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到底有多可怕?一段塵封70年的影片拍下,《安妮的日記》作者最終下場…

2016-12-26 10:20

? 人氣

連希區考克都為之膽寒的人間煉獄(圖/公視提供)

連希區考克都為之膽寒的人間煉獄(圖/公視提供)

為何「納粹」在歐洲成為禁忌之名?近期新竹光復高中校慶驚見歷史老師帶領學生角色扮演希特勒、納粹,震驚國際。有些台灣人認為外國反應實在「大驚小怪」,但若是了解納粹到底奪去多少生命,看過紀錄片《安妮的集中營》屍首堆積如山,或許你也會為之膽寒……

你也許讀過《安妮的日記》,但你知道寫下這部日記之後、安妮去哪裡了嗎?一部塵封70年、去年首次被完整播映的記錄片《安妮的集中營》,曾由希區考克參與腳本與剪接,就連這位驚悚電影大師也被那些殘酷畫面深深震撼。這部記錄片真實呈現被戰爭泯滅的人性,它將告訴你安妮人生的最後一站是怎樣的地方。

塵封70年、希區考克也不忍直視的殘酷影像

ger08.JPG
如此虔誠祈禱的信徒,最後的命運竟是如此(圖/公視提供)

二戰末期,英軍解放安妮曾待過的卑爾根伯森集中營,並執行盟軍「F3080」計畫,欲以記錄片揭露德國在8座集中營的殘忍暴行,以達成心理作戰效果,然而隨後因為戰爭結束,影片也太過殘酷,致使檔案遭封存70年,今年才首次完整播映。驚悚電影大師希區考克曾協助此片的腳本與剪接,但就連他也無法承受這些影像,在影片完成後逃離工作室整整一週才能平復心理創傷。

在那些集中營,人們的眼中早已失去希望,女性被剃光頭髮打上編號,日夜進行苦工、領取極少量的食物、蜷縮在寒冷狹小的空間,還有傳染病的威脅。許多同伴生病死去了,她們必須將那些屍體拋進大坑來換取伙食。

上萬具乾癟凹陷的人體上,肋骨清晰可見,雙腿細如枯枝,眼中早已失去光芒。那些曾被稱為「人類」的物體如貨物般被擲入巨大的土坑。一具女性枯屍的胸前還掛著十字架,往日祈禱似乎還在閃動靈光,但她的死證實了:這世界根本沒有神。

囚禁於密室中的青春,依然可以閃閃發亮,但是……  

《安妮的日記》於1942年開始書寫,一名猶太裔少女,安妮‧法蘭克(anɛliz maʁi anə fʁɑnk)記錄她與家人為了躲避納粹追捕、藏身於密室中的生活點滴。

13歲的時候,你在做什麼呢?生長於和平的國度,我們的13歲可能充滿學習、玩樂與青澀的初戀,那麼成長於戰火中的13歲呢?《安妮的日記》最讓人驚訝的是,即使被幽閉於陰暗密室裡,她的青春依舊閃閃發亮。

AnneFrankDiaryofaYoungGirl1995.jpg
1995年版《安妮的日記》封面(圖/wikipedia)

密室的沉悶生活、隨時可能來臨的死亡,都足以讓這名少女對人生絕望,但她的日記充滿不可思議的樂觀,當她面對菠菜、萵苣、馬鈴薯等單調乏味的伙食,尚能幽默自嘲:「想減肥的話,密室正是好地方!」

她在密室裡初戀,夢想有一天可以去上學,甚至想要成為明星,這些字句不見死亡的陰影,展現積極的人生態度。無奈命運弄人,安妮的藏身之處還是曝光了,她最後沉眠於上萬具乾屍之中,無法闔上的雙眼還在凝視她殷殷期盼的藍天……

畫面很殘忍,但請不要移開你的雙眼 

ger04.JPG
一具具扭曲的肢體,都曾是懷抱滿滿夢想的生命(圖/公視提供)

第二次世界大戰已結束70年,但戰爭依然存在,《安妮的集中營》還在上演。許多和安妮一樣充滿夢想的孩子,青春被戰火吞噬、遭受折磨痛苦而死、最後堆成冷冰冰的屍山。

這些畫面之殘酷,可能讓你數秒就不忍再看下去,但是,請不要移開雙眼。唯有深刻記憶戰爭才能避免人類重覆錯誤,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在二戰結束70年以後依然必須去觀看、去記憶這些影像……

 

編輯精選轉型正義延伸閱讀》

同樣殺人無數,為何台灣人無法接受希特勒與納粹,卻能忍受蔣介石與國民黨?

《一把青》為何能奪6座金鐘?導演拍下的,是國民黨不敢說的真正外省人血淚…

「媽媽不是壞人,不要槍斃她!」在監獄生子,《燦爛時光》演活她絕望中的勇氣

「把你脫光光澆糖水讓螞蟻咬」、「打到胎兒墜地」 白色恐怖刑求的寫實畫作曝光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