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君祖專欄:團結就是力量

2019-08-11 05:50

? 人氣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易經》中有的萃、升二卦,析論組織派系矛盾及團隊成長之理,細膩入微,當能提供我們極佳的啟發。《序卦傳》雲:「姤者,遇也。物相遇而後聚,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聚而上者謂之升,故受之以升。

夬卦陰陽對決,象徵與舊勢力的決裂,姤卦不期而遇,代表新機緣的展開。人際有了新的接觸後,就會想進一步聚合成立組織,這就是萃;人文薈萃的目的,是期許個人及整個團隊不斷地成長,這就是升。夬卦五陽上決一陰,象徵共禦外患,姤卦一陰潛生於五陽之下,代表禍起蕭牆,這些都造成了萃聚時的百般艱難,若能突破,則團隊的績效必能上升。

《雜卦傳》雲:「萃聚而升不來也。」萃是聚集人才,升是向上進往前發展而不回頭。「往、來」是卦爻動向的專有名詞,低位元之爻向高位發展為「往」,反之為「來」。泰卦「小往大來」,陽大陰小,三陰爻往而居上卦,三陽爻來而居下卦,故為地天泰;否卦「大往小來」,則為天地否。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萃。亨。王假有廟,利見大人,亨,利貞。用大牲吉,利有攸往。

《彖》曰:萃,聚也,順以說,剛中而應,故聚也。王假有廟,致孝享也。利見大人亨,聚以正也。用大牲吉,利有攸往,順天命也。觀其所聚,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

萃卦下卦坤順,上卦兌悅,顯現物以類聚之情。九五陽剛中正,下有六二相應與,群聚的條件極佳。「假」同感格的格,也是至,「王假有廟」是說領導人親至宗廟祭祀,以期感格上蒼,獲祖先賜福。廟是國家精神的象徵、香火傳承的代表,引申來說,任何組織創立時所秉持的中心理念,所有成員願意為之犧牲奉獻的就是廟。「大人」指英明睿智的領袖,即九五,組織要亨通發展,必須建立堅強的領導中心。組織成立以後,還得固守正道,不能在私欲和利益下淪落。以上都是精神面的強調,「用大牲吉」則論及同樣不可忽視的物質層面。

「大牲」是指牛,古代祭祀用牛為犧牲,表示祭品豐厚,鄭重其事。「用大牲」是承接前面「王假有廟」而言,具體來說,就是招攬人才須待遇優厚,讓其生活無虞,如此更能上下一心往前奮鬥,以實現天賦的使命。這種精神物質兼顧的思想,亦見於鼎卦《彖傳》:「聖人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養聖賢。」鼎是革命之後的非常建設,聖人是領導建設的掌權者,以鼎烹肉祭祀上帝,象徵奉天承運,政權有其理念依據。聖賢是參與建設的各種人才,須大烹以重重犒賞。

《六韜·武韜》有雲:「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取天下若逐野獸,得之而天下皆有分肉之心。」語意率真坦白,毫不虛飾。《黃石公三略》開章明義亦雲:「夫主將之法,務攬英雄之心,賞祿有功,通志於眾。」萃卦卦辭連言兩個「亨」字,就是要運用各種手段通志於眾。亨、享、烹三字古意通用,政通、人通、天地通,一切暢通無阻才好辦事。乾卦《文言傳》雲:「亨者,嘉之會也。」嘉是美善,人才薈萃,漪歟盛哉,正是萃卦追求的境界。

「聚以正」是萃卦獲亨很重要的但書,「王假有廟」是正,「用大牲」也是正,上下以道義相合是正,純以利益交歡就不正了。濟濟多士為民前鋒是正,群居終日言不及義就不正。由人的聚合,最容易看出人情各種微妙的變化,喜怒哀樂愛惡欲,發而中節很不容易,不中節即不正,吉凶悔吝便因此而生。「觀其所聚,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類似的感歎亦見於鹹、恒、大壯三卦:「觀其所感,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觀其所恒,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矣」。感通、長久皆可見出人情,獨正大為人情所不易企及,只有天地無私足以當之。這麼看來,人間世的鹹、恒、萃之情很難完美,故而三卦卦辭皆雲亨利貞,卻不見元,且各卦爻辭多悔吝和波折。《易經》為論情之書,人生憂患多涉情關,參勘得透委實不易。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象》曰:澤上於地,萃。君子以除戎器,戎不虞。

