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無數外籍移工寶寶卻難脫離「非法」,關愛之家轉型困境:想救人,民眾先看的卻是膚色

2019-08-06 08:10

? 人氣

「我們在幫人,但別人覺得我們是沒有資格幫人的人...」就連70歲的老人都會說「我家門口不要有坐輪椅的」拒安養院進駐,移工寶寶在台灣處境更是艱難...(謝孟穎攝)

「我們在幫人,但別人覺得我們是沒有資格幫人的人...」就連70歲的老人都會說「我家門口不要有坐輪椅的」拒安養院進駐,移工寶寶在台灣處境更是艱難...(謝孟穎攝)

明明是搶救無數的地方,為何至今依然是「非法」存在?這些年外籍移工口耳相傳裡,有這麼一處位於台北市的「關愛之家」,因為懷孕害怕被解雇而逃跑的移工媽媽、生下的無國籍孩子都可在此地得到庇護,這裡讓媽媽安心待產、被台灣醫療資源拒絕的孩子也可協助就醫,30多年來關愛之家創辦人楊婕妤承接起被社會排斥而走投無路的愛滋感染者、外籍移工、難民、無國籍寶寶,然而這裡始終是個「非法機構」,甚至有議員要此地快點熄燈。

「又能合法又要被社區居民接受,很困難。」近期極力協助關愛之家轉型的台北市社會局長陳雪慧如此感嘆。現存關愛之家的場地不符法定規範,但若要尋覓新址又會面臨鄰近居民排斥:「非法移工生的小朋友可能膚色不一樣,或社會複製對東南亞移工移民的歧視在小朋友身上,會覺得照顧這些小朋友的機構不是一個好的機構……」

20190711-關愛之家文山據點(謝孟穎攝)
「我知道關愛是非法的、移工是逃逸的,但如果沒有關愛的話他們怎麼辦?會不會生出來小孩就死掉、他們在壓迫的社會體制就不幸了?」(謝孟穎攝)

「我知道關愛是非法的、移工是逃逸的,但如果沒有關愛的話他們怎麼辦?會不會生出來小孩就死掉、他們在壓迫的社會體制就不幸了?」7月份台北市長柯文哲參訪關愛之家時,一名社工是哭著問這句的。陳雪慧盼望與關愛之家一起克服眼前困難,只是在那之前,有個無可迴避的基本問題:「台灣對跨國的接受度還需要再進步,我們對多元的包容,真的還需要再多做一些事情……」

社工被警察照三餐盤查、收容愛滋感染者被居民趕,關愛33年艱辛路:我們在幫人,但別人覺得我們是沒有資格幫人的人

楊婕妤開始做「關愛之家」是33年前的事,那時她是個單親媽媽獨自創業,被一個愛滋感染者年輕人改變一生──那時工作室裡的田姓大學生因為感染愛滋被學校排斥、被家人逐出,看著無依無靠的青年她想起自己一個人帶孩子的辛苦,她決定收留他,也開始接觸到越來越多無處可去的人們。

那時社會對愛滋認知甚少,很多大學生以為得愛滋就是必死無疑、身邊的人也覺得說個話就會被傳染,楊婕妤便開始做組織運動,有時去醫院探訪感染者、沒地方去的就住自己家。後來醫療進步讓愛滋感染者困境稍稍減輕,也不再出現愛滋寶寶,但社會上走投無路的人們還有很多,10多年前楊婕妤開始接觸的,是因為懷孕不得不逃跑成「非法」外勞、無力照顧孩子的母親們。

儘管勞動部明示雇主不能因為移工懷孕而提前解約甚至遣返,仲介陽奉陰違,很多移工媽媽會跟楊婕妤說「仲介說不可以懷孕,懷孕就要遣返」,在背負沉重債務的情況下懷孕移工只好挺著肚子逃,孩子生下以後繼續在台灣賺錢還債,而她們生下的孩子沒有台灣籍也沒有印尼籍,無法使用任何一邊的醫療資源,成為無國籍彷若「透明人」一般的存在,媽媽也隨時扛著不知哪天會被警察抓到、連借的錢都還沒賺到就要被丟回母國的恐懼。

20190711-關愛之家文山據點(謝孟穎攝)
孩子沒有台灣籍也沒有印尼籍,無法使用任何一邊的醫療資源,成為無國籍彷若「透明人」一般的存在,媽媽也隨時扛著不知哪天會被警察抓到、連借的錢都還沒賺到就要被丟回母國的恐懼。(謝孟穎攝)

