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信觀點:抹紅旺中報導明顯犯的幾個錯誤

2019-07-23 07:00

? 人氣

立委黃國昌與館長陳之漢23日舉辦「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資料照,郭晉瑋攝)

立委黃國昌與館長陳之漢23日舉辦「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資料照,郭晉瑋攝)

英國《金融時報》大中華區特派員席佳琳(Kathrin Hille)7/17撰文指出,《中國時報》及《中天電視》接受大陸國台辦指令作新聞一事,國民黨15日公布總統黨內初選結果,由立場親中的民粹市長韓國瑜出線,旺中旗下的中視(CTV)和中天(CTiTV)播出韓粉熱烈揮舞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放煙火,以及夜市攤販忙著販賣「韓版」汽水的畫面,「這2家電視台關注韓國瑜並非一時興起,過去1年就毫不間斷地播放韓國瑜的新聞,更催生出『韓流』」。

席文無疑地在傳播一個「重大錯誤」的訊息:中國「銳實力」左右台灣媒體,包括力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旺旺中時(旺中)集團。這麼嚴重的「直言」,她的消息來源則是兩位匿名的記者,席佳琳在報導中引述《中時》和中天的記者說法稱,編輯主管聽從中國國台辦指令來處理台灣議題。「他們每天打電話來」,《中時》記者說,「不是每件事都干涉,主要針對兩岸或中國議題。他們對報導角度有發言權,還會決定要不要上頭版。」至於中天記者則說,中國官員會向駐中的台灣特派員指定題材和評論,「組織」中國報導版面。

20190630-高雄市長韓國瑜30日在新竹縣政府廣場舉辦造勢活動。現場韓粉。(新新聞郭晉瑋攝)
外媒指稱,旺中旗下的中視(CTV)和中天(CTiTV)意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造神,也催生出「韓流」。(資料照,新新聞郭晉瑋攝)

席佳琳的報導明顯犯了幾個錯誤:

首先,沒有向旺中集團也沒有向國台辦查證,只是單方面聽了兩名記者的說詞,而這兩名記者又是匿名,讓這個訊息的可靠性與確實性受人質疑。

其次,兩位記者所提供的內容,指出編輯主管每天都會接到中國國台辦的電話來接受有關處理兩岸或中國議題上的指令。顯然根本不了解編輯檯作業,《中時》的新聞處理,是由編採會議討論決定,當天的作業從記者報稿一直到組長、採訪主任與總編輯,確認新聞確實性與價值後,在編前會議上討論版面時會初步分派,再看新聞變化而有所調整,編輯檯上的主編都是在討論、查證過程中審稿、製作標題、審核標題、組版、檢視大樣、確定清樣等程序之後,才交付印刷。整個過程是一直都是在確定新聞的真實性,能夠影響整個版面的決策,並非某一兩位編輯主管就可以決定的,這位記者明顯沒有參與編採會議也不了解編檯上作業流程,就直指,「他們(國台辦)對報導角度有發言權,還會決定要不要上頭版」。席文如此引用,明顯地就失去了客觀與公正報導的立場。

再者,席文指出國台辦「每天都會打電話」,這個說法更是啟人疑竇,是這位記者天天接到呢?還是他/她看到/聽到編輯主篇天天接到呢?還是聽別人說的,……如果真的是每天都來關切,那麼從通聯紀錄上都會有顯示,請檢調機關調出這方面的資料就可以「證明」《中時》是否「聽命」於對岸了!顯然,席佳琳好像沒有做這方面的深入查證的工夫。

最後,指導駐中的台灣特派員報導方向,這樣的說法更是有問題,目前兩岸新聞交流還未開放到相互駐點,只有三個月或半年的記者蹲點,像中央社也會有派員赴大陸「蹲點」,所謂「中國官員向駐中的台灣特派員指定題材和評論」,席可以就近向國內各大媒體查證就可以了解國台辦否有這樣的操作?實在不行的話,為何不訪問旺中集團,請旺中說明此事呢?還有也可請她在北京的同事問問國台辦,查證一下啊!(國台辦日前已經否認席文的說法)沒有旺中與國台辦的說法,席文顯然是一偏之見了!

