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位移工寶寶在台「行蹤不明」 監院糾正勞動部:法規看得到、用不到 

2019-11-19 20:00

? 人氣

針對外籍移工在台懷孕受《性別平等工作法》保障不足、子女成為無國籍人球等問題,監察委員王美玉、王幼玲19日發佈調查報告,糾正行政院、內政部移民署、勞動部等單位。(資料照,謝孟穎攝)

針對外籍移工在台懷孕受《性別平等工作法》保障不足、子女成為無國籍人球等問題,監察委員王美玉、王幼玲19日發佈調查報告,糾正行政院、內政部移民署、勞動部等單位。(資料照,謝孟穎攝)

移工在台灣懷孕,為何往往只能帶著孩子一起逃?針對外籍移工在台灣懷孕,受《性別平等工作法》保障不足、子女成為無國籍人球等問題,今(19)日監察委員王美玉、王幼玲發佈調查報告,並糾正行政院、內政部移民署、勞動部等單位。王幼玲表示,《性別平等工作法》對移工來說是「看得到但用不到的東西」,移工往往因為怕失去工作,才會懷孕就逃跑,甚至帶子女躲入山區違法打工而不幸受傷,而目前71萬名在台工作、其中半數為生育年齡的移工都可能面臨這些困境。

關於目前外籍移工在台狀況,王幼玲指出,迄2019年9月,在台移工總人數共有71萬名,其中以印尼為大宗(37萬3605人),其次依序為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其中更有高達48.8%的移工,是24至30歲的婚育年齡,也高達78%介於25至44歲之間,來台移工大部分為青壯年,也因此「我們很難禁止她在台灣工作時不結婚、不生育。」

然而,當移工在台灣懷孕生子,所受保障可謂嚴重不足。王幼玲表示,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我國《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等規定,嬰兒一出生就應登記、取得姓名與國籍權利,問題是我國國籍採「屬人主義」,我國出生的移工寶寶難以取得我國國籍及居留權,也因此衍生出後續健康保險、預防針注射等問題。

根據統計,2019年6月我國累計共有496個移工寶寶是正在「協尋中」,這還是有在醫院出生的數據,自行在家生產的寶寶是「黑數」,實際人數恐遠遠超越官方數據能掌握。

20190711-關愛之家文山據點(謝孟穎攝)
根據統計,至2019年6月我國累計共有496個移工寶寶是正在「協尋中」,但實際數量高於此數目。(資料照,謝孟穎攝)

「移工寶寶」問題移民署踢皮球 收容單位「關愛之家」成為苦主

王幼玲指出,雖然移民署現已制定非本國籍者認定為「無國籍」的程序、外僑居留標準作業流程等,但處理流程卻與現實脫節,並未納入父母身為「逃逸移工」、無法出面辦理兒少居留身份如此情境。再者,移工寶寶要年滿20、未受台灣人收養才可辦理歸化,在此之前都是以「臨時居留」身份在台灣,這也造成孩子在台灣歸化、居留、出養受到阻礙。然而,移民署對此回應是「自身作為執法機關,孩子照顧問題應由社福機構處理,此不符《兒童權利公約》應以兒少權益為最大考量之規範。」

目前積極協助移工寶寶收容單位「關愛之家」的台北市政府,成了移民署這套規範下的「苦主」。王幼玲表示,目前北市府與關愛之家所遭遇困難有以下幾點:其一,兒童及少年沒有居留權、很難拿到健保身份,生病往往是先給醫院賒帳的,這點監院建議移民署以兒少為權利主體,不管父母身份跟行蹤、考慮是否應核發臨時居留證;其二,目前移民署未設有母子共同收容所,專勤隊即使查到移工母親跟小孩也沒有可以後送的單位;其三,失聯移工日增,增加後續困難度。

王幼玲也說,儘管關愛之家存在多年、深受移工信賴、對需要有幫助的移工寶寶來者不拒,因機構非法造成爭議後,台北市社會局亦引入資源、社工人員逐案列管、個案輔導、轉介安置,北市作法應予鼓勵,問題是關愛收容對象來自「全國」的移工小孩,並非台北市政府單一機關能夠承載負荷,認為行政院應該積極介入跨部會協調,「不是把事情都推給台北市跟關愛來做!」