做這些之前,對愛滋、移工有任何認識嗎?楊婕妤坦白說:「我都不了解,只是看到他們那樣單純想說你可能會需要住,那就來我家住,我一開始也沒有想要做什麼倡議……」對於移工婦女這塊身為單親媽媽的楊婕妤非常有共感,她自己也當過單親媽媽,只能靠自己但又沒辦法靠自己,很需要外來力量的支持,因此她希望關愛之家可以像這些女性的「娘家」,問起文山區這座關愛之家場地怎麼來的,楊婕妤淡淡笑著說:「這我兒子買的。」兒子買的整棟樓她不拿來住也不炒房,她拿來收留一切需要幫助的人們。

楊婕妤的想法很單純,她只是記得自己無助的時刻、希望自己在有能力的時候幫助人,只是這不見容於社會──「我們在幫人,但別人覺得我們是沒有資格幫人的人。」楊婕妤嘆。30多年來台北市政府首長輪替多次,楊婕妤碰過曾有社會局長下令讓警察照三餐進入關愛臨檢、連社工也要盤查,也碰過議員大打關愛之家「非法」狀態、抹黑照顧不佳造成5個孩子死亡、要求關門熄燈,如今的台北市社會局雖然很希望幫助關愛之家轉型,局長陳雪慧點出3個極難處理的問題。

就連70歲的老人都會說「我家門口不要有坐輪椅的」拒安養院進駐 社會局看見民間機構轉「合法」3大無奈

為何關愛之家難以脫離「非法」身份?陳雪慧說第一問題是場地。法規上針對兒童、身障者、年長者都有相關基地面積、公共安全、無障礙設計等相關需求,雖然目前關愛的母基金會是合法立案的財團法人基金會,但在文山區的老牌安置場所是多年前就已尋覓的房屋,4層樓有2層都是防空用地,餘下面積無法滿足法定上一個孩子需要4.5坪的空間,楊婕妤雖然願將兒子購置的房屋拿來收留無處可去的移工媽媽,「如果在不合法場地照顧我們安置的對象,就沒有辦法立案,還是非法。」

20190711-關愛之家文山據點(謝孟穎攝)
楊婕妤雖然願將兒子購置的房屋拿來收留無處可去的移工媽媽,「如果在不合法場地照顧我們安置的對象,就沒有辦法立案,還是非法。」(謝孟穎攝)

為了走向合法,楊婕妤說目前關愛之家努力覓得南港的場地,但158坪只能收23個孩子才符合法規,目前在關愛的孩子人數是這3倍以上。雖然目前關愛在高雄有一處立案機構是合法的,現實是:「合法的話,要付出的成本是3倍。」

第二問題是難以解開的「歧視」。雖然北市社會局也在替關愛之家尋覓合適場地,問題是就算有合法場地,附近居民也未必能接受,陳雪慧嘆:「社會複製對東南亞移工移民的歧視在小朋友身上,覺得照顧這些小朋友的機構不是一個好的機構。」

安置機構被居民拒斥這般事件層出不窮,楊婕妤雖然碰過許多願意捐款給關愛的社區居民,但也在2005–2007的再興社區碰上管委會修規定「住戶不得將社區建物提供收容或安置法定傳染病患及精神病患」、打了一場訴訟也催生立院修法立法院修改《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做出這般明文保障:「「感染者之人格與合法權益應受尊重及保障,不得予以歧視,拒絕其就學、就醫、就業、安養、居住或予其他不公平之待遇。」

只是即便有法規保障,要說服居民還是件難事,就連北市社會局兒童及少年福利科科長,也聽說過曾經有個70歲的老人家強力拒絕社區有老人安養機構、直罵「我不要在我家前面看到坐輪椅的」──就連70歲隨時可能坐輪椅的老人都會拒絕自己很可能用到的安養機構進駐,移工媽媽面臨的困難更是可想而知。

第三問題是專業人力比。目前關愛之家雖然立意良善地訓練一些新住民媽媽在機構內帶小孩、形成互助系統也讓一定會回印尼的孩子從小接觸印尼文化,陳雪慧說難題在這些移工媽媽永遠不會是「合法褓姆」──她們有辦法替孩子換尿布、處理孩子噎到嗆到各種緊急狀況、也會處理副食品,問題是要考證照的時候有筆試也有實作,移工與新住民短期難以克服的是讀懂中文筆試題:「除非她重新讀幼保科、受訓100多個小時拿到學位,但以有家庭的姐妹來說,不可能。」

