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興隆專欄:大學的社會責任 VS.四任「台大總統」的永續認知

2019-12-05 07:10

? 人氣

國立高雄大學(取自國立高雄大學學生議會臉書專頁)

國立高雄大學(取自國立高雄大學學生議會臉書專頁)

日前代表學校參加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的2019年「第十二屆台灣企業永續獎」的頒獎典禮,在這個以獎勵台灣各行各業推動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的年度大型盛會裡,我思想著教育部這幾年來強調的大學社會責任(University Social Responsibility,USR)。

大學的存在,本身的價值就在於它所擁有的社會責任。這個社會責任是創造知識、培養人才與專業服務。大學透過研究探索未知並創造知識,透過教育傳遞知識並形塑品格,透過專業服務提供決策與資訊交流。而這些的總和就是促進社會進步的動力來源。換言之,大學的社會責任是讓大學成為推動國家進步與引領發展的火車頭,成為培育未來領袖與具備遠見場所。

我所任教的大學,是台灣最後一所成立的全新大學,也是第一所簽署「塔樂禮宣言」(The Talloires Declaration)的高等教育學府。「塔樂禮宣言」是國際公認高等教育在實踐永續發展的重要宣言,是1990年於法國塔樂禮杜夫特大學舉行的「大學在環境管理與永續發展的角色」國際研討會中,由22位大學校長與主要領導人共同發起簽署的宣言,強調高等教育對於環境保護與永續發展的關鍵性角色及迫切需要。永續發展看重並倚賴大學,我相信這些大學校長的洞見是因為他們同樣看到大學的社會責任與大學巨大的影響力。而我個人對於本校學生的期待是:讓我們的新生成為帶著永續理念離開的畢業生。

這樣的期待很容易理解。教育是陶塑一個人的過程,就像陶器製作一般,在初始階段可塑性很大,接近成品的過程,雖然可塑性降低,但每一個細微的調整都是決定性的改變。大學是學生求學最後的養成階段,如果讓他們在大學就能認識並看重永續發展,以至於成為他重要的核心價值理念,當他進入社會便有機會發揮影響力。

最鮮明的例子是我們台灣的總統,自第一任民選總統以來,歷任總統或許來自不同黨派,有不同的政黨價值觀,但唯一相同的是,他們都是台灣大學畢業的校友。我常常在想,如果他們在台大求學的階段就有機會認知永續發展並理解其重要性,那麼這些總統在任期間所做的決策是否會有所不同?或者,在他們的各自不同的政治立場裡,是否會因為對永續發展的共同認知而有那麼一點一致的核心價值?

與2004年本校簽署「塔樂禮宣言」相較,這15年來我觀察到的改變是,學生對永續發展的認知,由知識上的理解進入到實質的參與和實踐。15年前,沒有斜槓青年,沒有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沒有強調跨國夥伴關係的連結。然而,在今天,我看到的是年輕一代看重永續發展,透過他們的創意與實踐力,真實地參與永續發展目標的推動,他們是Impact Hub Taipei、是Plan b、是5% Design Action、是TFT、是均一教育平台、是格外農品、還有好多好多。

「讓我們的新生成為帶著永續理念離開的畢業生」,這句話適用於所有大學,因為大學是國家各行各業領導人才的養成場所。不論未來總統是誰,大學是他的必經之道。讓永續理念在大學階段成為他的核心價值,這樣的價值就能在未來成為台灣的價值。這是教育的影響力,大學的社會責任。

*作者為國立高雄大學土木與環境工程學系教授、創新學院院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