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古蘭經定義 聖人已逝 自此再無聖戰

2015-01-11 12:51

? 人氣

台北清真寺總幹事馬希哲翻閱《古蘭經》第109章第6節,讀出內容:「你們有你們的教門,我有我的」,凸顯互不衝突的宗教觀。(葉信菉攝)

台北清真寺總幹事馬希哲翻閱《古蘭經》第109章第6節,讀出內容:「你們有你們的教門,我有我的」,凸顯互不衝突的宗教觀。(葉信菉攝)

巴黎報社《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遭槍擊之後,全球對伊斯蘭教呈現一種恐懼的氛圍,紛紛以「恐怖份子」定義這群人。然而,伊斯蘭教是一個好戰的宗教嗎?《古蘭經》中如何定義「聖戰」?穆斯林真的活該被說成是恐怖份子嗎?台北清真寺的總幹事馬希哲接受專訪表達看法。

穆斯林「人不犯我 我不犯人」

從《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遭槍擊開始,法國3天4起槍殺,共造成17位平民與警察遇害、3名兇手斃命、1人在逃,針對此事,台北清真寺總幹事馬希哲接受《風傳媒》專訪時開門見山地表示,「伊斯蘭」的本意就是「和平」,是愛好和平的宗教,穆斯林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在清真寺的辦公間內,馬希哲從書架上拿下一本《古蘭經》,翻到第109章第6節,讀出內容:「你們有你們的教門,我有我的」。他表示,穆斯林是「後發制人」的思想,若非被逼,否則不會開戰。從歷史角度看,聖人穆罕默德「唯一」主動發起的聖戰,是公元627年的「壕溝之戰」,穆斯林為懲處背棄盟約的盟友向其宣戰,之後的戰爭均是為了抵抗侵犯,由他方發起。馬希哲說,這也是為什麼伊斯蘭教的戰爭史沒有什麼特別精彩之處,因為都是用嘴巴來說服人,他再次強調,「穆斯林的本性是不打仗的,但若受到迫害,必要時就會起來反抗」。

20150110-清真寺專訪-葉信菉攝-EGG-11 01-11-2015《古蘭經》強調不得濫殺一人。(葉信菉攝)

伊斯蘭教重視生命,翻閱《古蘭經》,可以看到穆罕默德曾表示「不得濫殺一人」,也說「據真主看,殺死一個穆斯林,較世界滅亡尤為嚴重」,對於殺害信士者,《古蘭經》記錄著「報應為火獄」,伊斯蘭教友解釋,因為以火紋身對伊斯蘭教來說,是最痛苦的懲處。

「我不認為他們是偏激份子」,馬希哲表示,法國穆斯林的攻擊舉動是被逼迫下的結果。他舉前總統蔣經國說過的話,世界上的戰爭只有一種,即「壓迫者與被壓迫者」間的戰爭。如今法國600萬的伊斯蘭教徒是少數人口,他認為,法國高盧人對穆斯林的包容性不足,穆斯林身為地位低下的邊緣人,在社會整體(包含《查理周刊》)歧視與壓迫下,只能透過這樣的行為反彈,「在我們看來激烈的舉動,他們也未必這樣覺得」。

「『恐怖份子』詮釋由人而定」

外界將他們形容為「恐怖份子」,馬希哲認為,詮釋由人而定。他引用歷史佐證,指過去以色列的猶太人曾為了政治目的,轟炸伊斯蘭教在約旦的歷史象徵-金頂清真寺,但中東沒有一個媒體形容轟炸者為「恐怖份子」,而是以「愛國主義者」稱之,我們往往只看到單一的資訊,就下了定論,「恐怖份子」的詮釋就是這樣來的。

「捍衛聖人」與「和平」同是穆斯林重視的價值,但法國穆斯林為了捍衛聖人,運用殺人手段破壞伊斯蘭教對「和平」的期待,馬希哲也承認,他們的行為確實存在自我矛盾與衝突。

至於許多極端的穆斯林以「聖戰(jihad)」的名義發動戰爭,馬希哲表示,《古蘭經》中確實寫到為聖戰而死的穆斯林是光榮的、可以進天堂,但也嚴格訂定發起聖戰的條件有三項,首先,必須以宗教的名義發起;其次,由聖人確認之;最後,由聖人宣布戰爭。馬希哲說,穆罕默德還在世的一千多年前就說過,自己是最後一位聖人,之後不會再有聖人認可的戰爭,而當今那些所謂的「聖戰」,以《古蘭經》的標準,都未經聖人認可,也就沒有光榮死亡的邏輯,馬希哲認為,當前伊斯蘭世界的多起戰爭,起因都是「政治目的」,並非宗教。

有穆斯林表示,對於聖戰者來說,死後可以進入天堂,是一項誘因。在《古蘭經》中形容的天堂,有滿滿的綠色樹蔭,對處在一片炙熱沙漠的沙烏地阿拉伯國家人民來說,樹的綠色是高貴的象徵,從綠色國旗也可以明白這一點。除了陰涼的樹蔭,還有豐盛的食物,人與人之間一團和氣,是一片絕美的境界,對伊斯蘭教徒來說,那兒的吸引力相當的大,而最重要的原因在於,離伊斯蘭教唯一的真主更近了。

沙烏地阿拉伯國旗顏色為綠色,綠色是伊斯蘭教的高貴色彩。(取自網路)

正如美國大法官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 Jr.)所說:「我移動我的拳頭的自由,到你鼻子前必須受到限制。」自由與尊重就好比權利與義務,兩者是相對的,應並行不悖,自由不能無限上綱。教友說:「言論自由不能加諸在人身攻擊」,當你污蔑聖人時,會有不止一個穆斯林來對抗你。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