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封百年的深情告白》美國女同志「第一夫人」與她的愛人:「妳屬於我,我也屬於妳」

2019-06-29 21:00

? 人氣

美國前第一夫人羅斯‧克利夫蘭(右)與她的戀人惠普爾。(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風傳媒後製)

美國前第一夫人羅斯‧克利夫蘭(右)與她的戀人惠普爾。(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風傳媒後製)

1910年夏季,惠普爾出門旅行,她叮囑管家自己很快就會回來,她不在的時候,別移動家裡的任何物品。但她沒有再返家,惠普爾1930年逝世,親屬按照她的遺囑,將她埋葬在義大利,在一生摯愛的身旁長眠。鮮少世人知道,與她廝守近30年的摯愛──羅絲.克利夫蘭──曾是美國第一夫人。

美國前總統克利夫蘭(Grover Cleveland)在1885年首度就職時,是一名年近50歲的單身漢,按照美國行政慣例,美國第一夫人雖然傳統上屬於美國總統之妻,然而當總統為單身或鰥夫,或總統夫人無法行使第一夫人的職責時,必須改找女性親屬接替第一夫人職位,於是克利夫蘭找來了他的妹妹羅絲(Rose Cleveland)擔任白宮女主人。14個月後,當克利夫蘭迎娶21歲的好友女兒弗朗西絲(Frances Cleveland),羅絲卸下職務、回到紐約過正常生活。

美國第22、24位總統克利夫蘭(Grover Cleveland)(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美國第22、24位總統克利夫蘭(Grover Cleveland)(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1889年冬季,43歲未婚的羅絲在佛羅里達州度假時,碰見33歲的富有寡婦惠普爾(Evangeline Simpson Whipple),她們陷入戀情,隔年春季她們回到各自的家中,開始魚雁往返。兩人逝世後,飽含珍貴情意的書信被管家保存下來,時隔100年編輯成冊,並在今年5月出版,《珍惜與愛慕:羅絲.克里夫蘭與伊凡潔琳.辛普森.惠普爾的情書,1890─1918》(簡稱《情書》)一書的編輯明確指出,這兩位女主角「不只是朋友」。

羅絲1890年4月、5月寄信到惠普爾位於麻州的家:

「我的伊芙(Eve,Evangeline的暱稱)!啊,我多麼愛你!使我無心做事…哦伊芙,伊芙,妳當然不明白妳對我的意義…我現在敢於這麼做了,我不再害怕宣示我對妳的主權,世界與天堂的每個標誌,靈魂、精神與軀體的每個記號,都表明妳是我的─妳不可能逃離我,妳必須一直忍受著我,伊芙…」

「妳屬於我,我也屬於妳,我們是一體的,從今以後我們的生命交疊在一起,我向上蒼祈求,因為唯有祂能將我們拆散。我勇於說出這些話,去祈禱,去實踐它,難道是我太膽大妄為了嗎?伊芙,告訴我…我該睡了,伊芙,躺在墊著妳手寫信的枕頭上睡去。」

在還沒有「女同性戀」這個詞的時代,她們就相愛了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報導,從信件字裡行間可分析出,羅絲難以定義兩人的關係:「我找不到任何詞彙來描述我們。」沒有錯,當時英語中還沒有「女同志」、「女同性戀」等詞彙,「蕾絲邊」(lesbian)一詞已經存在了,但是它是指公元前六世紀希臘女同志詩人莎芙(Sappho)的故鄉──雷茲波斯島(Lesbos)島民「雷茲波斯人」(Lesbian)的英文。

《情書》的共同編輯艾倫霍特(Lizzie Ehrenhalt)表示:「這發生在我們發展出現今『性取向』的概念之前。性取向是在她們魚雁往返時期逐漸產生的觀念,那時候剛好性學開始流行。」艾倫霍特指出,19至20世紀初期,女性之間發展出極其親密的「浪漫友情」(romantic friendship)關係是很常見的,她們會牽手、擁抱或同床共枕,但不會發生性行為。

美國前第一夫人羅斯‧克利夫蘭。(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美國前第一夫人羅絲.克利夫蘭。(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不過羅絲及惠普爾的關係除了親密與愛情之外,無疑是有性愛的,其中一封情書寫到「漫長狂熱的擁抱將我們帶到極樂的巔峰,探索的終點,愛情的達陣!」她們相識後的6年內,感情如膠似漆,有情侶之間的愛稱,年長的羅絲是孫女(Granchile)較年輕的惠普爾則是奶奶(Granny),她們在信中樂此不疲地拿愛稱調戲對方。

