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君祖專欄:黃河九曲,終向東流

2019-06-30 05:50

? 人氣

老子。(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老子。(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原 典

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

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能長。

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

——《道德經.第二十二章》

釋 義

委曲可以成全,彎曲下來反而能夠挺直,低窪反而能夠充滿,破舊的反而能夠更新,少求的反而獲得,多要的反而迷惑。因此,悟道的聖人持守住「道」,作為萬事萬物的法則。

不自我表現,所以能夠光明;不自以為是,所以能夠顯著;不自我誇耀,所以能夠成功;不自我尊大,所以能夠長久。

古代所說「委屈的反而能夠成全」這句話,難道是空話嗎?確實應該保守住這句話,進而能歸向它啊!

曲 則 全

「曲則全」,委曲可以成全。「曲」,委曲;「全」,保全、成全。「委曲求全」,就源自這裡。人生很多事情,要從整體來看,不能只看表面,還要看實質。不委曲,往往不能成全,硬碰硬,反而容易產生悲劇。

《孫子兵法》強調,「以迂為直」。從表面上看,兩點之間,直線最近,實際上,做事情走直線,往往最為遙遠。如果繞彎走迂回路線,反而容易達到目的。為了要把事情辦成功,你如果走直線,絕對不容易達到目的,因為你的企圖心太明顯了,前面人為的路障不知道有多少。

所以,人生有很多事要委曲婉轉,「曲」不下來,做事情就沒有彈性。做事情,哪有開門就見山,一步就到位的呢?水不是有「事善能」的智慧嗎?就因為水的流動,都是繞彎的,黃河九曲十八彎,終向東流,所以,「曲」才能達到「全」。

注意這個「全」,這是我們人生追求的境界。《孫子兵法》的重要理念就是「全勝」,即保全自己,也保全敵人,保全自然環境,也保全天地鬼神。這是中國兵法最了不起的地方。只要能達到「保全」的結果,你委曲一點,有什麼關係?

孫子兵法是兵書,也是領導統御之術。
孫子兵法是兵書,也是領導統御之術。

「曲則全」,也含有讓的意思。在安徽桐城有三尺巷的故事,清朝宰相張英,也就是張廷玉之父,家人與鄰居爭地皮,他寫給家人的信,就是體現「讓」的情懷:「一紙書來隻為牆,讓他三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

《易經》中,有「曲成萬物而不遺」,人想成就萬物,而且一個都不落下,你不得有一點本事嗎?那得設計一個曲的路線去完成,最後才能造就自己、造就別人、造就眾生。

《中庸》還講「其次致曲,曲能有誠」,所以,我們對於一件事情,就得走很多曲折的路,把那些繞彎的地方都搞清楚。下了這個功夫之後,你才能夠有成就。這就是下致曲的功夫,該繞的路都得繞,該去的地方都得去。

枉 則 直……

「枉則直」,彎曲下來,反而能夠挺直。「枉」,彎曲。這就是老子厲害的地方。正如《易經.繫辭下傳》所說的「尺蠖之屈,以求信也」,一種叫尺蠖的昆蟲,行走時,先讓軀體彎曲,才能伸直身子。也可以這麼說,所有的正確,都是從錯誤中走出來的。沒有錯誤的發生,正確怎能建立呢?

「窪則盈」,低窪的地方,反而能夠充滿。低窪的地方,水流過會最先注進去。如果你心中就自滿了,完全不虛心,還怎麼再往裡面裝東西呢?一定要虛心,才能裝下真理大道。

「敝則新」,破舊的,反而能夠更新。在創新未成的前面,有一個敝的階段。在破敝階段,只能因陋就簡。就像很多偉大的發明和創意,雖然所處的環境本身敝舊,但是堅持下去,最後那個創意一旦試驗成功,那就可能影響整個世界。這就是「敝則新」。

「少則得,多則惑」,少求的,反而獲得;多要的,反而迷惑。這主要指對於人的心靈而言,欲望越少,你越容易獲得真理。西諺說「太多等於沒有」。你擁有太多的物質財富,就要想辦法保護,還要雇保鏢,那就成了包袱,而且越多,越迷惑。在第十二章,老子說「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就是「多則惑」。所以,老子就不積攢什麼東西,「眾人皆有餘,而我獨若遺」。他把東西都丟光了,啥也沒有。如果生活在現在,可能也沒手機。

「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因此,悟道的聖人持守住「道」,作為萬事萬物的法則。持守住道,這是人生成功的公式,是一個標準。「抱」,持守。「一」,指整體,也指「道」。「式」,法則。天地,也是因為「抱一」,而「萬物化醇」;男女,也是因為「抱一」,而「萬物化生」。化繁為簡,以簡馭繁。人生的紛爭,都是由簡單變複雜、沒事變有事,就是因為「多則惑」。

「不自見,故明」,不自我表現,所以能夠光明。「見」即「現」。有人超愛「見」的,別人不抬舉他,他自己去表演,爭取讓大家看到。他就是希望自己,能夠明亮照人,常常毛遂自薦,找一切可能的機會彰顯自己。光明,是從人的止欲修行來的。《易經.艮卦》稱:「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靜不失其時,其道光明。」

老子像。(圖/澎湃新聞)
老子像。(圖/澎湃新聞)

「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不自以為是,所以能夠顯著;不自我誇耀,所以能夠成功;不自我尊大,所以能夠長久。

老子這裡強調的「不自見、不自是、不自伐、不自矜」和孔子強調的「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論語.子罕》),如出一轍。

不自見、不自是、不自伐、不自矜

「不自見,故明」,不自我表現,所以能夠光明。「見」即「現」。有人超愛「見」的,別人不抬舉他,他自己去表演,爭取讓大家看到。他就是希望自己,能夠明亮照人,常常毛遂自薦,找一切可能的機會彰顯自己。光明,是從人的止欲修行來的。《易經.艮卦》稱:「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靜不失其時,其道光明。」

「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不自以為是,所以能夠顯著;不自我誇耀,所以能夠成功;不自我尊大,所以能夠長久。

老子這裡強調的「不自見、不自是、不自伐、不自矜」和孔子強調的「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論語.子罕》),如出一轍。

全 而 歸 之

「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古人所說「委屈的反而能夠成全」這句話,難道是空話嗎?確實應該保守住這句話,進而能歸向它啊!可見,「曲則全」等這些話不是老子的原創,自古就有這樣深層的智慧。

「豈虛言哉」,哪裡是空話呢?如果你懂得「曲」了,真正能夠「全而歸之」。萬物的歸趨,是實至而名歸,如果沒有實在的東西,你再怎麼虛誇地去宣傳,也不會有好效果。就像《易經.謙卦》稱「勞謙君子,萬民服也」,勞謙的人才會讓人感覺信服。這些不難理解,但是真做到很難。

人都想辦法找捷徑,靠著一些行銷包裝手段,企圖以「自見、自是、自伐、自矜」來幫自己快一點成功。這都是在做夢!一個人沒有多大分量,硬充那個分量,怎麼能行?《易經.繫辭下傳》講「勞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語以其功下人者也」,可見,儒、釋、道在謙德上,有多高的共識!

*作者為中華奉元學會理事長,咸臨書院山長。本文原刊劉君祖經典講堂微信公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