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庇護者眼中的血汗台灣:看護工被雇主拗帶小孩換來「業務過失」、控訴性騷擾下場是「妨害秘密」

2019-07-23 09:10

? 人氣

「現在都說要找專業褓拇,但你找一個月薪15840的來幫你,你到底要求什麼?」領著極低薪資還要隨時面臨被虐打、被扣留薪水、被告風險,他們看盡台灣血汗職場之各種極致(示意圖,曾原信攝)

「現在都說要找專業褓拇,但你找一個月薪15840的來幫你,你到底要求什麼?」領著極低薪資還要隨時面臨被虐打、被扣留薪水、被告風險,他們看盡台灣血汗職場之各種極致(示意圖,曾原信攝)

蒐證老闆性騷擾卻被反告「妨害秘密」,來台灣工作的移工究竟面臨多麼凶險的日常?18日晚間,長期協助移工司法案件的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鄭珍真、法扶律師宋一心於桃園瑯嬛書屋演講,談起一群異鄉人來台灣工作為何落到上法庭,皆是滿滿無奈。

他們以為在工廠上班就是按前輩教的做,但在老闆貪快擅自改裝機器的劣質工廠,竟也會捲入活活夾死同事的冤屈裡;他們明明是來當照顧老人的看護工,雇主卻拗他們幫忙帶小孩、24小時不能休息、顧不好還要被告──「現在都說要找專業褓拇,但你找一個月薪15840的來幫你,你到底要求什麼?」律師宋一心不平說著。領著極低薪資還要隨時面臨被虐打、被扣留薪水、被告風險,他們看盡台灣血汗職場之各種極致。

民眾眼中「治安亂源」失聯移工背後血汗:每天能睡滿8小時的看護工,幾乎不存在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移工庇護中心副主任鄭珍真本來是馬來西亞人,由於馬來語與印尼語互通,她在台灣讀大學畢業歸國一陣子後,又來台灣以母語優勢協助移工。庇護中心本是收留落難移工的地方,但鄭珍真與夥伴們想做的更多,她替移工打勞資爭議、討加班費、提告性騷擾與性侵,也在法庭看見深淵。

在所有移工的困境裡,鄭珍真最想先談的是逃跑外勞(今正名為失聯移工)。「行蹤不明的外籍移工好像是要讓警方去大力掃蕩的犯罪對象,抓了移工的警察好像就是抓很嚴重罪犯的大英雄」,這是鄭珍真看見台灣人對失聯移工的廣大刻板印象,問題是:「一般大眾對於逃都會覺得這些逃逸的移工好像是罪無可赦的罪犯,但我們認真想想,這些從雇主逃離的移工是犯了什麼大罪嗎?」

移工逃離雇主,事實上只是觸犯了行政處罰性質的法條,被抓到不會被關,頂多罰鍰1萬元再列黑名單遣返回國;有些民眾覺得移工逃跑會形成「治安亂源」,但事實是移工在台灣犯罪率非常非常非常低、比本地台灣人來說是真的很低,再者,移工會逃跑,有太多是因為「不得不逃」。

每個移工來台灣都是背負極高額仲介費用,越南與印尼移工最高,台幣10–20萬在當地已是天文數字,他們舉債來台灣想賺錢給家人更好的生活,卻未必有幸到一個正常的職場──每天能睡滿8小時的看護工幾乎不存在,也常被當幫傭到工廠幫忙、去雇主開的餐館打掃,這些都是雇主違法,但畢竟事情發生在私領域,勞工局也很難有證據有錄影地當場抓到。「你覺得雇主會怕嗎?很多移工來台灣幾乎沒有休假,這是勞力剝削最大其中一塊。」鄭珍真嘆。

被性騷擾、性侵、被打、拿不到薪水更是常態,即便有問題可以找仲介反應,仲介卻往往不是站在移工這一邊,因此有些移工逃了:「很多說過被打被性侵薪資問題仲介不幫忙,所以就選擇逃跑……」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