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輸、審查、監視……中國共產黨宣傳戰最新目標:年輕人思想

2019-05-01 09:10

? 人氣

中國浙江一所小學的孩子戴著腦波頭帶。據報稱,是在課堂上監控報告他們的注意力水平。 (SupChina)

中國浙江一所小學的孩子戴著腦波頭帶。據報稱,是在課堂上監控報告他們的注意力水平。 (SupChina)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希望兒童和學生不僅要服從,而且要熱愛共產黨。 4月19日,在政治局組織的紀念學生主導的反帝國主義五四運動100週年會議上,他:「我們需要...... 加強對廣大青年的政治引領,引導廣大青年自覺堅持黨的領導,聽黨話,跟黨走。」

長期以來,政治灌輸一直是中國各級教育課程的必要組成部分。 然而,在習近平治理之下,正在採取新的措施來加強共產黨對眾多大學、學校、教師們和學生們的意識形態控制。

2019年4月2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並發表主旨演講(AP)
2019年4月2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並發表主旨演講(AP)

拒絕「錯誤的思想和意識形態」懲罰達不到期望的教師

中國共產黨影響學生的系統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們的老師和教授。3月,在習近平於全國各地教師參加的北京研討會的講話中,他呼籲教育工作者要在國家青年人中灌輸愛國主義,拒絕「錯誤的思想和意識形態」。他還強調教師自己「自律要嚴,做到課上課下一致,網上網下一致,自覺弘揚主旋律,積極傳遞正能量。 」

最近幾個月,一些教師在達不到這些期望後面臨解僱、拘留和其他處罰。 3月25日,《金融時報》報導,知名的憲法法學教授許章潤在聲望高的清華大學被停職任教。他撰寫了大量文章,尖銳而雄辯地批評了最高領導層的決定,經常利用中國古代哲學思想、文學和政治理論來表達他的觀點。許章潤教授隨後被剝奪了他的其他職位和教學任務。以研究中國農民而聞名的學者于建嵘,擁有新浪微博帳戶,該網站曾擁有720萬粉絲,4月8日該帳戶沉默了,不能再發表評論,只能讀別人的留言。

在另外兩起案件中,教育工作者面臨著以個人身份分享受迫害的法輪功信仰團體資訊而被監禁。今年1月,廣東省技術師範天河學院商業學教授曾浩在騰訊QQ消息平台發布與法輪功相關的圖片後,被判處有期徒刑3.5年。 4月15日,國際特赦組織為高中化學老師陳燕(Chen Yan音譯)發出緊急呼籲行動,她在北京街道向某人派發日曆含法輪功資訊,預計她將面臨審判。

3月初,總部設在華盛頓的維吾爾人權項目發表一份報告,概述了386名維吾爾族學者、學生們和其他知識分子的詳細情況,在針對新疆穆斯林少數民族的大規模再教育措施中,這些人已被送入拘留所。

在新疆失蹤的維吾爾作家牙里坤・肉孜。(翻攝網路)
在新疆失蹤的維吾爾作家牙里坤・肉孜。(翻攝網路)

教室內外的監控,同學和老師都是線人

在4月8日的一篇文章中,自由亞洲電台注意到對中國大學生的監控力度被加大了。記者在網上找到的文件顯示了武漢科技大學等機構如何不斷招募學生作為同學和老師的線人,通常向當局每兩周提交一份報告。 一位前教授說,在2013年在校園開始廣泛安裝監控攝影機不久,2014年一開始,招聘線人就開始了。

最近,在小學和中學出現了與臉部識別軟體和腦波檢測頭帶相關的監控攝影機,引起了一些學生的緊張和憤怒。雖然監測表面上是為了追蹤學生的注意力和學習習慣,但它也可以用來檢測教師或學生的意識形態違規行為。

大學、政府機構和私營公司越來越多地試圖獲得學生的社交媒體帳戶和其他線上資訊。據報導,北京和安徽省的大學的官員要求學生在騰訊微信和QQ平台上註冊他們的私人和公共帳戶的詳細資料。 2月,中青年信用管理公司(CY Credit)與共青團合作,推出了一項名為「Unictown的申請,目標成為中國青年專業社會信用系統的基礎。 該應用程式旨在跟蹤年輕人的行為並激勵被認為是積極或有益社會的活動。據《南華早報》報導,該公司已經收集了7000萬人的數據,正在建立一個擁有9000萬青年志願者聯盟的數據庫,並且希望在幾年內覆蓋所有4.6億中國18至45歲的中國人。

