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李顯龍的「不吐不快」

2019-10-23 07:00

? 人氣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美聯社)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美聯社)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10月16日針對香港局勢,發表了一份措辭強硬的評論。他認為香港示威者提出絕不妥協的「五大訴求」,只是為了令港府「蒙羞及倒台」。李顯龍表示,示威者要求普選,但香港並非一個國家,而是一個特別行政區。他說:「當香港陷入困境,出現示威遊行或發生更嚴重的騷亂時,當行政長官被噓聲噓出立法會會議廳時,我認為這對香港來說是非常可悲的,對這個地區也是不利的。」在臺灣,類似李顯龍這樣的說法,一定會被冠上「親中」的帽子。尤其是美國眾議院才在前一天(15日),全票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李顯龍還會因此被質疑,他是在中美之間「選邊站」。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今年6月,由美國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和同黨聯邦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分別在參、眾兩院提出,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審核香港有否按照《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及《國際人權公約》,保有充分的自治、人權和民主。同時,法案規定對侵害香港自治和人權的官員,實施拒絕入境、凍結在美資產等形式的制裁,並對申請美國簽證、因參加民主抗議而留有案底的香港人予以通融。眾院日前通過法案的部份措辭和要求,比6月的版本更加嚴厲及明確。

共和黨參議員盧比歐在聽證會上火力全開,連續提問提勒森敏感問題。(美聯社)
共和黨參議員盧比歐。(美聯社)

李顯龍和他的父親前新加坡資政李光耀,都是具有國際觀的東南亞國家領袖,我看不出此時此刻,他有任何「選邊站」的理由。李顯龍應該理解,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成為中美貿易衝突暗中角力的一個戰場,新加坡沒有必要插上一腳,惹事生非。何況,新加坡一向被視為香港金融中心的對手,有可能因「反送中」抗議導致香港商業、金錢的外流而漁翁得利。因此,李顯龍的一番評論應該是有感而發,甚至是不吐不快。

新加坡身為全球華人社會的一員,我們認為李顯龍擔心的是,香港「反送中」運動會產生連鎖反應,危及新加坡內外社會環境的穩定。李光耀過去曾表示,新加坡的成功故事,取決於三大特性:一是確保這是個讓人們生活與工作的最安全國家;二是平等對待每一個公民;三是確保每一代新加坡人能持續成功。李顯龍認識到,要延續這個成功的故事,就應避免讓目前發生在香港的這幕悲劇,未來有在新加坡上演的可能。

「民以食為天」,「反送中」運動對香港經濟造成的衝擊,已在香港社會出現另一股「穩定壓倒一切」的聲音。事實顯示,香港正面臨2003年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當前困境類似當年的SARS事件,加上2008年的世界金融風暴。香港大學香港經濟及商業策略研究所亞太經濟合作研究項目發表報告指出,受到「反送中」運動及美中貿易戰等因素的影響,香港今年第三季實質經濟成長年減0.1%,預期第四季實質經濟成長將較去年同期下跌0.9%,全年經濟實質零增長。

我們發現,在香港特首林鄭月娥10月4號宣布,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的授權,制定《禁止蒙面規例》(禁蒙面法),禁止示威者在公眾活動中使用蒙面物品後,美國內部也出現一些有別於國會的不同看法。有美國學者公開表達對禁止蒙面的支持,強調當下平息香港局勢、限制暴力和重啟對話的必要性。例如,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戴雅們(Larry Diamond),在接受《紐約時報》的採訪時,即表達了他對「反送中」運動逐漸激化的擔憂。戴雅門認為,部分示威者的行為,已超出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界限。戴雅門警告,一旦北京決定動武,西方社會沒有人會前來拯救這些香港民主人士,沒有能力也沒有法律地位進行干預。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亞洲研究中心主任羅曼(Walter Lohman),同樣表達了支持《禁蒙面法》的立場。

香港的九龍清真寺20日傍晚遭到警方無故以藍色水柱衝擊,香港特首林鄭月娥21日親赴清真寺道歉致意。(美聯社)
香港的九龍清真寺20日傍晚遭到警方無故以藍色水柱衝擊,香港特首林鄭月娥21日親赴清真寺道歉致意。(美聯社)

面對國會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所提的訴求,我想川普的處境一定非常尷尬。因為,他必須考量「普世價值」和「美國優先」兩者之間的利弊得失,做出一個兩全其美的困難選擇。眾所皆知,香港雖處在「一國兩制」的治理之下,但仍扮演國際城市的重要角色。美國公司在香港擁有巨大利益,維持與香港的密切關係非常重要,這是美國給與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的主要原因。但據香港美國商會表示,自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後,企業就不時反應抗爭紛擾帶來的嚴重影響,其中包含營收減少、供應中斷和投資擱置等。川普「在商言商」,且要競選總統連任,不會不考慮企業界的想法。

中共對於美國國會針對香港問題通過系列法案,做出了強烈的反應。誠如李顯龍所說,香港主權移轉已是既成事實,北京當然不會容許外人在涉及「中國內政」的問題上說三道四;但習近平也理解,處理香港問題不能操之過急,因此採「港人制港」的策略,讓問題的解決束諸於法。

下個月即將在智利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APEC)峰會、香港區議會選舉,乃至明年的臺灣總統選舉,都是影響香港情勢發展的重大變數。此刻習近平的當務之急,是處理大陸內部的經濟問題。大陸日前公布今年第三季經濟成長率放緩至6%,低於預期的6.1%,較上季6.2%進一步下滑,創下至少廿七年以來新低。

我們當然關懷香港同胞目前的處境和他們應該享有的自由和人權,但反對任何破壞社會秩序,甚至傷及無辜的暴力行動。除此之外,臺灣也應從國家安全的角度,觀察香港情勢的發展。所幸朝野雙方已逐漸擺脫「芒果乾」的糾纏,把明年總統選戰的主軸,回歸到民生議題的政策面。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