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專訪》楊照:教改改不好,不能只怪那個人…

2016-01-03 08:10

? 人氣

楊照說:「家長不改,教改不會好,家長心態不變,把教改成敗賴給李遠哲(右),有意義嗎?」(資料照,余志偉攝)

楊照說:「家長不改,教改不會好,家長心態不變,把教改成敗賴給李遠哲(右),有意義嗎?」(資料照,余志偉攝)

30多年,聯考制度變了,九年國教延伸到十二年國教,大學多到甚至曾經錄取率近乎百分之百,為什麼教育還是擺脫不了考試、升學?楊照感嘆,「很大原因是彼此綁架,這是一個社會文化的問題,政府再怎麼做都解決不了問題。」他直言,「家長不改,教改不會好,家長心態不變,把教改成敗賴給李遠哲,有意義嗎?」

作家楊照(左)(取自楊照臉書)
作家楊照(左)感嘆,教育擺脫不了考試、升學,很大原因是彼此綁架,這是一個社會文化的問題,政府再怎麼做都解決不了問題。(取自楊照臉書)

《別讓孩子繼續錯過生命這堂課》裡,他討論的重點正是副標:「台灣教育的缺與盲」,為什麼對政府解決教育問題不抱幻想?而是家長的問題?楊照表示,他有很多朋友,都是值得敬重有公民意識和社會責任感的人,但是,很奇特的是他們一旦有了「家長」身份,就變了另一種面貌,不自私的人也變得自私了,而且認為自私有理,「自私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孩子,為了孩子的排名。」想像一下,當一個孩子排在最前面的時候,有多少孩子要落到後面,而做為站在最前面孩子的家長,不但不會想到後面的孩子,甚至可能還有慶幸之心。

「我們對於家長和孩子的關係的想像,是有問題的,一旦成為家長,似乎每個人內在的權威、控制欲就全部釋放出來,而且視為理所當然。」楊照用最淺顯例子,常有人問他,這麼疼女兒,她交男朋友你一定很難過,她結婚你一定會哭,他反問,「為什麼要哭?她開開心心結婚我哭什麼?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個體,個人有個人的生活,不必然要彼此依賴或牽絆。」

作家楊照的音樂家女兒李其叡。(取自楊照臉書)
作家楊照非常疼愛音樂家女兒李其叡,有人問楊照,這麼疼女兒,她交男朋友一定很難過、她結婚你一定會哭。楊照說:「為什麼要哭?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個體,不必然要彼此依賴或牽絆。」(取自楊照臉書)

孩子的排名一旦成為家長的榮耀感,就很難改變台灣習於用縱向排名看成就的習慣和文化,「這個改變不了,任何東西搬到台灣來都會變質;沒有健康的家長,就很難改變;做為家長若不在乎公民角色,那也沒有用。」楊照所說的「公民角色」是要重視制度的公平性,但在教育上,多數家長只在乎是否對我(的孩子)有利。

楊照不諱言,談到教育,他們家是一般定義中的「既得利益」,有過去的老同學為孩子整理申請學校的甄試資料,他第一個反應就是,「哪家的小孩子拚得過?」朋友笑他,「等你女兒長大看你會不會做相同的事。」楊照坦言,當年猶豫了一下,現在肯定答「絕對不會」,因為要尊重制度的公平。

沒有弱勢學生的學校,不值得驕傲

莫拉克風災的時候,清大畢業校友們要幫助學校裡的災民學生,所有的計畫和資金都準備好了,一調查竟然沒有一個學生來自災區!台大前校長李嗣涔當年在立法院備詢,立委質疑台大漲學費那弱勢生該怎麼辦?李嗣涔的答覆竟是台大學生的社經地位都比較高,很多以家境為標準的獎學金沒有人來申請,以此印證台大沒有清寒學生,漲學費影響不大。

台大
台大前校長李嗣涔曾說,台大沒有清寒學生,漲學費影響不大,讓楊照非常不以為然。(資料照,呂紹煒攝)

楊照質疑,「把一個學校的同質性搞得這樣高,學校有反省嗎?台大的價值就是來自各方的學生,從都市到偏鄉,富人到窮人,現在呢?一個弱勢偏鄉學生進不去的學校,值得驕傲嗎?」楊照愈講愈氣,「這樣的學校再不是我引以為傲的母校,如果他們要頒給我傑出校友獎,我一定拒絕。」說完,他笑了,「當然,他們不會給我的。這是生氣的比喻。」

楊照強調,公民意識、公民社會就是要建立一個對的制度,假想不知道你會掉到社會的哪一個位置,設計出一個制度能幫助落在後面的人。芬蘭就是一個例子,「好老師應該教所謂的壞學生,有這麼難理解嗎?好學生還需要你教嗎?成績好的前十名坐到教室後面,你得到的獎賞就是自由了,成績弱的學生往前坐,因為最需要協助,等成績轉好就坐到後面。」但是,朋友很難跟他討論,總糾結於為什麼好學生要被壞老師教?「家長對如何教自己的孩子有這麼多意見,叫老師又該如何是好。」

家長不改,賴給李遠哲也救不了台灣教育

楊照直言,他是盡公民責任,雖然是狗吠火車,「我沒笨到高估自己以為吠完火車會停下來。」不過,他很憂心,還是會對教育不滿但又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的人會關心。「教改的失敗不是李遠哲,不是想法錯了,教改政策野心夠大,但配套不夠,從來不敢講要改變家長,以為政策改了就沒事了,但家長不改變就是不可能。」

歷經七天佔領教育部,反課綱學生於8月7日撤場,晚間10點後,教育部除文宣、塗鴉繼續留著外,學生已撤出教育部。
楊照認為,「為什麼一定要有課綱?為什麼激進青年耗費力氣在課綱?」圖為反課綱學生佔領教育部。(曾原信攝)

楊照再問一句,「賴給李遠哲有意義嗎?」他支持當年教改的各種意見,改掉聯考,改成基測,就是一個證明可以上高中的基本學力,這個想法沒有錯,但不敢衝擊家長,基測在技術面上不要讓孩子一直考試,就是一個基本門檻,不能出太難的題目,「但家長不能接受,還是要成績,又要排名,最後考得出來的就是有考試天份─謹小慎微不出錯。」因為不只是做謹小慎微的事,學校才會偉大。說到這裡,他不能不感嘆,「為什麼一定要有課綱?為什麼激進青年耗費力氣在課綱?」對一個從小反對教科書的人而言,怎麼可能有一個完美課綱?學習和教育又豈能以課綱為價值核心?

訪談到最後,還是不能不關心楊照的「文學創作」,他自比是「做很多雜事的寫小說的人」,在這些「雜事」之外,他的小說創作從未間斷,好消息是明年應該就會看到他的新作《一九八一光陰賊》,或許這是楊照讀經典外,更讓人感興趣。期待中。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