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宗教革命、部落壓力、性別認同...... 台灣原住民同志新人的掙扎與挑戰

2019-05-26 17:30

? 人氣

「2019 凱道同婚宴:十年修得同婚宴,不忘初心爭平權」 活動。(陳品佑攝)

「2019 凱道同婚宴:十年修得同婚宴,不忘初心爭平權」 活動。(陳品佑攝)

台灣24日正式施行一周前通過的「同性婚姻法案」。上午8時30分,台灣有多對同志情侶在第一時間到政府機關登記結婚。

交往逾十年的小銘和小玄是首批登記結婚的新人之一,去年在歌手蔡健雅演唱會上求婚,引發台灣媒體關注,當小玄拿到結婚證書及寫有另一半名字的身分證時,忍不住感動落淚。

小銘說,去年才和家人出櫃,希望未來的同志不再有「櫃內櫃外」的困擾,年輕人不需要因為自己的同志身份,再心裏煎熬。台灣同志運動先驅祁家威也在場獻上祝福並擔任證婚人。他表示,等待這一天等了43年,「這一天相當不容易」。

原住民新人

不同於充滿歡笑,熱鬧非凡的台北市,台灣最南端的城市屏東縣,僅有四對同志伴侶登記結婚。屏東縣政府指出,鄉下民風純樸且登記結婚的伴侶數不多,所以並未大張旗鼓的舉辦同志婚禮活動。

不過,這絲毫未減同志新婚的喜悅,台灣原住民女同志餘心褕(Chole)早已排訂24日休假,一早就與伴侶黃睿恆(Frankie)抵達屏東戶政事務所,這對新人是屏東縣登記結婚的四對同志伴侶之一。

「等這天,等好久了!」餘心褕向BBC中文表示,她與伴侶交往近兩年,對婚姻非常嚮往。這是因為今年37歲的她,曾經歷一段不美滿的異性戀婚姻,對於同婚法案通過,能與相愛的同志伴侶結婚,她有著比一般新人更多的雀躍與堅定。

她說:「我們的愛是很健康的愛,誰說男男、女女的愛,就不一樣?」餘心褕原本以為只有台北才能登記結婚,還提早訂客運車票要搭夜車到台北,後來才得知全台灣都能登記。

她向BBC中文透露,從小就喜歡女生。她說:「跟女生在一起比較開心。」她回憶,18歲時第一次交女朋友,被母親發現時,遭斥責:「家裏沒有同性戀的基因!」叛逆的她,當時向媽媽頂嘴:「滾出去」,讓母親哭斷腸。

頭目女兒的自我認同

台灣原住民多為基督徒和天主教徒。餘心褕從幼稚園就每周上教會,她說:「以前我是很虔誠的天主教徒,後來因為課業繁忙就沒去教會了。」同志身份,讓餘心褕一度覺得自己違背教義而充滿罪惡感,後來因認識相同信仰的同志朋友後,罪惡感才逐漸消失。

雖然知道自己喜歡女生,但礙於當時的社會風氣、家庭壓力加上原住民身份,她後來仍選擇符合社會期待,與男生交往。排灣族的餘心褕說:「我從小就背負著頭目的女兒的頭銜,生活一直受到親戚很大的關注。」

22歲時,認識當時的男友,懷孕後決定步入婚姻,生下女兒,卻因為曾在聲色場所工作遭到婆家歧視受不了,婚姻維持短短不到三年就結束。

離婚後,餘心褕在親戚的婚宴上認識了伴侶Frankie,感受到過去曾未有過的幸福和安全感,而決定她就是人生中的「那個人」,也更肯定要過一個屬於自己的人生。

她說:「這次我要勇敢地做自己。」餘心褕坦承,至今父母親仍沒有完全接受她的同志身份,在沒有得到父母的祝福下,她仍決定為人生勇敢一次。她笑著說:「我是先斬後奏」,她認為,曾經說過,希望有人好好照顧她的母親,未來一定會接受並祝福。

餘心褕說,今年15歲的女兒對她結婚的決定,表示支持,她很感謝女兒的鼓勵和祝福,而對於父母的反對,她強調,「需要時間,但他們會慢慢接受的。為了我的幸福,這次,我必須爭取。」

能結婚,對餘心褕還有另一個意義。她與黃睿恆登記結婚後,對於監護權,女兒也有多一個選擇。根據規定,同婚雙方可以「收養」另一人親生子女,也就是黃睿恆可以「收養」餘心褕的女兒,共同監護。對此,兩人都感到欣慰,不過黃睿恆說:「尊重孩子的選擇。」

「從沒想過自已能結婚」

同樣是原住民同志,高雄市學生輔導諮商中心督導達努巴克(Danubak Matalaq)則未在24日登記結婚。他與伴侶已交往超過25年,但因為教職身份,結婚登記後,必須在三個月內放完婚假,因此他們還在討論何時登記。

達努巴克與伴侶是大學同班同學,兩人都是輔導老師。他坦言,年紀越大,越覺得結婚的重要,他舉例:「像買房貸款等很多生活瑣事,會因為不是夫妻關係,而變得麻煩。」又或是,「學校舉辦的旅遊活動,會因為沒有親屬關係,無法帶另一半同行。」

達努巴克透露,過去和伴侶交往一段時間後,曾一起思考交往的意義為何?兩人都認為這是個沒有未來的戀情,他向BBC中文說:「根本沒想到可以結婚。」對達努巴克而言,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意義是國家不會因為你是同志,而視你為次等公民。他笑著說:「有種平反的感覺。」

身為原住民、基督徒的達努巴克,過去也曾因為同志身份而迷失自己。他表示,當時讀到經文提及同性戀是「不義的」,感覺很害怕。在學校一向是模範學生的他,覺得藏了一個會毀掉自己的秘密。

因為性向和經濟問題,達努巴克高中畢業後甚至休學打工,熱愛電影的他看了許多同志議題的電影,而重新認識自己,發現自己是「正常」的才重返校園。大學時,達努巴克加入同志社團,也認識同志運動。

畢業後,達努巴克致力於輔導教育,20幾年過去,終於看到同性婚姻通過的這天。不過興奮之情沒有持續太久,達努巴克憂心向BBC中文說,雖然同婚合法,但仍有許多反對聲浪,必須面對,同志教育能否在公投後落實也有待考驗。

他也指出,原住民部落可能掀起一場「宗教革命」。達努巴克表示,台灣立法院5月17日,通過同婚專法後,許多部落長輩強烈反彈。他提及,原住民的傳統文化如何隨著同婚通過而改變,非常重要。

他說,雖然法律上通過同志婚姻,但困難的是,社會制度能否解除文化凍結,部落內部能否有新的「傳統」,都還是未知數,但他強調:「文化不應該是停滯在某個時代的樣態,許多人(同志)的需求,並沒有被現在的文化照顧到。」

面對同志權利,眼前仍有許多挑戰。不過,達努巴克談話中,仍隱藏不了終於結婚的喜悅,因為他透露,伴侶的同事已經詢問他們要訂哪間喜餅,他也已經凖備要規劃,將來將會舉辦的婚禮,甚至不排除與官方合作,辦一場原住民的同志婚禮。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