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坦堡元旦恐攻》伊斯蘭國:這是對土耳其入侵的報復!

2017-01-03 10:42

? 人氣

一位伊斯坦堡恐攻受害者的親友,趴在死者靈柩上親吻哭泣。(美聯社)

一位伊斯坦堡恐攻受害者的親友,趴在死者靈柩上親吻哭泣。(美聯社)

2017新年伊始,博斯普魯斯海峽畔的人氣夜店「雷娜」正歡慶2017的到來,突然間一名聖誕老人裝扮的男子朝著人群開槍。這名殺手在七分鐘內射出了180發左右的子彈,伊斯坦堡著名的奧塔科伊區(Ortaköy)便從富庶歡樂的天堂,墜入血腥恐怖的地獄。1月2日,恐怖組織「伊斯蘭國」認了這場造成39死的恐攻是他們幹的,但滿手罪孽的恐怖分子依然在逃。

伊斯坦堡夜店恐攻現場2日被放滿了花朵與悼念的蠟燭。(美聯社)
伊斯坦堡夜店恐攻現場2日被放滿了花朵與悼念的蠟燭。(美聯社)
一位土耳其民眾在伊斯坦堡夜店恐攻現場放置花束。(美聯社)
一位土耳其民眾在伊斯坦堡夜店恐攻現場放置花束。(美聯社)

「伊斯蘭國」(IS)旗下媒體「阿瑪克通訊社」(AMAQ)稱,這場發生在伊斯坦堡夜店的恐怖攻擊「是由哈里發(caliphate)的英勇士兵」所為,攻擊現場「有許多基督徒正在慶祝異教的節日」。據「阿瑪克通訊社」報導,這名恐怖分子當時拿著自動步槍掃射、還投擲了手榴彈,作為信仰上帝的復仇、以及IS領導人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命令的回應。

雖然IS「昭告天下」伊斯坦堡恐攻是他們幹的,但「阿瑪克通訊社」卻完全沒有提到槍手的姓名,只以「哈里發戰士」代之。《紐約時報》認為,這讓人難以確認,這場恐攻真的是由IS主使,亦或者只是IS「啟發」了土耳其的一批「孤狼」。不過「伊斯蘭國」的另一個媒體「散布者」(Nashir),最近確實正在呼籲旗下戰士在俱樂部、市場、電影院發起攻擊。

一位伊斯坦堡夜店恐攻的受害者親友,趴在死者的靈柩上不能自己。(美聯社)
一位伊斯坦堡夜店恐攻的受害者親友,趴在死者的靈柩上不能自己。(美聯社)
伊斯坦堡一處擠滿了送別夜店恐攻受害者的群眾。2017才開始沒多久,這個土耳其最大城市卻瀰漫著無盡的哀傷。(美聯社)
伊斯坦堡一處擠滿了送別夜店恐攻受害者的群眾。2017才開始沒多久,這個土耳其最大城市卻瀰漫著無盡的哀傷。(美聯社)

土耳其被「伊斯蘭國」的聲明中被稱為「十字軍的奴僕」,對於土國軍隊入侵IS在敘利亞與伊拉克境內的領地,「阿瑪克通訊社」說伊斯坦堡恐攻就是一場「報復」。IS宣稱:「穆斯林在土耳其空襲中所流淌的鮮血,我們也讓異教徒土耳其嚐一嚐滋味,砲火很快就會落在你們的國境。」

伊斯坦堡恐攻的第二天,土耳其警察在現場戒備,另一名土耳其警察蹲在地上觀看受害者的遺照與資料。(美聯社)
伊斯坦堡恐攻的第二天,土耳其警察在現場戒備,另一名土耳其警察蹲在地上觀看受害者的遺照與資料。(美聯社)
一位土耳其民眾2日在伊斯坦堡夜店恐攻現場放置康乃馨。(美聯社)
一位土耳其民眾2日在伊斯坦堡夜店恐攻現場放置康乃馨。(美聯社)

「伊斯蘭國」已經承認是伊斯坦堡恐攻的主使者,但土耳其當局卻還沒抓到在「雷娜」夜店犯案的兇徒。土耳其副總理庫特莫斯(Numan Kurtulmuş)2日表示,目前已經掌握嫌犯的指紋與大致模樣,幾乎已經可以判定兇手是誰,但庫特莫斯只說會跟恐怖分子對抗到底,並未提到「伊斯蘭國」涉案。土國警方公布了稍嫌模糊的監視器影片翻拍照,並且在搜捕行動中抓了12人。《衛報》引述土國當局說法,認為恐攻嫌犯不是來自烏茲別克就是吉爾吉斯。

伊斯坦堡一處監視器拍到的夜店恐攻嫌犯畫面。(美聯社)
伊斯坦堡一處監視器拍到的夜店恐攻嫌犯畫面。(美聯社)
新年伊始,德國柏林的布蘭登堡門被投射上土耳其國旗的影像。因為就在2017年的第一天剛開始沒多久,伊斯坦堡就發生了造成39死的恐怖攻擊。(美聯社)
新年伊始,德國柏林的布蘭登堡門被投射上土耳其國旗的影像。因為就在2017年的第一天剛開始沒多久,伊斯坦堡就發生了造成39死的恐怖攻擊。(美聯社)

《衛報》稱,在「雷娜」夜店恐攻的39名死者中,除了正在夜店外執勤的警察恰克馬克(Fatih Çakmak)與另一名無辜民眾,其他37人都是在夜店中遇害。目前已知有11人為土耳其籍、1人擁有土耳其與比利時雙重國籍、其餘都是外籍人士:包括7名沙烏地阿拉伯人,黎巴嫩與伊拉克各有3人,突尼西亞、印度、摩洛哥、約旦各2人,科威特、加拿大、以色列、敘利亞、俄羅斯各有1人。德國外交部也證實,有兩名德國居民死於伊斯坦堡恐攻,一人是土耳其籍、一人是土耳其與德國雙重國籍。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