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觀察:「你看香港」……明天,台灣人要流亡到何處?

2019-04-29 11:10

? 人氣

佔中九子案24日宣判刑期,聲援者也在台灣抗議示威,高舉「一國兩制攏是假」。(美聯社)

佔中九子案24日宣判刑期,聲援者也在台灣抗議示威,高舉「一國兩制攏是假」。(美聯社)

香港「佔中三子」及另外六名民主派人士(佔中九子)早前被裁定「公眾妨擾」罪名成立,法院周三(4月24日)判刑,其中四人被判即時入獄。據報道,載著四人的囚車由西九龍裁判法院駛出,駛往荔枝角收押所,大批支持者在場喊口號聲援,媒體鏡頭蔚為大觀。獲判緩刑的朱耀明接受記者采訪,表示心裡極之難過,會竭盡全力支持他們。

生活在中國內地黑暗政治中的人們,一直都在試圖從外部世界尋找光亮。從大逃港時代開始,香港就是照亮千百萬中國人求生之路的明燈。「六四」前後,中國民主運動得到來自香港的強大支持,它又讓更多人看到民主自由的希望。1997年政權轉移,香港人反抗壓迫丶爭取普選的運動,被很多內地民眾視為中國民主前哨。

「你看香港」……

香港意味著自由和法治,以及在這樣的社會中產生的信譽和品質,這就是中國內地很多小縣城都有「香港店」的原因。直到今天,「你看香港」仍然是部分內地人聊天的口頭禪。

毫無疑問,佔中「九子」和他們的支持者為香港歷史再添榮光。正如政治學者周保松在《我們的黃金時代--寫在「雨傘九子」宣判之後》一文中所言,關乎雨傘九子命運的審判,對歷史對當下對未來,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對一場公民抗命運動來說,審判本身就是非常重要的抗爭,因為公民抗命的目的,是要彰顯制度不義,激發大多數人的正義感,從而推動社會政治改革」。

但是,當「你看香港」後面的內容越來越多地變成了這樣--仁人志士為了正義事業勇敢入獄,民眾還可以公開表示支持--我仍然感到無盡的悲哀。

香港轉身已變臉

我曾經在《明報》發表文章《自由香港的背影》,談到我們這一代中國人對於香港的認知和情感。1989年天安門運動中,來自香港的聲援和捐贈,以及運動被血腥鎮壓之後的逃生通道,香港恍若黑暗天空中的一道閃電,讓人幻想著雨過天晴的彩虹。然而,二十年之後,當我在香港主編《陽光時務》的工作簽證被拒的時候,發現曾經的英雄如今已經落難,正處在各種自我救助的抗爭之中。「我看見那個自由、法治、繁榮且富有人道精神的香港,成為正在離去的背影。」

又十年過去了。我不想再這麼抒情地談論香港了。它不是正在離去的背影,而是轉過身來,讓我們看見已經變化的惡臉,讓人感到恐懼。

佔中志士的故事,每天都在內地上演。而且我能看到,香港也會一天天地變得像內地一樣,沒有媒體公開報道這些英雄,沒有人上街表達聲援,甚至在私人場合也不會再有提到他們的名字,就像魏京生、劉曉波等人對於今天的中國人一樣。

明天,台灣人流亡到何處?

「佔中三子」之一戴耀廷在入獄前留下的《入獄感言》中寫道:在這幾年,中共專制之手深深伸進香港,並得林鄭政權配合,連原先仍可保持的法治也在每天被破壞,香港已進入了威權時代。他在另外一篇文章中評論香港法治的變化。以往香港未經批准的游行示威一般只會被控以「非法集結」罪,但「佔中九子」案中,香港首次有示威人士因為普通法下的「公眾妨擾」罪被判刑。戴耀廷指出這條文相當於中國大陸的「尋釁滋事」罪,「空泛」丶「刑罰重」,是用來打壓反對聲音的「口袋罪」。

「佔中三子」之一陳健民入獄前留下《為我引路》,其中寫道:「許多在內地公民社會的朋友常告訴我,他們在苦苦等候,卻見不到黑夜的盡頭。其實他們不知道,在逆境中他們展現的勇氣和善良,已是最耀眼的光輝。他們自己便是漆黑中的星星,不斷為他人引路。」

他們深刻地觀察到了香港和內地的同步性質。在前述文章中,我談到當時香港民眾的「驅蝗」行動時說:只要繼續這樣下去,你們大可放心,香港的天空可能變得比內地還要黑暗,不僅不必上街「驅蝗」,連你們自己也都要千方百計逃離這正在沉淪的孤島了。

剛剛讀完舊文,就看到銅鑼灣書店綁架案中勇敢的揭露者林榮基逃離香港的消息。在香港《逃犯條例》修訂的威脅下,林榮基離開香港前往流亡台灣,希望長期定居。報道說,他表示從未想過,作為香港人會有流亡的一日,「香港沉淪得太快」。

昨天,內地人流亡到香港;今天,香港人流亡到台灣;明天,台灣人流亡到何處?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