至於韓國瑜與《中天》《中時》之間的關係,《中天》記者告訴《金融時報》,2018年11月的九合一地方選舉,中天派出10幾名記者和編輯到高雄,為參選高雄市長的韓國瑜造勢宣傳,「編輯部有個任務小組,專門負責宣傳『韓國瑜凍蒜』」。席佳琳做了「斷章取義」式地報導,只看到1124九合一大選的媒體,特別是《中天》的選戰任務編組操作就認定了,「韓流」是由《中天》所催生的。早在去年8月以前,韓國瑜在高雄參選市長完全是沒有任何奧援,只有單槍匹馬闖進綠營票倉內爭取機會,主流媒體特別是綠媒根本沒有把韓放在眼裡,(在此之前林飛帆還說過民進黨派西瓜也能贏得高雄市長)一場823豪大雨水淹南台灣,積水不退與水退之後5000天坑現形,在網路上被網民直播,成為韓國瑜「翻轉高雄」的起點,在主流媒體占不到版面的韓國瑜在網路上開始發聲。接著蒐集「北漂族」的故事,在綠營與綠媒來說根本就把這個活動視為「假議題」而不屑去處理,沒想到在網路上再度引起熱烈關注,可以說網路發聲、創造議題成了韓國瑜打選戰的唯一利器。(說韓流是拜中天所催生,不如說韓國瑜與中天都是拜網路與新媒體所賜!)

20190718_高雄市長韓國瑜18日下午到高雄鼓山高中慰問舉重選手。(林瑞慶攝)
作者認為,與其說是特定媒體造神,不如說網路發聲、創造議題成了他打選戰的唯一利器。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林瑞慶攝)

《中天》和其他電視台一樣在也在尋求新出路之際,同樣看到了韓國瑜在網路上的聲量逐漸上升與議題不斷出現被討論,《中天》做了大膽實驗把談話性節目拉到高雄現場,由在地人來發聲,這和名嘴在影棚中高談闊論模式完全不同調,不過這種「接地氣」實驗的結果卻是讓《中天》接收了不少原本看慣綠媒的閱聽者的青睞,收視率開始飆升。韓也成為《中天》的新網紅!(在分眾的網路時代,吸引粉絲成鐵粉的關鍵不就是因著網紅而走,柯P在2014從政治素人而入主台北市府,不就是靠柯粉的大力幫忙嗎?)

韓國瑜的三山造勢,綠營原本認定韓最多只有空軍沒有辦法讓更多民眾動員起來,然而,韓的「高雄又老又窮」「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喊出了不少高雄人的心聲,《中天》一場一場地直播,讓韓的知名度大開,成了全國知名網紅。甚至超越過柯P,《中天》水漲船高。若是席佳珍了解這個變化發展過程,就不該只截取中天記者談他們在1124投票前一個月的布局,因為韓國瑜與中天本質上在新媒體的融合與操作中相輔相成,創造了韓國瑜現象與《中天》網路電視台化!「韓流」則是兩者的匯集與發揚光大。韓流的共同符碼就是中華民國國旗,核心價值就是維護中華民國,對抗小英政府的改革與「去中華民國化」。

席佳琳若能再深入理解到1124民進黨之所以會大敗就是因為小英所有改革的失民心,民心思變才成就了韓國瑜的翻轉高雄與「一人救全黨」,給藍營帶來了希望與2020重返執政的契機。事實上,綠營從北農打韓,一路打壓、抹黑、抹紅興抹黃韓國瑜,無形中更加激發起韓粉的匯集,換言之,韓國瑜是被綠營給激出來的,韓流根本就是民進黨自己成就出來。

還有,國台辦能夠了解到高雄市民還有國內民眾民心思念中華民國的那麼心?國台辦能夠理解與容忍在韓國瑜三山造勢,還是後來的六一凱道與連串的紅潮造勢支持韓國瑜出來選總統的活動中華民國的國旗滿場飛揚?國台辦真的能夠透過《中天》與《中時》來影響台灣的政局與民心嗎?(別忘了現在是網路當道時代,主流媒體從報紙一直到廣播電視的影響力已經愈來愈少人在瀏覽了,閱讀習慣已經逐漸轉向手機了!國台辦還採取指導主流媒體來影響台灣政局,卻不考慮用網軍與手機新媒體,這樣的操作實在有點落伍了!)

總之,席佳琳硬是把韓流說成是《中天》催生的,完全忽略了高雄市民與國內民眾因思變而轉向「唯真不破」的韓國瑜,更忽略韓與《中天》還有韓粉之間相輔相成而形成的全民最大黨—反民進黨—韓流!接著再說國台辦指揮《中天》《中時》而直指都是紅媒,這樣的報導邏輯和民進黨目前在操作打韓的戰略部署完全相符。而且時間又正好在韓國瑜成為國民黨2020總參選人不過兩天,這不是在配合綠營又是什麼?

至於民進黨對於席文以如獲至寶的方式來出口轉內銷,不拿出證據來直接證明《中天》《中時》就紅媒,這樣的手段不正反映出小英政府的心虛?對於韓國瑜的害怕,想藉著去除《中天》來削弱韓的影響力,同樣地忽略了手機對年輕世代影響,而一味地打壓《中天》,不但無助於削弱韓,反將掯負著違背新聞自由的千秋罵名,更重要的是綠營如此抹紅《中天》,只有徒增《中天》與韓的聲勢,這樣的選戰策略,和1124類似,不是用施政政績來說服全民,看不出贏的可能啊!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