道歉,強調他是傳播「正確的衛教觀念」,因為口沫是許多菌種與病毒的溫床。

姜冠宇的「衛教觀念」完全正確,錯的是他的起心動念;首先,誠如他事後所言,政治人物抱小孩是一個「純潔的象徵」,這大概言過其實,頂多是親民之舉,但若要透過政治人物抱小孩傳播衛教觀念,難免要遭遇檢驗,畢竟包括蔡英文在內的政治人物,數得出名號者,大概都有類似經驗,姜冠宇捫心自問,會不會拿蔡英文親吻孩子面頰的照片,對比臉上長瘡的孩子照片?如果不會,那麼他就不應該以韓國瑜抱的嬰兒做對比。

第二,姜冠宇要大家思考,「無論宗教或文化,是否一直以來兒童身體界線在成人觀點中的確沒有被認真的看待,其實任何行為都應建立在相互尊重、彼此同意的基礎上。」完全正確,就像嬰兒沒辦法開口跟爸媽說,「不要讓陌生人抱我」,女嬰同樣沒辦法說,「不要未經我同意就貼我的照片」,那麼姜冠宇在截取照片使用前,是否也想過「相互尊重,彼此同意」?不要說開不了口的女嬰同意與否,他甚至沒想過徵求父母的同意;而即使不解事的嬰孩,一樣有他(她)們的肖像權。

第三,做為醫生,討論任何病例、個案,都要格外謹慎,何況公然示眾?更何況以健康的孩子照片做對比,這已經牽涉到醫療專業與道德。任何父母都不可能忍受自己的孩子,莫名其妙的被拿來與病例對比,姜冠宇為什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只能說,他對特定政治人物好惡,遮蔽了他的醫療訓練和專業,甚至跨過了醫德的界限。至於身為市立聯醫醫師的身份,是否有違行政中立?都已經是最小的問題了。

過去一整年,韓國瑜承受前所未有的「檢驗」─包括未必是事實的詆毀與謾罵,他從政半生的金流全面徹查,租過住過賣過的房子無一可免;連娘家十八年沒使用的土地都開挖查驗是否有廢棄物;牌友變小三,還要逼得牌友驗DNA證明她生的孩子與韓無關;從國家機器到網軍全面啟動,做為總統候選人,即使是史無前例的潑糞,韓國瑜都得承受,頂多提告,但是牌友何辜?年邁的岳父何辜?一整年的人格摧毀不夠,現在一張嬰兒照都能成為黑韓理由,嬰兒何辜?嬰兒的父母何辜?

這張引起軒然大波的抱嬰照,沒黑出韓國瑜的政治弱點,却曝露漫無邊界黑韓者的政治人品,可的嘆的是,黑韓者政治人品差,傷不了韓國瑜,却成了輕傷或重傷蔡英文選情的後座力。韓國瑜呼籲媒體不要再擁抱陰暗面,這句話對「討厭韓國瑜」或「討厭蔡英文」的媒體和網民都適用。不論是討厭或喜歡的候選人當選,十七天後選舉都會結束,政治撕裂台灣,成熟的公民不能再成為撕裂社會的幫兇。

本篇文章共 1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70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