課程控制和直接灌輸

學習強國(學習強國)
學習強國(學習強國)

Unictown應用程式不是唯一一款針對中國年輕人的與黨有關的新手機應用程式。當中共宣傳部門於1月推出「學習強國」應用程式時,黨的媒體喉舌《人民日報》的網站、移動應用程式和社交媒體帳號上也出現了相應的年輕人版本。據《南華早報》報導,該應用程式要求「學童學習與習近平政治意識形態相關的文本。

在新疆,年輕的穆斯林少數民族兒童更直接接受灌輸。那些父母因「再教育」而被拘留的兒童自己被安置在國營的孤兒院,據報在那裡他們要說中文、吃豬肉,並且讀「我是中國人,我愛我的國家」這樣的口號。在某些情況下,孩子們被用來告發他們的父母。4月4日《紐約時報》的一篇關於古城喀什(Kashgar)情況的多媒體報導,其中包括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關於幼兒園兒童被審訊的報導。正如一位受訪者所描述的那樣,「我的女兒有一位同學說,『我的媽媽教我古蘭經。』第二天,他們就不見了。

除了向學生灌輸共產黨意識形態外,當局還在箝制獲取其他思想,包括與民主治理相關的思想。在過去的一年裡,中國教育部對憲法教科書進行了全國范圍內審計,據報導,有改革思想的教授們所撰寫的書籍已從網路書商中被刪除。 一系列外國學術出版商遭受壓力,要在中國從某些收集作品中刪除某些文章,至少一些書商已經服從

全球範圍監控留學生

共產黨的注視還都跟隨著出國留學的中國學生,無論是通過學生線人、領事館聯繫的中國學生和學者協會,還是監控微信帳號。在2018年華盛頓大學研究生Cheryl Yu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在至少31所美國大學的72名中國受訪者中,有58%的人有意識到中共政府在美國的潛在監控情況。 Yu還發現,80%的學生回覆了他們的自我審查(無論他們表明是否意識到有官方監督與否),透過選擇不參加政治敏感話題的大學活動、不與大批中國同學討論這些話題,或者甚至承認有意願了解這些議題。

在國外的學生若超越中共紅線會有遭到嚴重報復的風險。 4月10日,《鏡報》在山東省的李家寶發表了一篇富有感情的報導,他在台灣留學期間在直播媒體上批評了中共專制系統。不久之後,他發現他的QQ、微信、淘寶和支付寶帳號都被刪除了。在他不得不返回中國的倒數前幾天,他說他做了噩夢。

影響和後果

最近來自菁英大學的馬克思主義系所的學生代表被剝削的中國工人的激進主義行為暗示了意識形態灌輸可能讓中共後院起火,他們的實際管理常常與其(所宣稱的)更為崇高的原則相衝突。許多其他年輕人可能完全拒絕或無視這種笨拙的宣傳,甚至高中學生已經阻止施加在他們身上的繁重監視,至少有一例是他們拆除了教室的攝影機。

儘管如此,中國當局努力塑造學生思想顯然取得了一些成功。年輕的中國海外留學生往往不願意探討被禁話題,而被聘為審查員的國內畢業生需要參加像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等事件的速成課程,這表明他們對世界和國家的知識有很大的盲點。

換句話說,中國的年輕人成長在一個比他們父母一代或外國同齡人更加被操縱的資訊環境中。這一代人將 思想更開放、更民族主義、更加支持專制統治、更加孤立在以往促進和平國際交流的事實規範的共同環境之外,這是一個非常真實的危險。

為了緩解這種後果,外國教育機構應該重新審視與中國大學的合作條款,保障他們的中國學生的學術自由和安全,並找到其他渠道讓中國學生能夠參與到21世紀教育所需的各種想法中。

薩拉.庫克為自由之家東亞事務資深研究分析員兼「中國媒體快報」主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