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要價高支持低,長榮工會恐難贏

2019-06-26 06:20

? 人氣

長榮罷工在工會釋出「什麼都可談」訊息後,氣勢已弱下去。(顏麟宇攝)

長榮罷工在工會釋出「什麼都可談」訊息後,氣勢已弱下去。(顏麟宇攝)

上周長榮航空的空服員啟動罷工,到周二雙方仍僵持中,而資方看起來也是態度強硬準備長期抗戰。對一般民眾而言,最關心者當然是航班取消、暑期旅行受影響,但對企業而言,則更是關切雙方的勝負、擔心是否「燎原」,最後結果可能影響深遠。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台灣─勞工權益薄弱的國度

台灣一直是一個勞工權益薄弱的國度,早年國民黨的威權戒嚴時期,固然因「大陸經驗」而視勞工運動為洪水猛獸,全然壓制毫不手軟、甚至幫工運份子戴上匪諜大帽,碰到外籍人士參與接觸工人團體,更是馬上遣送出境;即使解嚴、政黨輪替已3次,勞權意識還是不高,這從全台工會組織率只有可憐的7趴,其中還包含不少純為繳交勞健保費成立的工會,每年罷工件數區區1、2件可看出─國外多以數十甚至數百件計。

台灣即使每年罷工件數少,從少數的罷工案中也可看出,大部份民營企業幾乎不曾罷工、甚或不存在工會,勞工算是極度弱勢與順從(官方說詞會形容是「勞資和諧」);即使少數罷工案例,也多是已發生裁員、關廠、積欠工資等問題的企業(如華隆、正大等),才能成就罷工。

其它罷工案,反而多是發生在公營與公用事業、寡占產業等,包括台鐵、中華電信、台企銀等公營行庫(反民營化)、客運公司、華航及這次的長榮等。原因可能是台灣的勞工大部份都缺乏與資方作戰對抗的決心與能力,更擔心搞工運讓飯碗不保,只有公營事業、公用事業的勞工保障多,搞罷工也能引起社會廣泛注意及影響,並讓政府介入─而政府永遠屈服在政治力下。

要公布7月所有取消班次,代表資方要長期抗戰

也因此這次長榮航空的罷工,算是少數民營企業、在經營穩健未發生問題情況下,碰到罷工且導致營運受衝擊的公司,最後勞資兩方對決的勝負也更為業界關切。而根據長榮總經理本周一(24日)的說法,最慢周三 (26 日) 上午就會公布 7 月所有取消的航班,以讓旅客有更充足時間因應;對工會提出的「禁搭便車條款」和「勞工董事」訴求,「公司絕對不可能同意」。

從長榮「絕對不會同意」再到要一口氣公布7月所有取消航班,加上開始招考空服員,長榮資方已擺出要「戰到底」的姿態。工會之後釋出「都可以談」的訊息,氣勢已弱下去,要像華航一樣高奏凱歌結束罷工,恐怕希望已不大。

至於為何資方堅持這2項不讓,也容易理解;雖然歐洲不少國家有勞工董事的規定,但美日與亞洲都沒有,國內也只有少數公營事業有所謂的勞工董事,上市企業已有獨立董事規定,長榮要再讓出一席勞工董事給工會,不僅被資方視為「所有權的剝奪」,未來更擔心董事會運作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