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永遠無法啟用的「厄運飯店」?北韓首都平壤「柳京飯店」的前世今生

2019-08-11 10:00

? 人氣

許多城市都有一座與城市歷史相關的標誌性建築,它不僅反應城市的發展脈絡,也是形塑人民認同的重要元素。北韓首都平壤就有這麼一座1980年代開始興建的「柳京飯店」,源起於冷戰時期南北韓各自在美、蘇陣營資助下,在不同領域展開競爭。但柳京飯店的興建過程一波三折,遲至今日都仍未對外開放。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1987年,高330公尺的金字塔式建築在平壤市區橫空出世,這棟「柳京飯店」沿用了平壤的古地名。它105層樓高的內部空間,預計隔出3000間客房、5間全景旋轉餐廳。然而北韓在其興建過程中卻遇上經濟危機,迫使工程暫停長達16年,停工期間空洞的土色混凝土結構,宛如不懷好意的巨獸聳立在平壤天際線,時刻睥睨著地面的平壤人民,崎嶇的建造過程也讓外界封它為「厄運飯店」(Hotel of Doom)。

多年後「柳京飯店」在埃及電信商承包修繕工程下,終於換上光滑的玻璃外牆,2018年底北韓政府更為它裝上LED螢幕,並特別聘請設計師利用燈光投出「一心一意」、「團結和諧」、「百戰百勝」等政治宣傳字樣,空蕩廢墟瞬間變成璀璨的燈光秀舞台。

美蘇冷戰造就北朝鮮第一高樓

「柳京飯店」是冷戰時期南北韓角力的產物,在它計畫動工前一年,南韓企業剛在新加坡建成當時全世界最高酒店—威斯汀史丹佛酒店(Westin Stamford),隔年首爾更將承辦1988年夏季奧運,足見南韓社會正朝資本化的民主社會高速發展。這頭的北韓當然不甘示弱,隨即宣佈承辦1989年的世界青年學生聯歡節(World Festival of Youth and Students),並規劃在兩年內將柳京飯店建設完畢,一舉擊潰南韓締造的世界紀錄。

好景不常,北韓在柳京飯店興建過程屢次面臨工程技術、資金不足等問題,不僅1989年完工的期待落空,1991年更遇上蘇聯解體。此前為柳京飯店大動作鋪路、擴建平壤機場、興建新體育館等動作,無疑為平壤當局貧弱的財務狀況雪上加霜。1990年代北韓爆發大規模饑荒,深陷財務危機的平壤當局不得不中止工程,留下一支吊臂孤零零地懸掛在甫完成封頂的建築頂端。

北韓首都平壤的柳京飯店(Nicor@Wikipedia / CC BY-SA 3.0)
北韓首都平壤的柳京飯店(Nicor@Wikipedia / CC BY-SA 3.0)

「山形結構」象徵金氏家族

「柳京飯店」的建築體共由3片仰角75度的三角形支撐,從任一面直視都宛如金字塔,塔尖15層樓高的圓錐部分被規劃為景觀餐廳與瞭望台預定地。針對它宛如電影「大都會」場景的獨特外型,CNN引述了兩種解釋。

一說指柳京飯店的「山形」結構形象徵中朝交界的長白山,北韓政府對外稱這是金正日的出生地,也是朝鮮民族的發源地。在這層意義上,矗立於平壤中心的柳京飯店無異於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St. Peter's Square)的方尖碑(obelisk),都是地區人民投射情感的象徵物。

新加坡建築師蔡凱文(音,Calvin Chua)則從科學觀點提出解釋,他觀察平壤市的現代建築後,歸結柳京飯店會採取「底座大、頂端小」設計,是因為只用混凝土打造的建物,越到上層必須越輕盈。他在電話訪談中告訴CNN:「由於北韓缺乏先進的建築材料,這整棟建築完全是以混凝土建造的,這種方法無法蓋出直立型高樓,因此必須採用寬大底座來負荷逐漸收攏的上部結構。」

他也補充,綜觀北韓在韓戰後的建築歷史,除了柳京飯店,平壤市區大多數建築也都用混凝土建造,這是北韓人慣用的建築工法,混凝土更是蘇聯等共產政權常用的建材。

目前平壤第二高的建物為60公尺,高度不及柳京飯店的五分之一。(Roman Harak@Wikipedia / CC BY-SA 2.0)
柳京飯店(Roman Harak@Wikipedia / CC BY-SA 2.0)

世上最大爛尾樓 兩度開放均成空  

柳京飯店背負的期待,從北韓政府在計畫公布支出就把它新增到地圖上可見一班,但當它被迫以未完工之姿尷尬地聳立在首都中心時,柳京飯店成了當地人避談的禁忌話題。所幸2008年,埃及電信商Orascom在獲得打造北韓3G電信網路後,斥資1.8億美元(約新台幣56.3億元)承包該建物的修繕工程。隨著工人逐步安上金屬外框與玻璃帷幕後,柳京飯店終於在3年後迎來平滑、充滿光澤的嶄新外貌。

2012年底德國高級酒店集團凱賓斯基(Kempinski),在北韓政府首度預告飯店即將開放後,率先宣布入主柳京飯店,但幾個月後該集團以「現階段不可行」為由終止投資計畫,外傳撤資原因是建物建造技術落伍、建材老舊,整棟建物結構並不安全。隔年,平壤官媒報導市區內一棟23層樓高的公寓,因建築結構不良而倒塌。

蔡凱文補充,柳京飯店的混凝土結構阻礙了內部裝修,比起鋼筋結構,重新接通混凝土建物裡依照1980年代標準建造的必要設施與空調系統需要更多時間。

中國企業高麗酒店集團經理寇克瑞爾(Simon Cockerell)2012年實地訪查時也親眼見到,當時建物內部只有人工控制的運輸用升降梯,連正式接待外賓的現代化電梯都沒有,在他拍下的內部照片中,柳京飯店大廳的部分結構還有賴鷹架支撐,混凝土樑柱更是裸露在外。

短暫用於政治宣傳 實際開放仍遙遙無期

去年年底CNN記者拍下柳京飯店裝上LED燈,搖身一變成了平壤最大型燈光秀舞台,頂端圓錐部分則顯示出北韓國旗圖樣。平壤當局一反往常的態度,加上近年柳京飯店周遭也逐步開放人民參觀,種種線索都讓外界期待柳京飯店開放之期不遠矣。在半年的杳無音訊後,6月時一名留學北韓的澳洲學生在網路上分享,柳京飯店入口處安置了雙語標誌,也讓外界期待再次高漲。

「究竟橫跨北韓三代領導人的柳京飯店,何時正式對外開放?」寇克瑞爾坦承玻璃帷幕後發生的事,就連長年在平壤經營旅遊事業的他都說不準。儘管多年來北韓政府刻意後製除去官方照片中柳京飯店的圖像,但他認為北韓政府總會設法對外開放,飯店的塔尖與底座可望成為首波開放區域。

現階段朝鮮半島的第一高樓,是前年落成的南韓樂天世界塔(The Lotte World Tower),塔身有556公尺高,柳京飯店只能算是北韓第一高樓。不過等到它正式對外開放那天到來,肯定仍會有大批遊客不畏傳說、爭相一睹這棟「厄運酒店」的廬山真面目。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