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江湖無難事》導演高炳權:想做台灣喜劇實驗,缺錢缺時間卻讓他痛苦萬分

2019-10-23 08:10

? 人氣

電影《江湖無難事》導演高炳權接受專訪。(蔡親傑攝)

電影《江湖無難事》導演高炳權接受專訪。(蔡親傑攝)

「爽的部分真的就是……」被問到拍《江湖無難事》有什麼愉快之處,原本笑口常開、滔滔不絕的導演高炳權,突然間語塞了。

「我覺得我……拍《江湖》的過程,真的蠻痛苦的……那個是沒得睡,然後資金的壓力、導演的壓力……」他回憶起排山倒海的壓力,深深嘆口氣,此刻片名彷彿變成一種反諷。

「那個是革命了!」 拍片時他不想束縛自己

年屆不惑的高炳權,交出首部作品,是2007年的《愛的麵包魂》電視版,2012年則再端出《愛的麵包魂》電影版,共同導演是北藝大電影所的同學林君陽,後者在今年交出了《我們與惡的距離》,好不威風。

同班同梯的高炳權,這一年也沒閒著,一口氣交出《用九柑仔店》、《江湖無難事》兩部亮眼之作。

20191021-電影《江湖無難事劇照》,邱澤。(華映娛樂提供)
高炳權這一年交出《用九柑仔店》、《江湖無難事》兩部作品。圖為《江湖無難事》劇照。(華映娛樂提供)

先開播的是電視劇《用九柑仔店》,改編自漫畫家阮光民的同名漫畫,拍一個失意青年返鄉,繼承阿公的雜貨店,也承接起鄉村故人的綿密情感;原來這樣就夠療癒了,但高炳權並不滿意,他拉出2條時間軸,想用連續劇罕見的雙線敘事,講一家兩代人的故事。

「幹,那個是革命了!」說完他自己一陣爆笑,連忙撇兩句,「沒有啦,其實也不是。」

「你會想try嘛,比較不會想束縛自己啦。」接著他丟出安全版的回答。畢竟電視、電影族群有不小差異,電視台原來擔心,雙線敘事會讓觀眾看不懂,雙方來回許久,才得出一個折衷版本。

20191021-《用九柑仔店》劇照。(取自《用九柑仔店》臉書)
《用九柑仔店》,改編自漫畫家阮光民的同名漫畫。圖為《用九柑仔店》劇照。(取自《用九柑仔店》臉書)

但到了電影《江湖無難事》,高炳權真的一點也不想束縛自己。這部黑色喜劇,講述懷抱電影夢的豪洨(邱澤飾)跟穩死(黃迪揚飾),為了拍片負債,而誤入黑社會,有天卻被老大龍哥(龍劭華飾)賞識,賞了筆錢讓他們圓夢,條件是要用大嫂香耐鵝(姚以緹飾)當女主角。

兩人只能硬著頭皮答應,豈料還沒開鏡,女主角就在開鏡派對玩掛了,真的玩掛,命都沒有那種。這下不是拍電影的問題了,兩人急中生智,居然用屍體先演了幾段戲,再找來長相一模一樣的變裝皇后頂替,盤算撐到去日本取景時,趁機跑路。

能怎麼寫就怎麼玩 一個劇本混搭黑道、殭屍、變裝皇后

「那時候只是覺得說,如果有天我把女主角弄死了,然後有一個理由,讓我非得拍下去的話,用屍體我拍不拍?」這麼莫名奇妙的劇本發想,從高炳權嘴裡講出來,倒也沒什麼違和感,他說這個念頭放在腦裡,已經10多年了,「一開始其實什麼都沒有,也沒有黑幫,只是想拍片的人遇到這處境會怎樣。」

20191021-電影《江湖無難事劇照》,邱澤、梁赫群、黃迪揚、姚以緹。(華映娛樂提供)
《江湖無難事》由邱澤、黃迪揚、姚以緹主演,是部以拍電影為主題的黑色喜劇。(華映娛樂提供)

2007年,還在北藝大唸研究所的高炳權,執導《愛的麵包魂》電視劇,最初女主角是曾愷玹,她為了劇中的騎車片段,自行練車,腳卻遭排氣管燙傷、惡化成蜂窩性組織炎,也讓劇組不得不忍痛換角。