「除」是整理修治,「虞」是料想,「除戎器」就是進行裝備保養和教育訓練,以防止任何意外發生。萃卦上卦兌澤,下卦坤地,澤的水位高於地面,有溢流之患,故而須築堤收束以聚合水流。聚水以後,還怕它不時氾濫,遂保持高度戰備。人間的各種組織也是如此,聚眾之後,可能產生種種意想不到的事端,為免烏合鳥散,必須講究紀律,否則不可能發揮任何績效。《繫辭傳》雲:「聖人之大寶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財,理財正辭、禁民為非曰義。」「王假有廟,利見大人」是以仁守位,「用大牲」是以財聚人,而「除戎器,戒不虞」就是理財正辭、禁民為非了。

在進入萃卦卦爻辭的世界以前,有必要先分析一下其特殊結構,而最好的方式就是與比卦作一對照。

水地比為一陽五陰之卦,唯一陽爻為居中正之位的九五,卦義為比附結盟,實際來說,就是眾陰爻向九五靠攏、九五收編各陰爻的互動過程。近承遠應獲吉,不承不應遭凶,頑固不服更可能死無葬身之地。唯一例外的是初六,位卑職微,距九五最遠,卻因宣誓效忠、赤膽輸誠而獲吉。作《易》者雖對九五有「王用三驅」的期許,也提醒投靠者正然後吉,由於實力懸殊,主從關係太明顯,實際作用起來,必然依循上述的模式。

萃卦就不同了,澤地萃為二陽四陰之卦,除了九五中正外,多了一個尷尬的九四。九四雖不當位,卻居於功高震主的權臣之位,而且由於爻位間承乘應與關係的互動,自然在眾陰爻間造成派系的問題。《韓非子·揚權篇》有雲:「勿弛爾弓,一棲兩雄;一家二貴,事乃無功。」所謂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站在九五的立場,雙首長的結果,必然威令不行;而九四則伴君如伴虎,隨時生活在緊張和恐怖中。這種深刻的矛盾,若不善巧化解,足以讓整個團隊的士氣瓦解。掌握了以上的關鍵,對萃卦諸爻的情狀便有了理解的依據。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初六。有孚不終,乃亂乃萃。若號,一握為笑,勿恤,往無咎。

《象》曰:乃亂乃萃,其志亂也。

初六不當位,上和九四相應與,照理當追隨九四,但六三上承九四造成三角關係,使初六不免猶疑。另外九五為萃卦之主,追隨九四可能觸犯天威,也讓初六迷惑。以上兩重考量,使初六對九四的誠意難以貫徹,欲聚還亂,不能自決。「乃亂乃萃」之乃,即有艱難轉折之意。為初六計,此情此景不必自尋煩惱,還是應該依從自然的規律呼號正應——向九四靠攏。只要她肯表態,九四一定會接納。「若號,一握為笑」的筆法相當生動,讓人想起「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詩句,放下矜持,破涕為笑,與同人卦九五「先號咷而後笑」的意境亦相通。「恤」是憂心,「勿恤,往無咎」,勸慰初六將事情簡單化,依自然行事即可無咎。

六二。引吉,無咎,孚乃利用禴。

《象》曰:引吉無咎,中未變也。

六二當位中正,和九五相應與,本是絕配,由於九四擋道也受干擾,加上本身條件不錯並不積極勤王,須靠九五主動牽引才得聚合。「禴」是薄祭,象徵重實質不重形式,六二對九五的誠意是沒有問題的,恪於形勢及自身的考量,表現得不太熱切,但只要忠誠未變,仍可吉而無咎。「孚乃利用禴」與「用大牲吉」剛好相反,薄祭是下對上重重犒賞籠絡人心則是上對下,爻意和卦旨並不違背。

六三。萃如嗟如,無攸利,往無咎,小吝。

《象》曰:往無咎,上巽也。

六三陰居陽位不當位,本身條件差,上承九四又擔心九五見怪,靠攏九五亦乏直接門路,且對直屬長官九四沒法交代,於是便在那兒唉聲歎氣,無所適從。這是一點好處都沒有的,和初六一樣,還是應該順應階段性的自然規律,順從九四,把問題留給兩位實力者去解決。如此可獲無咎,就算有些毛病,也不嚴重。亂世求聚合,還是要付諸行動,發牢騷空抱怨只惹人嫌,根本無濟於事。