20190711-關愛之家文山據點(謝孟穎攝)
監委王幼玲表示,照顧移工小孩並並非台北市政府單一機關能夠承載負荷,認為行政院應該積極介入跨部會協調(資料照,謝孟穎攝)

法規不符實際狀況 移工一發現懷孕就選擇逃跑

至於為何移工會落入「懷孕只能逃跑」之困境,王幼玲解釋,雖然受僱用移工適用《性別平等工作法》,但實際上這對移工來說是「看得到、用不到」的存在,依法懷孕移工可以變更工作內容為輕鬆工作、禁止夜間工作、禁止危險有害工作、請家庭照顧假、申請生育給付等等,但實務上不可能,尤其是家庭看護工的雇主,往往有需要24小時全天看顧的被照顧者,實難讓移工請假,可能一發現懷孕就進行終止聘僱,造成移工一懷孕便選擇隱瞞或逃跑。

王幼玲進一步解釋,依法僱主不得因懷孕終止對移工勞動契約,經確認可罰鍰或廢止聘用移工的資格,但僱主可以申請「終止聘僱」該名移工,移工則需在期限內找到新僱主,勞動部則有「暫緩轉出」措施讓移工可選擇在國內或國外待產。

然問題是,除非碰上勞資爭議(包括被僱主性侵),若單純懷孕,移工必須自己找安置處所,無法符合勞動部保護安置處所規定、無處待產者,只能求助友人,也會因為背負鉅額仲介費欠款因素,或宗教因素無法回母國待產,最嚴重狀況就是躲進山區、進行非法打工而面臨各種生活風險。

即便移工沒有選擇逃跑,王幼玲說依勞動部《聘雇外國人許可管理辦法》,移工除非「有能力扶養者」不得攜眷居留,而所謂的「有能力扶養」勢必要找托育,台灣事業勞工若加班月薪資平均2萬7788元、看護工1萬9927元,托育費用則是每月1萬5000至2萬5000元不等,對移工來說非常沉重、很難兼顧工作跟照顧孩子,勞動部對「有能力扶養」的定義不符合國際公約規定。

20190711-關愛之家文山據點(謝孟穎攝)
監委王幼玲表示,雖然受僱用移工適用《性別平等工作法》,但實際上這對移工來說是「看得到、用不到」的存在。(資料照,謝孟穎攝)

對於以上問題,監委王美玉表示,自己早在2017年便提出各樣態移工寶寶的國籍與出養問題,但現在政府的處理上仍有很大缺失「目前有496個孩子下落不明,這是出生、有被登記到的,但沒有的呢?」

王美玉指出,外籍移工在台灣只會有增無減,目前已有71萬人,其中男女加起來更有近55萬人是適合結婚、生育小孩的年齡,過去也有移工父母在座談提到,「我們這時間如果不養育孩子,會錯過生孩子的時間。」

監委:台灣必須營造友善環境,讓移工媽媽放心請產假

只是,王美玉也提醒,這些移工爸媽在台灣出生的孩子無法取得台灣籍、托育很貴等問題,儘管移工之間口耳相傳「關愛之家」可以幫忙照顧孩子,但關愛之家的運作是靠外界募款協助、看病賒帳,也沒有母子共同收容所,非法打工的媽媽周末來看孩子時只能躲在頂樓帳篷棲身。

王美玉表示,雖然移工都適用《性別平等工作法》,但懷孕是沒有地方可以去的,如果要讓看護工懷孕可以請產假,那誰來照顧僱主家裡需要被照顧的人?雖然政府有提供「喘息照顧服務」,但條件太嚴格、僱主無法安心讓移工請產假,造成「雙輸」。

最後,最根源問題還是跨國互助機制。王美玉表示,之前監院拜會印尼勞工安置保護局、國家兒童委員會,印尼政府是有意願解決問題的,盼未來台印雙方有協商機制照顧印尼移工與其子女,而台灣要營造友善的環境,讓懷孕媽媽有機會在台灣工作。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8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