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中專欄:英語面前的日本尷尬

2015-01-12 10:10

? 人氣

日本人英文能力不佳,已成為國際間普遍認同的事。其實連日本人自身也不否認。這幾年似乎終於有點改善。為了迎接奧運會,東京都提出小學至高中的「英語村」計畫,但就在此時卻有學者跳出來主張「英語不要論」(編按:意思是指會講英語並非必要的能力)(圖片:作者提供)

日本人英文能力不佳,已成為國際間普遍認同的事。其實連日本人自身也不否認。這幾年似乎終於有點改善。為了迎接奧運會,東京都提出小學至高中的「英語村」計畫,但就在此時卻有學者跳出來主張「英語不要論」(編按:意思是指會講英語並非必要的能力)(圖片:作者提供)

東京都政府在上個月底,提出了一項十年計畫。這十年的期間,包含了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為了迎接這項國際盛事的到來,並創造一個對於外國人而言友善的訪日環境,預定2018年要開闢英語村。針對從小學到高中的學生,在只能使用英語的環境中,接受外籍教員的教學,並讓低年級的兒童在一定的期間內滯留村內,24小時浸淫在英語的自然環境。計畫中還有另外幾項也是關於提升英語能力的計畫。包括要求公立學校的英語老師,要做到有效的教學方式。以及預定十年後,從東京都畢業的高中生都必須達到等同於「英檢準二級」程度的英語能力。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事實上不只是東京都,連中央的文部科學省(相當於教育部)也相當慎重地提出讓英語能力提升的各項計畫。最快在2016學年度,就要讓英語教科書進入小學高年級的正式課程裡。

心魔讓英文學不好

不過,日本教育界如此嚷嚷著要提升日本人的英語能力,其實也不是這一兩天的事。回顧起來,似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人會跳出來喊要徹底改革,但事實則是許多年過去了,還是沒有多大成效。相較於死對頭的南韓和中國,當地年輕人的英文程度,早已遠遠超越同世代的日本人。

其實,日本人在英文閱讀的程度上,可能跟亞洲鄰國的程度差不多,但在「聽、說」方面則大有困境。這問題出自於他們有心魔。這心魔是他們的發音,別人很難聽懂。首先是他們有發不出的字母音。比方「v」和「to」和「two/twi~」或「the」這幾個字母,他們很難發出正確的音,只好轉化成日文拼音。稍微學過日文的人會知道,他們所有的外來語都會轉化以日文的片假名來發音。但難道學校上課時,老師都沒有糾正正確的念法嗎?曾經詢問過日本朋友,他們回答:「因為大多數的老師也是用日文的發音來唸英文的。」久而久之,日本人甚至認為這些外來語,只要把速度念慢,語調抑揚頓挫一點,就是真正的英文。結果發音根本性的不對,搞得場面很尷尬,再加上臉皮薄的民族性,以後就更不敢開口講英文了。

英語不用論

就在此時,卻有大學學者跳出來指責政府的方向錯誤。他們提出「英語不用論」的說法,大膽質疑,日本人真的有需要那麼會講英文嗎?在他們看來,日本的教育分工專業化,許多有志進學習特殊才藝的學生,比如福祉保育、料理烹飪、婚紗葬儀、美容、和服製作等等,會選擇進入專門學校。這些學生能用到英文的機會少之又少。他們的人生志向並不在於跟外國人交流。認為與其一味提升英文能力,卻讓日文能力逐年低落,到底有何意義?能說一口好英文就值得羨慕,就比較高級嗎?

這番言論聽在企業主耳中很是感嘆。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代表就表示,提升國人英語能力真的有其必要。因為他們強烈感受到,當要外派員工赴海外做生意時,競爭力明顯不敵鄰國。

對於要不要提昇英語能力,日本國內兩派意見的衝突,只不過再次佐證了日本社會正陷在一種開放與保守的矛盾狀態。安倍晉三的國家政策表面上看似國際化,但有時又使出貶中嫌韓的小手段,為的是激起愛國勢力對其聲望之擁護。那些被激化的民族主義份子愈來愈多,認為日本不必靠外國人,最好外國人也少來搶飯碗,日本人心底排外的火種又開始燃燒起來。

可是,時代不同了。經濟衰退,人口減少,日本企業今不如昔,無法光靠出口貿易和國內市場就生存下去,必須到國外開闢新市場。外派人員不像二十年前只要主管級的高知識份子去監工晃晃就好,如今,許多一般基層員工都可能被派到海外打拚。為了達到日本政府2020年「觀光立國」的目標,誰說學習製作和服或和菓子,就不會需要到國外進行販賣和風文化的工作呢?英語村和英語不要論,意外暴露了日本擺盪在昔日榮光與嚴峻現實的尷尬。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