「我不知道欸,我只是在想說,會不會這是其中一個原因。」大概是用屍體拍戲的點子,真的太荒謬了,就連高炳權自己也要找一個理由,他撐著腦袋困惑地說,「或許我就是順著這件事,如果還是要繼續拍,案子還是要交,也許啦,我不知道。」

20191009-電影「江湖無難事」導演高炳權9日接受專訪。(蔡親傑攝)
高炳權認為,自己可能就是從過去的經驗,想出劇本雛形。(蔡親傑攝)

說著他興奮拍桌,「這個就kiang啊(不正經之意),能怎麼寫我們就怎麼玩。」大笑三聲後,這個荒誕奇想開始長出血肉,真的是有血有肉,有黑道砍人、剁手指,還有殭屍大啖人肉。

以拍片為主題的題材,畢竟不容易打入大眾,不小心就會變圈內人自High,高炳權想起早年華語電影,多跟黑幫有關,於是加入黑道元素;殭屍是片中片,豪洨跟穩死殷殷期盼的,就是拍部僵屍片,但其實高炳權原本設定是純藝術電影,但斟酌影片調性,終究是僵屍片適合。

學佛的投資人說大逆不道 B級幽默處處觸碰壁

拍片的黑色喜劇遇上殭屍,很難不讓人聯想到日本電影《一屍到底》,不過畢竟《江湖無難事》的構想已經醞釀多年,高炳權也只能摸摸鼻子,說是剛好強碰,「甚至有媒體問我說,我們是專門去日本找《一屍到底》的場景拍嗎?」

20191021-電影《江湖無難事劇照》,梁赫群。(華映娛樂提供)
多在廢棄工廠取景,原因是因為經費緊縮。圖為《江湖無難事》劇照。(華映娛樂提供)

「沒有,這完全是誤會。」他說,《江湖無難事》跟《一屍到底》有一個共通處,就是預算都不高,「所以他們去廢棄工廠,便宜又有味道,我們也是同樣想法,其實本來設定是法國,但就是沒錢啊。」

《江湖無難事》總預算約3500萬台幣,放在一個有黑道槍戰、殭屍末日、海外取景,甚至還有大爆破的劇本裡,只能用艱苦來形容;預算限縮,原因是投資人難找,高炳權自己認為,原因大概是對方看不太懂劇本。

20191009-電影「江湖無難事」導演高炳權9日接受專訪。(蔡親傑攝)
《江湖無難事》總預算3500萬台幣,只能用艱苦來形容。(蔡親傑攝)

其實不只投資人,就連邱澤、姚以緹等主演,最初接到劇本也是半信半疑,元素這麼混種的一個本子,到底會拍成什麼樣?高炳權原本也想找更多大卡司,但泰半都懷疑推辭。

「因為在給資方看的過程,他們看文字時……」他提到一段用屍體製造的笑點,「看戲可能好笑,但看文字時很噁心。還有資方說他是學佛的,說這對屍體大逆不道,我覺得他們比較無法接受用屍體拍片。」

說完大概自己也覺得荒謬,高炳權再度大笑起來,「其實本來劇本寫得更黑色,還有些更噁心、更偏的梗……我覺得B級片的幽默感,不是每個人都吃得到的,所以我也一直在找,真的弄到太昆汀、Robert Rodriguez(註)的時候,真的沒有把握啦,台灣能不能接受。」

(註:勞勃‧羅里葛茲,美國電影導演,代表作為《惡夜追殺令》、《萬惡城市》等。)

20191021-電影《江湖無難事劇照》,龍劭華、姚以緹。(華映娛樂提供)
B級電影的笑點,畢竟不好被台灣投資人理解。圖為《江湖無難事》劇照。(華映娛樂提供)

沒人拍過的混種實驗 只有在台灣能做

話題來到好萊塢兩大黑色導演,高炳權腦袋裡想啊想,就是想做點惡趣味的東西,就是想革命一下,「因為國內基本上,沒有人在拍這樣的東西啦,混類型混那麼多,又是比較黑色的喜劇,又有活屍……我覺得算是某種實驗啦。」

