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學生被狼師性侵卻說不出「Me Too」?她直言:因為台灣社會仍習慣譴責被害人!

2019-05-01 08:40

? 人氣

勵馨記者會4月30日舉行記者會,揭露校園「權勢性侵」真相。圖由左至右分別為台大學生郭怡萱、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馮喬蘭、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監委王幼玲、前大法官許玉秀。(朱冠諭攝)

勵馨記者會4月30日舉行記者會,揭露校園「權勢性侵」真相。圖由左至右分別為台大學生郭怡萱、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馮喬蘭、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監委王幼玲、前大法官許玉秀。(朱冠諭攝)

學生與「狼師」的距離究竟有多遠?2年前,作家林奕含之死,為台灣社會帶來莫大震撼,但事發多年,校園狼師卻似乎只增不減。有不少老師仍利用自身權勢,靠著威脅利誘侵犯學生身體,而這些受害學生因害怕遭到外界輿論攻擊,多數更選擇隱忍,不敢向外求助,導致權勢性侵案件至今仍「黑幕幢幢」。

「這些慣犯老師會找很多理由,同學根本很難拒絕。」台大學生郭怡萱上月30日出面控訴。身為該校學生會性別工作坊負責人的她,表示自己常私下耳聞學生遭到教授性騷擾的案例,其中一些老師看起來一表人才,卻會利用各種理由送同學小禮物、要求合照,甚至變本加厲,在課後約同學去吃宵夜、看電影,將學生帶去酒吧,最後趁著燈光昏暗或微醺的時候,趁機偷吃學生豆腐。

20190430-勵馨記者會。台大學生郭怡萱(圖右)(朱冠諭攝)
台大學生郭怡萱(右)提到,有老師會利用各種理由接觸學生,並趁著燈光昏暗或微醺的時候,趁機偷吃學生豆腐。(朱冠諭攝)

「那些慣犯老師們可以很熟練、巧妙地利用各種機會侵擾學生,然而許多人卻根本不知道『權勢性侵』或『權勢性騷』到底是什麼?」郭怡萱說,有些受害者起初想對外求助,但後來他們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這個老師這麼才華洋溢,有人會相信我嗎?」。另外,在不對等的師生關係底下,還有教授因為遭到對方拒絕,就直接在課堂上冷落該名學生,逼他們繼續忍耐,看著其他人相繼受害。

「權勢性交」認定模糊 法院5年來僅審理87件

其實這樣的案例,每天都在台灣各地上演。根據勵馨基金會統計,從今年1至4月,短短4個月的時間,媒體上就報導了145個性侵案例,而涉及「權勢性交」的94個案例中,在校園就發生21個,其中大學占7例、國小占5例,補教業或安親班則占3例。

但儘管媒體報導案件多,根據監察委員王幼玲提出的調查報告顯示,近5年來,法院審理的「權勢性交」案件總計只有87件,2017年最多也只有19件。這個現象除了和「權勢性交案」認定上有模糊地帶相關,也代表有許多人受到性侵卻不敢對外坦白。

20190430-勵馨記者會。監委王幼玲。(朱冠諭攝)
根據監察委員王幼玲(見圖)提出的調查報告顯示,近5年來,法院審理的「權勢性交」案件總計只有87件,2017年最多也只有19件。(朱冠諭攝)

學校庇護狼師 馮喬蘭:有想過受害學生的心情嗎?

對於為何這些學生遭受性侵,卻說不出口?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指出關鍵因素。

「在台灣社會當中,人們仍習慣譴責被害人。」馮喬蘭表示,先前曾有老師已經性侵學生多次,校方卻堅持不解聘該名教師,理由是「他上有老母、下有妻小,要保障他的工作權」,但這個說法非常不合理,「你們只想到老師的工作權,但有想過那個被壓在體育墊上的小孩的心情嗎?」

馮喬蘭還提到,「性侵案件不會只是個案,永遠一定還有第2個、第3個,甚至好幾個」,如同過去有一名女童遭受性侵,想透過紙條對外求救,但就算這張紙條一層層地向上傳到校長手裡,仍得不到任何回應,最後是直到發現又有學妹被老師盯上,她才決心再遞一次紙條給新任校長,讓事件真相曝光,先前隱匿此事的校長也遭到監院彈劾。

20190430-勵馨記者會。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馮喬蘭(朱冠諭攝)
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馮喬蘭指出,解決校園性侵問題,必須追究整個體制的責任。(朱冠諭攝)

因此,要解決校園性侵問題,馮喬蘭指出,社會大眾不只要練習「不要譴責被害人」、要求加害者離開校園,更要追究整個體制的責任,「就是因為整體包庇,才能夠讓這些性侵案隱匿這麼久。」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也呼籲,「性侵就是暴力」,各界必須嚴厲審視校園性侵害案中的權力議題,一起正視與改變,才能讓學生在校園內可以安心就學,不再擔心與害怕。

20190430-勵馨記者會。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朱冠諭攝)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呼籲,各界必須嚴厲審視校園性侵害案中的權力議題,一起正視與改變,才能讓學生在校園內可以安心就學。(朱冠諭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朱冠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