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這才是年輕人對統獨的想法

2019-11-20 05:30

? 人氣

一個在國際上信用備受質疑的國家,是否值得你願意簽署和平協議,使其成為國內議題,而讓他國日後幫助干預的這條退路消失,是個重要的選擇。(示意圖,取自pixabay/CC0)

一個在國際上信用備受質疑的國家,是否值得你願意簽署和平協議,使其成為國內議題,而讓他國日後幫助干預的這條退路消失,是個重要的選擇。(示意圖,取自pixabay/CC0)

在討論統獨的議題上,大家聞風色變,而漸漸的,在政壇上一國兩制,也開始成為國、民兩黨都不願意談的制肘。

民族主義,在近代史上從未消停,有認為是以種族、文化、語言作為劃分,而在特定人群中產生凝聚力,進而以不受他人干涉為目標。而絕大多數的國家,都是複合型的,也就是大多數的國家人口組成並不單一,像是台灣,有南島語系的原住民族、有鄭成功時期後國共內戰前來到台灣的台灣人、有日治時期後留下來的日本人、有因國共內戰而來台灣的外省人、有近代欲漸增多的新住民,這些人每一個都成為組成台灣民族意識的養分,於是台灣人肯認我們源於中華民族,但是我們並不全然與中國的種族、文化、語言重合。

當朋友們互相交談,常常看玩笑說,如果美國願意讓我們成為第51州,你們覺得如何?

而大家通常基於經濟的考量、自由的氛圍、不再處於被中國文攻武略、壓縮空間的考量,而有正面的評價,反之,在問到願不願意成為中國的一部分時,大家的反面考量都是中國隱藏的經濟危機,像是現在逐漸看到的通貨緊縮、愈漸限縮的自由,像是增強的言論審查、社會評分系統、AI臉部辨識、VPN的嚴加封鎖、維吾爾族共1000萬人,有300萬人進入集中營等等,這反映了雖然我們的民族認同在國內分歧,但近代的年輕人很實際,我們並不以單純的民族作為考量,而會考量更多個人或甚至社會利益。

於是,對於年輕人而言,國家的名字是否是符合憲法的中華民國,抑或是獨派認為的應該有新憲法的台灣,都並不必然因為與民族認同有連結而重要,最重要的價值觀,不論對於國民黨或是民進黨抑或是第三勢力的支持者,都應該要體認,民主價值所帶來的個人與社會利益,才是人民所需要的。

中國國旗、五星旗。(美聯社)
在問到願不願意成為中國的一部分時,大家的反面考量都是中國隱藏的經濟危機,像是現在逐漸看到的通貨緊縮、愈漸限縮的自由等。近代的年輕人很實際,我們並不以單純的民族作為考量,而會考量更多個人或甚至社會利益。(示意圖,美聯社)

在上述這些推演下,各政黨均有他有面對的質疑和應該釐清的黨的中心思想,國民黨應該要意識到他自相矛盾的問題,不論蔣家第幾代,當年來台的國民黨政府,所欲避免的就是共產主義的入侵,就算如你所說台灣人與中國人的血脈相承,是同一個民族,仍然我們要回歸的中國,不是共產主義下的中國,而基於民主,也不可能是蔣家當年的威權下的中國,這在蔣經國解嚴的時候,體制已經無疑,國民黨若要搖旗祖先、先烈,那這是他們該意識到的問題,故而即便蔣萬安濫用媒體氾濫容易忽略過往對於不論是中國代理人法、投共而取消退休俸的立法、洩密中共者加重刑期、協助在台發展共產勢力加重刑期等等法案於立院投票時投下反對票,而發文表示支持香港學生;又不論是走進中聯辦的韓國瑜喊現行不排除武統的一國兩制不可行;又不論是不分區名單中大量參加不論是習近平的活動、共產活動等等者,都代表他們違反了國民黨的創黨宗旨。

對於民進黨而言,他要體認到獨立是個選項,但人民並不一定願意犧牲生存空間去完成這個目標,當然大家都看的到蔡英文的轉變從當年不願意唱國歌,到現在認同這面中華民國旗幟、喊出中華民國台灣的折衷方案、發中華民國國旗等等的舉止,然而內部是否可以壓下鷹派的不顧後果欲往獨立方向快速前進則是他們需要解決的問題。另外就是民進黨要意識到,作為當年的黨外運動而發展的政黨,目的是要走出與國民黨不同的道路,而不是被他同化,明顯的將政務官缺酬庸化或許是必然但應該避免,否則在人民眼中,除了比較不親中外,與國民黨的差別在何處?

台灣人民在做智力測驗時,也要清楚這個基本原則,不論你的認同或是選擇是統是獨又或是現狀,共產制度、極權高壓、喪失民主空間均不應是你的或任何政黨的選項,而香港的例子活生生地讓我們了解到,一國兩制的不可行在於,不論有多麼利多,特首的位置就是低於黨主席,他自始自終都受到牽制而無法違抗國家元首的命令,而一個在國際上信用備受質疑的國家,是否值得你願意簽署和平協議,使其成為國內議題,而讓他國日後幫助干預的這條退路消失,是個重要的選擇。

*作者從事法務工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