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香港精英沉痛告白:自由行塞爆樂園、商場,照核磁共振要等20個月,我們真是窮得只剩下錢!

2019-10-16 11:01

? 人氣

基層市民累積多年的憤怒一次爆發,是這次香港暴亂持續將近4個多月的根本原因!

基層市民累積多年的憤怒一次爆發,是這次香港暴亂持續將近4個多月的根本原因!

「希望能夠包容和指正一下我小小的分享。

這四個月是香港歷史上不可磨滅的悲痛,在香港今天的亂世,我們齊聲譴責暴徒,大家對香港的破壞都有切膚之痛,但只聚焦於激進暴徒的惡行,並且不停轉載黃藍兩營各方的假新聞以圖改變人心是不能夠有效止暴制亂的,這只會越搞越亂,到了今天覆水難收的局面。

這場運動能夠持續一段長時間,除了藍營(編按:支持政府、建制派者)認為的外國勢力,超凡文宣伎倆,教育者的背叛,最重要的是這場運動的確得到很大多數的中低產從不同方法的支持,有民心的導向,縱使示威者日趨激烈,到達不可接受的底線,也能夠在香港得到為數不少的大眾支持,這個才是問題癥結所在,這一場暴亂的最大動力。

在過去20多年,中國的確能夠從開放改革脫貧,極速變為一個在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國家,我為祖國深感自豪,我自己亦有幸絕對是受惠的一群,深信祖國一定能夠繼續富強,我們每一個中國人也必須為祖國的發展繼續一起努力下去。

中國改革將近20年,大大改善國內經濟狀況
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大大改善國內經濟,但香港人有著嚴重的相對剝奪感。

生活日益艱難 激發港人巨大憤怒

換一個位置從香港基層的角度去思考,香港的情況卻是相反,過去20年基層的生活一步一步倒退。民間的基本要求在房屋,醫療,教育方面,都有每年遞增的壓力。房屋問題不用多說。在醫療方面,自回歸以來香港不斷有大量低收入新移民湧入(包括不少南亞裔人士)這彈丸之地,可惜公共醫院供應完全沒有增加。

如果市民付不起昂貴的私人醫療費用,公共醫療一早已經不能照顧香港市民的基本需要,輕則發燒感冒都要輪候八個小時看醫生,重則如果市民懷疑患上癌症而未到嚴重病發,一般在公立醫院輪候照核磁共振的時間為20個月,足以令第一期癌症發展到末期癌症。

在香港的公立醫院排隊等待照核磁共振,一般要等待20個月,足以令第一期癌症發展到末期癌症!

早幾年雙非時期更加令很多中產的婦女找不到床位產子,大著肚子四圍奔波,爭床位,爭學校,中產怨聲載道。香港這麼富庶的社會,現在很多基層市民連基本的醫療服務甚至一個床位也得不到,長年累月醫護人員每天也忙得苦不堪言,公共醫療壓力一早已經爆煲了,所以大部份的醫護也是黃營(編按:支持示威者)的。

我們又不停譴責香港年青人的不智和凶悍,但又是誰在過去20年肩負教育他們的責任,我們在香港建設了一個怎樣的文化氣氛,去熏陶教育我們的年青人。

中國建設銀行的外牆被「反送中」抗爭者噴漆表達抗議。(美聯社)
中國建設銀行的外牆被「反送中」抗爭者噴漆表達抗議。(美聯社)

教育方面,自從羅范椒芬2002年改革香港的教育制度開始,已經種下香港教育史的敗筆,教育制度朝令夕改,令學生老師父母也無所適從,如果你有中學教師的朋友,你可以問他過去十年工作生活過得如何,誰人有為人師表的滿足感,失衡的教育政策令教師成為爭取政府資助的磨心,校長和教師角力不斷,本地學生也得不到優良的教育,家長為子女爭取Band one(指排名、風評較好的)學校弄得心力交瘁。2006年教改推行過急,之後六年不停出現的所有教育風波,埋下了教師對政府不滿的伏線,亦種了今次運動的重大禍根。

在金融風暴和沙士(SARS)之後,香港沒有做好經濟發展的佈局,數碼港,中醫藥港(編按:皆為前特首董建華提出的政策)皆虎頭蛇尾,本港經濟亦面臨嚴峻的去工業化後轉型問題,到目前為止經濟成長幾乎只能靠傳統的金融、旅遊、運輸與地產等服務業來支持,缺乏多元性,且極易受外圍經濟環境的影響,而新興產業如創新科技產業卻遲遲無法完全發展起來,缺乏新的經濟成長動力,年青人創意無從發揮,加速貧富懸殊。

香港金融大幅震蕩。(BBC中文網)
香港因示威面臨空前經濟衰退風險,根本原因還是民意對當局的巨大不滿(BBC中文網)

產業「四大皆空」 年輕人難以出頭

香港最出名的自由行,短期曾令香港釜底抽薪,但是沒有把握機會像新加坡一樣不停發展新的旅遊景點和項目,只是迫爆商場和主題公園,結果又令中港的矛盾迅速加劇了,亦令物價高漲,效果適得其反。

政府長期施政失衡,長期錯判形勢,有昨天的因才有今天的果。當然任何原因也不能把若干示威者的惡行合理化,我個人認為示威者的五大訴求亦無一個可解決社會問題,泛民的質素亦慘不忍睹,香港深層的問題之大,由今天的暴亂完全彰顯出來了。香港政府輕視了問題所在,製造很多千載難逢的機會給很多幕後黑手利用我們的年青人入位騎劫了,現在給有心人趁火打劫,摧毁香港,結果一發不可收拾。

這場暴亂將會有結束的一天,我們要承受結果的悲痛,一起重建美好的香港。但大家千萬不可忘記暴亂背後的社會因素。今次暴亂能夠持續,不光只是外國因素,文宣技倆,最大的因素是巨量的中低產長期抑壓的怨氣怒火徹底爆破了。

愛國的人就如你我,應該是比較滿足的一群,也最不能接受暴亂的一群。既然我們都是愛國,希望除了聚焦激進暴徒的惡行,更需要專注交流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為香港尋找真正的出路。得到民心所向,才能真正的止暴制亂。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作者為香港金融業者,現任離岸家族資產辦公室負責人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中環十一少,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