20190711-關愛之家文山據點(謝孟穎攝)
就連70歲隨時可能坐輪椅的老人都會拒絕自己很可能用到的安養機構進駐,移工媽媽面臨的困難更是可想而知(謝孟穎攝)

「不然我們覺得在台的姐妹很適合,她們可以講母語,關愛之家印尼孩子佔了9成,我個人非常鼓勵移民姐妹進入這樣的機構當褓姆,但證照這事,真的不是北市府單一的問題……」陳雪慧嘆。目前在台灣的新住民雖然可以以母語翻譯試題考駕照,但褓姆證照這事還未解,這就不是單靠台北市政府可以改變的困難了。

「台灣對跨國的接受度還需要再進步,我們對多元的包容,真的還需要再多做一些事情…」

目前社會局能做的是協助關愛之家轉型,在轉型之前也提供助力,包括協助無國籍且雙親失聯的孩子取得居留、讓社會局以「監護人」身份協助孩子在台灣找爸媽出養,有居留權的同時也就能取得醫療權,雙親失聯的孩子走媒合出養方案可以減輕關愛的人數壓力;對於在關愛的新手媽媽們,社會局派員開課做親職教育;對於場地問題,則是不斷幫忙尋覓。

最重要的還是孩子的醫療權。許多移工媽媽是為了替孩子打疫苗來到關愛,有些無力照顧孩子的媽媽甚至會把小孩丟在門口,陳雪慧嘆問題出在:「可能小孩已經需要就醫、束手無策,她們聽說關愛可以把小孩送到醫院又可以做什麼,所以放關愛後續處理……之前有媒體報關愛死了5個小孩,那其實是是小孩生病在先,雖然醫院會做診療,但小孩先天沒有打疫苗……」

20190711-關愛之家文山據點(謝孟穎攝)
「之前有媒體報關愛死了5個小孩,那其實是是小孩生病在先,雖然醫院會做診療,但小孩先天沒有打疫苗……」(謝孟穎攝)

「我們現在想把前端都處理好,讓醫療不用到關愛,前端做好讓孩子可以打疫苗、可以就診,畢竟我們是社會局單位,我們不是警政單位也不是移民署,我們不會考慮你的媽媽是非法移工,那是國家政策問題。」陳雪慧說,目前移工寶寶健保與居留脫鉤也是社會局想努力向中央倡議的方向,這點也獲得台北市長柯文哲支持──「既然在台灣生了,不管你是哪一國人,一生下來就該有醫療權,至少疫苗要打,否則很容易得到法定傳染病……」

「市長站在醫生的角度,他支持我們跟中央倡議,也裁示說如果中央還沒做台北市可以先來。」這是台北市目前的態度,只是陳雪慧也會有點問號:難道,只有台北市可以這樣嗎?

社會對移工的拒斥仍是全面保障移工寶寶兒童人權的一大阻力,這些拒斥來自移工被貼上的污名。陳雪慧說,在媒體渲染下很多人會以為移工犯罪率很高,但真的調數據其實也可以清楚可見「一般台灣人犯罪率比移工高」──只是陳雪慧說的事實還有待與社會溝通,只要媽媽被貼上「非法移工」標籤,孩子似乎也難以脫離各種歧視與誤解。

「台灣對跨國的接受度還需要再進步,我們對多元的包容,真的還需要再多做一些事情……」陳雪慧說,對於關愛的「非法」身份她也強調:「我很感謝他們在這過程中幫忙很多需要被拉一把的姐妹跟寶寶,雖然也引發一些爭議,但我覺得不是關愛的責任,是整個社會的責任,公部門不該躲起來、假裝看不到,台北市政府要站出來與關愛解決問題……他們是有價值的,應該跟他們一起面對這事情,不要丟給他們、不要想說非法把他們關掉就好,我絕對不會要求說『你是非法你明天就關門』,我會陪著他們一起走這條路。」

20190711-關愛之家文山據點(謝孟穎攝)
如今關愛之家正走往合法化之路擺脫「非法」標籤帶來的種種困境,而在台灣的移工媽媽,又何時能脫離不得不逃跑而淪為「非法」的處境?(謝孟穎攝)

33年來經歷過居民排斥、社會誤解、議員極力希望關愛熄燈,如今關愛之家正走往合法化之路擺脫「非法」標籤帶來的種種困境,而在台灣的移工媽媽,又何時能脫離不得不逃跑而淪為「非法」的處境?這一點,並不是單靠關愛之家社工與社會局努力就能解決的問題,也考驗台灣人善待異鄉人的智慧。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2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