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移工悲歌》「被強暴還必須拿身體換食物」摩洛哥婦女來到西班牙地獄,受困充斥性侵與虐待的草莓園

2019-04-21 10:10

? 人氣

摩洛哥移工艾哈邁德的生活與原先想像完全不同。她和9名婦女在工作的西班牙農田遭遇人口販賣、性侵、剝削。(示意圖,取自nmagwood@pixabay/CC0)

摩洛哥移工艾哈邁德的生活與原先想像完全不同。她和9名婦女在工作的西班牙農田遭遇人口販賣、性侵、剝削。(示意圖,取自nmagwood@pixabay/CC0)

十名摩洛哥婦女搭上開往西班牙的公車,邊作著發財夢,邊憧憬著在草莓園工作的浪漫情景,但誰也沒料到這班不回頭的公車,正載著她們駛向無止盡的痛苦和折磨。

《衛報》(The Guardian)14日揭露非洲移工在西班牙遭受剝削、性侵的慘況。摩洛哥與西班牙簽訂「季節性工作簽證計畫」,每年有大量來自摩洛哥的女性移工前往西班牙果園工作,她們由於工作地點在荒郊野外,受制於語言不通、經濟弱勢,特別容易受到雇主欺凌與種族歧視,還有惡劣性侵犯每天等在果園內,要求移工奉獻自己的身體,以換取報酬。一位受訪移工成為逾期滯留的外來人口,她後悔地表示,到西班牙是此生做過最糟的決定。

「這是此生最糟糕的決定」

報導指出,去年4月,來自摩洛哥的艾哈邁德(Samira Ahmad),吻別年幼兒子,離開家鄉前往西班牙南部的草莓田工作。她帶著西班牙簽證與一份工作契約,契約除了保障住宿之外,也承諾日薪40歐元(約合新台幣1400元)的報酬。相較於家鄉的低廉工資,這稍微平衡了她與親人分離的痛苦,心中期待著這三個月出國工作,能帶給家人更好的生活。

然而一年過去了,艾哈邁德的生活與原先想像完全不同。她和9名摩洛哥婦女在工作的農田遭遇人口販賣、性侵、剝削。她的工作簽證過期了,仍逾期滯留在西班牙,過去10個月,她躲躲藏藏,一貧如洗,只能靠施捨和救濟活著。她認為來西班牙的決定是個錯誤,更大的錯誤是決定找西班牙警方求救。她告訴《衛報》:「在我離開家鄉前,大家都視我為英雄,因為村里沒有人能像我一樣來西班牙這麼富裕的國家工作。沒想到這是我此生做過最糟的決定。」

草莓園。(圖/keem1201@pixaby)
草莓園。(圖/keem1201@pixaby)

2001年起西班牙和摩洛哥簽訂「季節性工作簽證計劃」,西班牙草莓園夏季採收期即將到來,約兩萬名摩洛哥婦女將在幾週內抵達西班牙,幫助今年的草莓收成,這些婦女在西班牙南部安達魯西亞(Andalucía)的勞動力中佔了很大的比例。西班牙今年計畫種植和收成40萬噸草莓,並出口到法國、英國和德國等國家。目前西班牙是最歐洲最大的草莓出口國,草莓被稱為該國的「紅金」,為該國帶來高達5.8億歐元的收入,在脆弱的西班牙經濟中扮演極重要的角色。

過去幾年中,有關摩洛哥季節性勞工遭受剝削、身體虐待、性虐待的新聞逐漸浮出檯面,然而兩國政府卻輕描淡寫地帶過相關指控,否認此問題的嚴重性與層出不窮的事實,摩洛哥負責招聘和核發移工簽證的「就業部」去年就矢口否認這些投訴。

「聽話、好欺負」的摩洛哥婦女來到西班牙地獄

婦女權利組織(Mujeres)的納瓦斯庫斯(Alicia Navascues)說,有些人認為摩洛哥婦女好欺負,而故意讓她們難堪,她們在草莓田工作的工作環境非常惡劣,還必須忍受無人性的對待,「每天只有30分鐘休息時間,其他時候都必須在高溫攝氏40度的塑膠溫室裡勞動,並長時間維持駝背蹲屈的姿勢。在摩洛哥挑選勞工時,西班牙雇主刻意選擇農村婦女,因為她們薪資低、好欺負,只會說阿拉伯語,看不懂西班牙文的契約內容,更不知道該如何爭取自己的權益。這是一個非法的雇傭體系」。