她們還一起到歐洲、中東遠行,替彼此的寵物取名,也在佛羅里達州一起買房。兩人的交往在親友之間不是秘密,也似乎被接受,羅絲還曾寫信給惠普爾的母親,告訴對方她真的很愛她的女兒。

激情過後降到冰點

然而1896年,她們的關係突然降到冰點,正確地來說,羅絲遭到背叛。

1896年10月22日,惠普爾再婚了,她已逝的第一任丈夫比她年長48歲,這次她要嫁的是比她大34歲的明尼蘇達州聖公會(Episcopal)主教亨利.惠普爾(Henry Whipple)。惠普爾婚後從夫姓,因此墓誌銘上她名為伊凡潔琳.辛普森.惠普爾。據《華郵》報導,惠普爾確實愛著主教,她在日記裡寫下對他的情意,從客觀事實來說,惠普爾從前夫那裡繼承龐大遺產,完全不需要仰賴「再嫁」維生。

羅絲在後來的信中苦求惠普爾再三考慮,試圖挽回愛人的心:「我求你考慮看看我今晨說的那番話,如果你願意再嘗試一次與我相愛,結果還是不行,那我就完全放棄你。你能花費6個月的時間做這項實驗嗎?我們可以到遠離所有人的地方。」惠普爾沒有回心轉意,羅絲仍持續寫信給她,但她的字句不再親暱,也不自稱「孫女」,在信末的署名只剩下正式又生硬的「R.E.C.」(Rose Elizabeth Cleveland的縮寫)。

明尼蘇達州聖公會(Episcopal)主教亨利‧惠普爾(Henry Whipple)與惠普爾於1896年10月22日結婚。(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明尼蘇達州聖公會(Episcopal)主教亨利.惠普爾(Henry Whipple)與惠普爾於1896年10月22日結婚。(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同性伴侶廝守終生

亨利.惠普爾主教1901年9月16日逝世後,羅絲與惠普爾的感情似乎死灰復燃,很快地,羅絲又在信中調笑地稱惠普爾為「奶奶」。接下來的9年間,羅絲與惠普爾的感情生活轉為平淡溫情,不像早年那般炙熱、瘋狂,他們分居兩地,偶爾互相拜訪,直到1909年羅絲已屆花甲之年,疲於遠距離戀愛的舟車勞頓,她才在信中提出:「我需要妳,生命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等待。」

隔年,惠普爾身在義大利的兄弟病重,惠普爾與羅絲橫跨大西洋去照顧他,兩人也順勢在當地風景如畫的山間小鎮巴尼迪盧卡(Bagni di Lucca)定居下來,她們成為真正的同性伴侶、生活與工作上的夥伴。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她們組織救援工作,協助湧入托斯卡尼(Tuscany)的難民。

1918年全球性H1N1甲型流感蔓延,西班牙的疫情最為嚴重,故又稱「西班牙型流感」(Spanish flu),羅絲因為照顧病患也感染上,該年11月22日病逝,享年72歲。惠普爾傷心欲絕:「生命失去光芒…失去她那高尚偉大靈魂所受到的打擊,是我永遠無法痊癒的。」她沒有回到美國,獨自在國外生活了12年,1930年9月1日病逝倫敦,享年73歲。惠普爾的親屬把她的遺體帶回巴尼迪盧卡,惠普爾與羅絲團圓合葬。

美國前第一夫人羅斯‧克利夫蘭與她的戀人惠普爾於義大利長眠。(Elisa.rolle@Wikipedia  CC BY-SA 4.0)
美國前第一夫人羅絲.克利夫蘭與她的戀人惠普爾於義大利長眠。(Elisa.rolle@Wikipedia CC BY-SA 4.0)

1969年,亨利.惠普爾的後代曾將家族房產內的歷史遺物送交給明尼蘇達歷史協會(Minnesota Historical Society),然而協會研究員發覺情書內容「強烈暗示兩位女性是同性戀」,她們的關係必須向公眾隱瞞。兩人完整的愛情故事直到今年才透過《情書》公諸於世,艾倫霍特指出,這本書告訴我們:「歷史的所有階段裡都有女性相愛。」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