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觀察:香港反送中,「有序的混亂」比「真正的混亂」更糟糕

2019-08-11 13:00

? 人氣

7月31日,一名香港民眾跪地懇求香港警察不要攻擊示威者(美聯社)

7月31日,一名香港民眾跪地懇求香港警察不要攻擊示威者(美聯社)

香港人成為非暴力不合作政治遺產最好的繼承者。時評人長平認為,也正因為如此,抗議者和觀察者都對這裡的「非暴力」產生出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

上世紀以來,由於甘地、金恩博士和曼德拉等人的倡導和實踐,非暴力不合逐漸作成為全球政治抗議的主流意識形態。2007年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以聖雄甘地的生日訂立為國際非暴力日。

無論是巧合還是必然,如今香港人成為這筆政治遺產最好的繼承者。無論是持續三十年的六四維園燭光晚會,超過二十年的七一遊行,還是五年前的雨傘運動,以及正在發生的「反送中」抗議,都表現出讓全世界震驚的和平和秩序。也正因為如此,抗議者和觀察者都對這裡的「非暴力」產生出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以為無論政府如何冷漠,如何流氓,如何殘暴,這種和平和秩序都能持續下去。一旦出現難以為繼的可能,抗議者就面臨「暴徒」的指責。

「有序的混亂」比「真正的混亂」更糟糕

甘地等人有力地論述和證明了,非暴力不僅僅能讓抗議者減少受傷害的可能,讓鎮壓者避免更多殘暴的罪惡,而且它本身就是一種巨大的力量,可以顛覆不合理的制度,改造邪惡的權力。但是,從來沒有人可以確保,在被抗議的當權者拒絕積極回應,甚至威脅和鎮壓的情況下,大規模的抗議活動不會發生暴力事件。長期不能平息的抗議運動發展成暴力運動,就跟一壺水放在火爐上一定會沸騰一樣,是一種自然產生的結果。憤怒是人類的天然屬性,也是我們的基本人權。

那些以非暴力戒律來苛求香港抗議者的人們應該知道,甘地本人當年做過的事情,比如組織人們集體焚燒居民證,帶領民眾到海邊自制海鹽以抵制官鹽,號召大家不納稅,不入公立學校,不上法庭,不入公職,不買英貨等等,以及抗議活動中出現的焚燒英國國旗,暴力沖突中最多一次殺死20多名警察。如果類似事件發生在今天的香港,整個運動早就被命名為「暴徒騷亂」而不是歷史教科書上的「非暴力不合作」了吧?

甘地本人當然為運動中出現的暴力行為痛心疾首,甚至以絕食來警醒憤怒的民眾。但是,他從來沒有因為可能發生暴力行為就要求放棄抗爭,更沒有因為想要恢復秩序就甘受欺凌。恰恰相反,他說「有序的混亂」(ordered anarchy)比「真正的混亂」(real anarchy)更糟糕。面對頑固而殘暴的政權,他還號召人們以死相拚(Do or die)。

香港政府的應對,就是在、鼓動甚至參與暴力

回顧人類抗爭史,包括剛剛發生或者正在發生的各類示威遊行,我們會發現,世界上並不存在政府不做積極正面回應的完全和平的長期抗爭運動,而這正是很多人面對香港人的抗爭時不切實際的幻想。

自去年底以來發生的委內瑞拉動蕩、伊朗抗議、阿爾巴尼亞抗議,羅馬尼亞抗議,均出現令人遺憾的暴力事件。被中文媒體反復渲染的法國「黃背心」運動,跟世界上其他地方的類似運動一樣,很快就出現暴力行為,也很快會被各種勢力介入(所謂「利用」)。假如馬克宏政府僅僅譴責暴力,派遣警察和軍隊鎮壓,暴力只會愈演愈烈。終結抗議的力量,不是警察和軍隊,而是政府順應民心,立即全面檢討,啟動全國大辯論,進行了系統性的反思和改革。

我相信讀者不會認為本文寫作的目的是在煽動暴力,而是揭示這樣一個事實:目前香港政府的應對,就是在坐視、鼓動甚至參與抗議運動中暴力活動的發生。

我曾經說過:我相信香港人能夠繼續做好抗議運動中秩序井然的楷模,但是我也想要對你們說:即便你們的遊行隊伍有點亂,即便你們沒有收拾垃圾,沒有為救護車讓路,沒有給外國記者遞上安全帽……你們仍然有資格因為這場對抗專制極權的偉大運動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現在我還想說:請這場偉大的抗議運動的參與者和觀察者,都不要苛求表面的」有序的混亂」(ordered anarchy)--是的,它比」真正的混亂」(real anarchy)更糟糕。假如出現任何失控的暴力行為,都是政府不作為甚至故意推動的結果。

下一篇文章,我會給林鄭女士講講剛剛死去的」六四」屠夫李鵬的笑話。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