九四。大吉,無咎。

《象》曰:大吉無咎,位不當也。

九四是萃卦的關鍵,陽居陰位,其下又有六三承、初六應與,權傾朝野,和九五的關係極親密,也極危險。若擁眾與九五抗爭,則倫理有虧,二則六二與九五仍是死黨,內鬥起來,鹿死誰手尚未可知。最重要的是與卦義相違——「王假有廟,利見大人,利貞」。亂世求萃之時,徒然削弱自己的力量,兩敗俱傷,大違初衷,不僅難獲亨通,也無法推進到下一個升卦的境界。為九四籌謀,還是得以大局為重,率眾向九五輸誠,君臣重修舊好,組織轉危為安,這樣才能無咎。

「大吉無咎」筆法特殊,讓歷代注《易》者頗費疑猜:九四處境敏感兇險,沒有平白大吉的理由。其實由《小象》所雲「位不當也」,即可推知:大吉是得獲無咎的先決條件,必須大吉才能無咎,否則必然有咎!那麼,什麼是大吉呢?

《易經》中談到「大吉」的有四個爻,除萃卦九四外,家人卦六四、升卦初六、鼎卦上九爻辭皆雲「大吉」。家人卦六四雲:「富家,大吉。」《小象》補注:「順在位也。」六四相夫教子,理財成功,九五及全家獲吉。升卦初六雲:「允升,大吉。」《小象》補注:「上合志也。」初六從基層奮鬥,帶動以上諸爻一併成長上升,全卦獲吉。鼎卦上九雲:「鼎玉鉉,大吉,無不利。」《小象》補注:「剛柔節也。」上九陽居陰位,剛柔相濟,以最高的精神文明建設點活鼎卦全域,教化大成,無所不利。以上三爻所雲「大吉」是結果,這點和萃九四的「大吉」是但書不同,但都有協助該卦九五或六五排除障礙、活化全域之意。依此理解,「大吉」實有大人吉、大家吉、大局獲吉之意,意通佛經所稱「皆大歡喜」。萃卦九四陽居陰位,當可效法鼎上九剛柔節之義,棄私為公,協助九五整合全域,使組織重現生機。—念之轉,萬家生佛,這應是大吉無咎的真意。

九五。萃有位,無咎,匪孚,元永貞,悔亡。

《象》曰:萃有位,志未光也。

九五當位中正,為萃卦之主,又有六二相應與,理當無咎。但由於九四的干擾,使他與下民有隔,難獲部屬信賴,威令不行,萃聚天下之志難以光大。這時須反求諸己,修「元永貞」之德,才能使悔恨消亡。前面我們以萃卦和比卦相對照,萃卦九五雲「元永貞」,比卦卦辭亦稱「元永貞」,簡單來說,就是徹底檢討組織上下的關係有沒有開創性?能不能經得起長久持續的考驗?正不正?若能化解與九四的矛盾,共同為團隊奮鬥,一切問題就可迎刃而解。

上六。齎諮涕洟,無咎。

《象》曰:齎諮涕洟,未安上也。

上六乘於九五之上,陰乘陽、臣乘君木利,求聚無門,遂怨歎流淚自傷懷抱,天下皆萃我獨無,成了孤家寡人一個。不過也不必太傷心,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上六萃極將散本屬天命,只要通達以對,仍然無咎。

萃卦六爻皆情懷波蕩,或哭或笑、或恤或嗟。九四跟九五的關係或弛或張,位不當對志未光,更是全域擾動不安的根源,著實扣人心弦,《彖傳》所稱「觀其所聚,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確實一語中的。六爻爻辭皆言無咎,可見人際聚合不易,能善始善終即屬福緣。《繫辭傳》雲:「無咎者,善補過也。」人情中節很難,口過、行過無人不犯,只要知過能改,懂得調整回來即能無咎,萃卦六爻無咎,關鍵在此。

*作者為中華奉元學會理事長,咸臨書院山長。本文節選自《易經與現代生活》,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