艾哈邁德表示,她在離開家鄉前聽說過女性在西班牙遭遇的處境,但她選擇忽略,「因為我不相信這樣的故事會發生在這種富裕的國家。」然而,她和其他9名女性移工,在農場遭受嚴重、持續的性暴力和勞力剝削。白天她們遭遇種族虐待,被迫無薪輪班12小時,很新的雇主竟拒絕提供水和食物,有時甚至因為擅自休息,或被認為「不夠努力」而遭處罰。晚上她們被迫睡在骯髒狹窄的貨櫃屋中,數百名女工共用幾間浴室和殘破的廁所。

性侵、性暴力層出不窮 甚至靠性交易才有飯吃!

艾哈邁德說,她所工作的農場附近沒有城鎮,移工完全孤立無援,再加上本來就不會說西班牙語,又必須寄錢養家,她們根本無力反擊,「另一名曾在西班牙農場工作的前輩跟我說,一開始都很辛苦但逐漸會習慣的。她提到之前被性侵和性騷擾,有些人被強暴,甚至必須透過性交易來獲得食物和水」,還有些女性甚至被指派當妓女,來服務當地男性,這些男人每天都會在農場外守著。

賈比爾(Aicha Jaber)和艾哈德邁在同一個農場工作。去年4月抵達西班牙時她懷孕了。回想起當初找工作時,她看見一個招聘傳單,需要20至45歲的女性在外地工作幾個月。「當時我問對方,我丈夫能否也能一起前往,他們表示只有招聘女性。現在我才明白原因,因為這樣雇主才能輕易地剝削我們。」她表示剛抵達農場時,常遭性騷擾和性侵,「對我們而言,這種虐待是一種死亡般的痛苦。我們受盡羞辱,但也很害怕家人知道自己被強姦」。

來西班牙是個錯誤,報警求救是更大的錯誤!

在農場受虐6個星期後,艾哈邁德等10名摩洛哥婦女逃到警察局報案。艾哈邁德說:「原以為我們會得到正義,獲得工資,終止騷擾和暴力對待。沒想到我們會被拋棄,繼續挨餓。」她們報案10個月後,當地警察還是沒有回應或進行偵查。西班牙律師賽斯(BelénLujánSáez)表示,國家警察有法律義務調查,但他們拒絕執行「國家反販運協議」,而這項協議可以在偵查時為受害女性提供保護和幫助。

她們並非第一批在西班牙農田遭受性虐待,並決定向當局尋求協助的的摩洛哥移工。去年多名女子提出控訴,還有一起剝削勞工案件目前正在安達盧西亞的法院審理。賽斯稱,安達魯西亞的省級法院一再阻撓,因此尚未展開適當的調查,也不讓受害女性有足夠時間前往韋爾瓦(Huelva)的法院提供證據,拖了8個月之後,這起強姦和性侵的指控因為缺乏證據被降級為性騷擾案件。

國家警察說,他不會將他們視為潛在人口販賣受害者來偵查案件,因為他們已經在省級法院提出指控。對此賽斯氣憤地表示:「我們所要求的是認真看待這些人口販賣、強姦和性侵案,並進行調查。一旦他們通報暴力案件,這些受害者必須獲得應有的保護和幫助,然而她們現在卻受到西班牙司法體系的蔑視和無視。」

艾哈邁德和賈比爾等10名摩洛哥婦女,去年向當地警察求救之後,摩洛哥家人得到消息稱她們在西班牙當妓女。不但丈夫決定離婚,父母也和她們斷絕關係,3個月的工作簽證到期後,她們無法在西班牙繼續工作,只能靠施捨和援助苟延殘喘得活著。由於現在無法回國,又不願意在案件解決前離開西班牙。即使機會渺茫,這群摩洛哥婦女仍等待著正義降臨。因為唯有洗清冤屈,才是見到孩子的唯一途徑。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