這個實驗或許只能在台灣做。2012年時,他被製作人柴智屏找上,前往中國擔任《小時代》的執行導演,隨後也在中國打滾過幾年,接觸過上億預算、百人大劇組後,對信心不足的台灣投資人,他認為原因是市場規模不夠。

「在台灣,完全不去考慮中國市場的案子,規模就只能這麼大,每一次都保證能破億嗎?破億代表成本大概可以在4000、5000萬,這樣其實也拍不了什麼太厲害的類型。」他談到,像成本9000多萬的《返校》,就要賣2億才能回本,但如果不是搭上時事,一切都很難說,「所以大家要把市場真的養起來。」

20191009-電影「江湖無難事」導演高炳權9日接受專訪。(蔡親傑攝)
高炳權認為,台灣的市場要先養起來才行。(蔡親傑攝)

「我自己是比較期待,大家真的先不用直接、馬上去想中國市場。」人在異鄉,那幾年未必風光,投資環境跟劇組文化都有差異,高炳權眼見好多劇本就這樣被擱著,《江湖無難事》真的只能回來做,「如果在台灣拍,你就把台灣當小聯盟,先滿足台灣、辦得到再過去。」

「我沒那麼執著過」 痛苦到最後,最開心是看到觀眾笑

「我覺得我對《江湖》算滿執著的,才會走到今天,其實我之前還沒那麼執著過。」說著他把回憶飄回過去,最初的《麵包魂》是為自己拍,電影版《麵包魂》像為別人拍,「我是被聘的導演,但在做個案子(指《江湖無難事》)時,我感覺又回來了,就真的會很想把這個東西做出來。」

但江湖事事難料,監製最初估的預算約莫5000、6000萬,手上經費不夠用,拍攝時程大幅壓縮,能拍完進度已經謝天謝地,自然壓縮發揮的空間。

20191021-電影《江湖無難事劇照》,阿喜。(華映娛樂提供)
到了這部片,高炳權的感覺終於回來了。圖為《江湖無難事》劇照。(華映娛樂提供)

「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太好的狀態。」談到這裡,高炳權依然在笑,笑得苦苦的,「如果我有時間的話,就可以把梗玩到盡,當有荒謬的情境時,要把他疊到滿,像我有些地方起個頭,就先讓他過了。」

「或許可以不要那麼輕易放過自己。」他細數長長一串遺憾片段,每個環節都有未盡之處,有的他說時間不夠、有的則說思慮不夠,「再弄一次應該可以處理更好吧。」

金馬獎公布入圍名單後,《江湖無難事》僅獲最佳女配角、造型設計2項提名,影劇圈不少人大嘆可惜,上映後不久,票房也喊出告急,圈內感嘆,這是部被低估的電影。

「我們當時預告一丟出來,有些人就說台灣喜劇難看,一定是爛片,這是台灣的某種自卑啊。」他亮出獲選釜山影展的成績辯護,韓國人看得哄堂大笑,「為什麼選片人會願意挑我們,就是我們的喜劇是……國際級的吧。」

20191021-電影《江湖無難事劇照》,黃迪揚、梁赫群、邱澤。(華映娛樂提供)
高炳權認為,許多地方的笑點其實可以做得更滿。圖為《江湖無難事》劇照。(華映娛樂提供)

啞笑兩聲後,被問到這麼悶的過程中,到底有沒有什麼是爽的,高炳權愣下來,側過頭思索了很久。

「爽的部分真的就是……我覺得我……拍《江湖》的過程,真的蠻痛苦的……」原本嘻嘻哈哈的聲音,突然沉了下來,「那個是沒得睡,因為某種程度上,我也是這部片的出品人,所以資金的壓力、導演的壓力,那個東西是很容易打架的,過程其實沒得睡,所以我在拍時,沒到這麼爽。」

「我覺得爽的部分還是現在,現階段看到大家在戲院,某些你設計的梗,大家是滿足地笑的時候,真的讓我蠻開心的。」

說罷他露出安靜的微笑,笑得比先前都還要實在。

20191009-電影「江湖無難事」導演高炳權9日接受專訪。(蔡親傑攝)
看到觀眾笑,對他來說,才是最開心的。(蔡親傑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