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混淆民調,韓氏戰法是反制還是反智?

2019-12-05 05:40

? 人氣

作者認為,因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見圖)本身的俗鄙,即使混淆民調,也不能獲得人民的認同,因此韓呼籲韓粉唯一支持蔡英文的做法,無異於「掩耳盜鈴」罷了。(資料照,蔡親傑攝)

作者認為,因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見圖)本身的俗鄙,即使混淆民調,也不能獲得人民的認同,因此韓呼籲韓粉唯一支持蔡英文的做法,無異於「掩耳盜鈴」罷了。(資料照,蔡親傑攝)

韓國瑜的民調自國民黨初選後,沒有最低只有更低。根據(蘋果)最新民調結果,英德配支持度51%,正式超越5成過半門檻,而國政配僅剩19%,也跌破2成的「馬奇諾防線」。此次蘋果民調結果,或許受到韓國瑜呼籲韓粉接到民調電話時,要全力支持英德配的影響,使得數字失真,但韓的聲勢持續低迷,卻是不爭事實。

「呂氏春秋」有一個故事是這麼說的,春秋時晉國的貴族范氏被滅,百姓趁火打劫,跑到范氏家中拿東西。有人想拿走一口大鐘,但鐘太重拿不走,便想把鐘敲碎了拿走。可是一敲鐘就響,他又怕引人注意,所以乾脆捂住自己的耳朵繼續砸鐘。以為自己聽不到,別人就一定也聽不到了。這個「盜鐘掩耳」的故事,演變至今就成了我們所熟悉的成語「掩耳盜鈴」。

人都好面子,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缺點,但如果連自己也不願意面對自己的缺失,那麼這個人就永遠沒有改進的空間了。韓國瑜的問題就在此。韓的民調之所以低迷,問題出在自己,回想7月15日國民黨公布的初選民調,韓國瑜以47.7%大勝蔡英文15.8%,領先幅度高達31.9%。如果這份民調反映「當時」的真實狀況,那麼短短4個半月,韓從領先31.9%到落後32%,當然是自己出了大問題,否則何竟如此?另一個角度看,就是當初國民黨的初選民調,根本就有大問題,韓贏得初選,就是埋下一個未來保送蔡英文連任的種子。

20191130-國民黨正副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圖中)、張善政出席青年後援會暨青年政策座談。(蔡親傑攝)
作者認為,當初國民黨的初選民調,根本就有大問題,高雄市長韓國瑜(見圖)贏得初選,就是埋下一個未來保送蔡英文連任的種子。(資料照,蔡親傑攝)

韓陣營曾發下豪語,民調將於11月逆轉。結果民調沒有逆轉,反倒變成韓國瑜公開呼籲民調唯一支持蔡英文。韓的做法就是希望造成民調失真的「假象」,但真能達成他「把水攪渾」的目的嗎?恐怕很難。別忘了韓被民眾厭惡的程度也高達六成,這意味著有六成的民眾是絕對不會投票給韓的。韓就算能把民調的支持度搞亂,造成失真安慰自己,但對於爭取人民認同,毫無幫助。

隨著投票日的腳步越來越近,韓國瑜過去的種種不堪行徑也一一浮上檯面。炒房、特權施壓台肥貸款、為岳父的砂石護航等。就算你都不違法,但社會觀感卻是極差。同時韓粗俗的言語,對於政務的生疏,都是證明韓國瑜不足以擔任國家領袖的明證。因為韓本身的俗鄙,即使混淆民調,也不能獲得人民的認同,因此韓呼籲韓粉唯一支持蔡英文的做法,無異於「掩耳盜鈴」罷了。

天底下沒有不透風的牆,當韓國瑜面對外界質疑時,不選擇誠實面對,而是遮遮掩掩的「欲蓋彌彰」。試問誰家買賣房子剔除公設計算?誰家的房價連貸款利息支出一起算上?最為經典的是,當韓辦欲將責任導引至「國家機器」介入時,立刻遭到「壹週刊」洪姓記者打臉,孫大千、許淑華等人無言以對的窘態,至今仍歷歷在目。近期針對立委黃國昌所爆料的「護航岳父砂石」案,韓竟不敢對黃提出「妨害名譽」告訴,只提出「意圖使人不當選」,由此推敲,韓國瑜深知妨害名譽告不成,因此只敢提起「意圖使人不當選」之訴。

20191202-韓國瑜競選辦公室發言人葉元之(左)、韓國瑜競選辦公室法律顧問葉慶元律師(右)2日前往北檢針對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黃國昌進行提告。(顏麟宇攝)
韓國瑜競選辦公室發言人葉元之(左)、韓國瑜競選辦公室法律顧問葉慶元律師(右)2日前往北檢針對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黃國昌進行提告。(資料照,顏麟宇攝)

從韓國瑜與其競辦近期的種種言論與作為,外界戲稱韓對於競選總統,早已「放棄治療」了。而韓國瑜及其團隊,對外界質疑及民調所提出的種種作為,究竟是「反制」,還是「反智」?當國民黨初選時,韓國瑜率韓粉及其側翼,對郭台銘進行無情的攻擊,以取得參選的門票。當取得代表國民黨參選後的韓國瑜,很少看到他認真拚選戰,反而是處處鬥爭國民黨。韓國瑜究竟意欲何為?只怕他心中的戰場不在明年的1月11日,而只是為了贏得初選罷了,畢竟一票30元實在誘人,又可以冠冕堂皇的對外界募款,還可以請假不參加高雄市的總預算報告。就算被高雄市民罷免了,有韓粉撐腰還可以選黨主席。算盤打得真精,就看老百姓是不是笨蛋了。

*作者為自由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