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2020大選極端總統出線,台灣處境險峻

2019-05-27 06:50

? 人氣

文中指出,川普就任前,和蔡英文的一通電話,曾讓許多民進黨人產生浪漫的憧憬,那麼如今呢?(資料照,取自蔡英文臉書)

文中指出,川普就任前,和蔡英文的一通電話,曾讓許多民進黨人產生浪漫的憧憬,那麼如今呢?(資料照,取自蔡英文臉書)

理性放兩旁,選票擺中間?

台灣總統選情詭譎多變,「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最近美國台海問題專家紛紛發表評論。費城智庫「外交政策研究所」亞洲計畫資深研究員任雪麗(Shelley Rigger),於5月17日以〈台灣處境險峻〉「Taiwan on (the) Edge」為題,撰文表示,台灣明年總統大選恐怕沒有出現持中間路線的人選。任雪麗認為,蔡英文可能再贏得提名,國民黨選擇一位具政治歷練、觀念清晰的候選人,而柯文哲又決定做滿台北市長任期,則台灣將在台美中三角關係維持相對平靜。

但任雪麗不排除屆時也可能出現另外一種可能性,即台灣選民在偏獨的民進黨候選人、偏統的國民黨候選人、與北京打交道能力尚未受檢驗的獨立候選人,三者之中做出抉擇。她認為,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則台灣將不再成為2008年以來的穩定力量。如果是獨派人士當選,對台態度曖昧的白宮,可能加深美中對抗,也可能背棄台灣;如果北京樂見的人當選,台灣社會可能更加分裂。換言之,一旦台灣選出立場極端的總統,則台海局勢將充滿各種變數。

我認為,任雪麗的觀察很敏銳,也很客觀。她對台灣這次總統選舉,有期待,也有憂慮;但不見得能反映台灣的選舉文化和政治現實。

到目前為止,檯面上有望角逐大位者,就缺乏任雪麗所說那種,「具備政治歷練、觀念清晰」的特質人選。從政治歷練的角度看,現在國民黨內擁有這項條件的人,已被打進「權貴階級」、「上流社會」、「不接地氣者」的行列;在民進黨內,蔡英文是執政者,但資歷變成了她的「負債」,卻成為同黨同志攻擊她的「資產」。賴清德強調「換人做做看」,表示他接手後,會比蔡英文的第一任做的更好。柯文哲貴為台北市長,他的行政資歷僅止於地方大員。他目前採取的策略是坐山觀虎鬥,等時機成熟就會以「捨我其誰」的姿態,坐收漁翁之利,他不會戀棧剩下的任期。

談到觀念的問題,選戰一開打,就出現「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趕不上『館長』的一句話」。誰會在乎你手中的牛肉在哪裡?蔡英文一向謹言慎行,但為了爭取年輕族群,已不惜火力全開,變身為「辣台妹」,她在兩岸問題的口吻,已逐漸向光譜的另一端靠攏;在國民黨內,高雄市長韓國瑜為了向美國「交心」,在哈佛大學吐出一句「國防靠美國」,這也許是一句不經意的話,但卻惹惱了對岸的網民。郭台銘雖堅持「一中各表」,但卻表到被貼上了「兩個中國」的標籤。至於柯文哲治國理政的觀念是什麼?不要說外人懵懵懂懂,恐怕連他自己都搞不清楚。

選後的政治現實,可能出現任雪麗預期之外的場景。回顧當年陳水扁標榜走「新中間路線」,聲稱連李登輝坐在他的位子上都不敢搞台獨、其他像馬英九和蔡英文都標榜要做「全民總統」,選前選後判若兩人,這就是台灣的政治現實。無論是偏統或偏獨,都無法脫離中華民國現行的憲政體制,即逃不出中華民國這個如來佛的手掌。因此,從台美中三邊關係看,未來出現最大的變數,還是中美之間的競合關係。對中共而言,強調「台灣主體」已是國、民兩黨的共識,中共不會把對台政策完全寄託在國民黨身上。

因此,中共會把台灣的選戰視為「茶壺裡的風暴」,已經習慣於台灣政治人物的選舉語言,例如:針對郭台銘的「兩個中國論」,中共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在例行記者會上強調,「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主權和領土不容分割」,馬曉光並且重申「九二共識」是兩岸共同的政治基礎,雙方表明「同屬一中,謀求統一的立場」,表達兩岸不是「國與國」的關係。對於韓國瑜的「國防靠美國」一說,馬曉光的反應,也是表明「兩岸同胞是一家人,兩岸的事是兩岸同胞的家裡事,應該由家裡人商量著辦」。

中共的反應看起來都是輕輕帶過,對民進黨的蔡賴之爭,中共的態度應是「兩害取其輕」,寧願和蔡英文打交道,而不願面對一個「務實的台獨工作者」。在選後,北京會按照自己的對台工作議程來辦事,唯一考慮的因素是看美國如何出手。所以我認為,美國的態度才是最重要的變數。中美關係因華為事件更加緊繃,目前制裁行動雖延至八月執行,但在此之前,我們仍應慎防台美緊張關係會在台海和南海造成外溢效應。我同意前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長包道格(Douglas Paal)的說法,他認為美中貿易談判陷入僵局,中共對台施壓受拘束變少,如加強軍事施壓,則擦槍走火可能性大增。美國「反中」及運用「台灣牌」,會使民進黨無論是淺綠或深綠形成誤判。

川普就任前,和蔡英文的一通電話,曾讓許多民進黨人產生浪漫的憧憬,任雪麗在文章中提及,川普政府退出TPP,使台灣失去一次脫離經濟被邊緣化的機會;川普對中國大陸出口產品課徵關稅的舉動,也使台商遭到池魚之殃。美國在亞洲和歐洲的盟國,對於川普對外政策的不確定性,早就感到疑慮,也紛紛調整對中共的政策做為因應。中日關係的解凍,就是一個具體的例子。

台灣親美,不必然就要反中。但以兩岸關係目前的緊張狀態,民進黨政府別無選擇,只有向美國「一邊倒」,因此更需要從川普政府得到明確的政策訊息。日前美國又派兩艘軍艦穿越台灣海峽,這樣的舉動對於中共面對台灣總統選舉可能採取的反應,必有一定程度的影響。這倒是我們擔心的地方。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