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死纏爛打也沒有用!柯P面對大巨蛋的人生哲學,來自外科醫師的魄力

2015-11-11 06:30

? 人氣

柯P對財團大聲宣示,過去複雜的政商關係已經結束!

柯P對財團大聲宣示,過去複雜的政商關係已經結束!

身為政治領域新手的我,秉持一貫態度,以解決問題為先,並對財團大聲宣示,過去複雜的政商關係已經結束!

我上任後,接手台北市政,開始面對各式棘手的問題,先從很難處理的大案著手,與財團們正面迎戰,除弊興利同時前進。這個國家已經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

鴿子飛出籠繞兩圈,確定方向再飛

當台北市長最重要的是什麼?我的答案還是「企業文化」。我常說「戰略上永遠往前跨一步」,面對危機,我永遠在最大張力下工作。比方說大巨蛋BOT、美河市聯合開發、松菸文創園區、雙子星聯合開發、三創資訊園區等五大案,有人質疑怎麼打到最後雷聲大雨點小?

我常用「大象」來做比喻,因為大象的體型壯碩又很重,象腿沒有辦法離開地面很遠,只能拖著走、步伐沈重,但也因為拖著行進,常常都在踢到東西才停下來確認是踢到什麼?我用「大象治國」來比喻面對市政的處理,就是遇到問題、解決問題;舉例來說,遠雄大巨蛋逾期未完工,改善期限在六月到期,但是竟然沒有人來報告,所以我們遇到了就要去做危機處理。

另一個理論是「鴿子出籠」,大家可以觀察一下,鴿子出籠時為什麼要在空中繞兩圈?原因是牠剛飛出籠、一時搞不清楚方向,才會先轉個兩圈,確定方向再開始飛。對我來說,清理五大案就是讓我大規模搜索整個環境、找出所有問題點,否則根本不知道問題在哪裡。也因為有這樣的行動,我才能從這複雜的政商關係中,摸索出以前究竟問題出在哪裡。

不管是「大象治國」遇到問題、解決問題,還是「鴿子出籠」先在空中繞兩圈摸索環境、確定後再飛出去;這些都是我在選前提到的一個觀念:龜兔賽跑為什麼烏龜會贏?因為兔子看著烏龜,烏龜看著遠方目標。我們不因短期會遭遇的困難,而避開長期該做的工作。

對我來說,民調數字的增減雖重要,但我不會因為民調掉個幾趴,就不敢做該做的事。舉例來說,我很清楚處理大巨蛋公安的問題,因為太難處理,所以無法速戰速決。時間拖久了,民眾覺得煩或焦慮,民調一定會跌,預期可能會掉個百分之五、甚至到百分之十,但那又怎樣?難道要因為害怕民調下跌,而不去處理以後會出現的公安問題嗎?我的態度自始至終都一致,就是不該為了短期目標,而犧牲長期目標,所以民調一時的漲跌不會太放在心上,重點是有沒有真正把問題解決掉。

大聲宣示過往政商關係結束,新時代來臨

為什麼大巨蛋的處理速度未如預期,究竟難在哪?我說個故事,有個獵人帶獵狗去打獵,發現兔子後,獵狗開始追逐兔子,兔子拚命奔跑。獵狗也飛奔追趕兔子,可是追著追著、兔子跑不見了,獵狗只好悻悻然回到獵人身邊,獵人一見獵狗無功而返,便大罵獵狗:「你真沒用!為什麼連一隻兔子都追不上?」獵狗不服氣地回道:「不一樣啊!我是為午餐而跑,牠是為命而跑!」

話說回來,遠雄是用全部力量在對付我們,身家性命全部在此一戰。但台北市政府什麼事都要做,更重要、更需要緊急處理的事很多,大巨蛋所占比例並不大,我們只是用很少的一部分力量處理遠雄大巨蛋而已。不過,就算如此,我們還是堅持公安問題不能打折扣,就是要明白地跟社會宣示,以前那種政商關係結束了!

台灣政治人物就是太關心短期目標,而失去長期遠見,我比較不在乎短期民調漲跌。所以,再回頭看五大案,沒有所謂雷聲大雨點小的問題,重點是檢討中找到問題,並得到未來怎麼做的方法。目前我們已建立BOT和聯合開發的新版SOP,以後大家按照規則做,廠商可得到穩定的利潤,但也不可能有暴利。更重要的是公務員依法執行和廠商打交道,也沒有坐牢的風險了。

在大巨蛋案進行中,我也發現自己跟前兩任市長最大的不同點,是他們不想處理廠商的死纏爛打。比方說,遠雄董事長趙藤雄說要告我,我並沒有因為他的威脅而不清查大巨蛋案,他也真的付諸行動去告我。但前兩任市長受到了財團威脅騷擾,在疲於應付後選擇放手,結果一瀉千里,終至完全撤守。我發現,很多政治人物禁不起廠商的糾纏,最後就撒手不再堅持了。「堅持」和「耐煩」應是行政的基本修練。

柯P模式
透過處理大巨蛋案,就是要明白地跟社會宣示,以前那種政商關係結束了!

正面迎戰,是我的人生哲學

台北有很多老舊社區急待更新,例如蘭州國宅、南機場國宅,但為何前幾任市長沒人敢去碰這棘手問題?因為碰了不易加分,反而可能惹來許多麻煩。

但我的態度是面對問題、然後解決問題。我比較不怕困難,前人不處理難題是因為問題棘手、且不見得能為自己的政治生涯加分。但「正面迎戰」是我的人生哲學。面向陽光,陰影會留在背後。

過去我在當外科醫生時的經驗,每次心裡只要一有猶豫就會出問題。例如開完刀後,心裡覺得好像哪裡止血沒有止得很好,果然後來那個地方就在流血,最後逼得重開刀再去止血一次。所以,我後來養成習慣,面對任何事物,心中一旦出現猶豫就要積極處理,只要是問題就要處理。絕對不迴避問題,正面迎戰。且經常反省,如果重來一遍,如何能做得更好?再回到都市更新的問題。過去,每次都發局人員去跟居民見面開完會,只能說:「好,我把你們的意見帶回去。」因為當下他們無法做決定,就這樣往返很多年,從來沒有市長真的在週末到當地,坐下來面對居民。

現在,我們針對大同區的大龍國宅被正式鑑定為海砂屋,多次協調攤商與住戶遷出現址,起初也是在重建經費與安置問題上,遲遲無法獲得共識,但經過多次針對居民安全與活化市場用地辦理說明會,甚至派員進駐大龍國宅,逐戶協助居民轉貸、租屋媒合,取得共識後,現在已經拆除,三年內全區重建完成,正式跨出公辦都更的第一步。

明明能解決的問題,為什麼以前都將其擱置不解決?問題在哪裡?就是因為很多政治人物考量到自己的政治路途,做第一任想做第二任,做第二任想做總統。其實,一旦放下這些政治考量,就可以海闊天空。我只想解決問題、凡事以市民為優先,所以不怕衝突、不怕被罵,也不在乎個人輸贏。我也是因為不怕輸,才能贏得選戰。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三采文化《白色的力量3—柯P模式:柯文哲的SOP跟你想的不一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