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心愛的弟弟走了,她卻一如往常為他夾菜…原來弟弟曾和她有這樣的約定

2017-09-20 08:20

? 人氣

她平靜的出奇,我們故作沒事,她卻像真的沒事一樣,每天在她和弟弟的房間進進出出,有時自言自語,有時嘻嘻哈哈,和弟弟在時完全一樣。

沒想到妹妹(音:每梅)一點都不傷心。

弟弟(音:底迪)死於急性肺炎,我們夫妻倆都哭乾了眼淚,還要強打起精神安慰妹妹,她今年才五歲,對於比她只小十四個月的弟弟一下子就不見了,我們真不知要如何向她解釋,她能了解什麼是死亡、能接受死亡這殘酷的事實嗎?

她一向疼極了這個小弟弟,如果發覺了「真相」而天天吵著跟我們要人,夫妻倆除了流淚以對外,又能如何?

她卻平靜的出奇,我們故作沒事,她卻像真的沒事一樣,每天在她和弟弟的房間進進出出,有時自言自語,有時嘻嘻哈哈,和弟弟在時完全一樣。我們有點憂心,卻也多少寬慰的看著笑顏如昔的她,心想小孩畢竟不懂什麼是悲傷、畢竟什麼都忘得快,所以他們幸福。

唯一不解的是:她堅持要弟弟一起吃飯,餐桌旁得擺上幼兒專用的椅子,一個小塑膠碗裡擺滿了她為弟弟夾的菜,有時她還會說:「弟弟慢慢吃,燙燙,要吹吹哦。」

妻不由得掩面衝進廚房,我則濕了眼眶看著她,猜想她或許在心裡不願承認弟弟死了的事實吧,我們大人不是也常在年夜飯時,為不在一起的家人備碗佈菜嗎? 小女孩細膩的心思叫人鼻酸,我不由得緊緊擁住了她。

直到今天深夜,她進房將我們叫醒:「打雷了,弟弟怕怕。」果然屋外電光閃閃,妻愛憐的抱住她,「不是我,弟弟怕怕。」她用力掙脫,跑到門口又回頭看我們,我和妻面面相覷,擔心這孩子是傷心過度了。

但也不能不跟她到房間,看見屋裡堆滿了弟弟生前愛玩的許多玩具,牆上還有弟弟最常畫的那隻大魚,「魚、魚、可是……」妻和我一樣吃驚,因為那魚原是畫在弟弟房間牆上的,不過我很快想通,溫言勸慰妹妹:「這是妳學弟弟畫的對不對? 畫得好像。」她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卻毫不妥協的看著我:「魚是弟弟畫的,貝殼才是我畫的。」果然旁邊另外畫了幾個貝殼,我還想追問,又是一陣雷鳴,妹妹驚叫起來:「弟弟不怕,爸爸 (音:把拔) 和媽媽 (音:馬麻) 來了!」

夫妻倆正不知所措,忽然聽到銀鈴般的笑聲,是弟弟! 他真的沒有走、真的一直陪著他的小姐姐,難怪……妻像瘋了一般喊著弟弟,到處打開衣櫃、翻起被單、甚至趴到床底下找人,我半信半疑,雖然一向不信鬼魂之說,卻也無法向自己解釋為什麼三個人會一起發生錯覺……

雨停了,妻臉上的淚也停了,我抱著妹妹,看著屋簷下悄然滴落的水珠,不知要如何安慰這兩個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傷心女孩,「弟弟走了。」她說,又把兩個大人嚇了一大跳!

「妹妹我跟妳講,弟弟已經死了……已經走很久了。」我從來不知道講一句話會如此艱難,就像難以接受的真實一樣。「我知道他死了,可是他答應多陪我一個禮拜的。」妹妹說,眼中是出奇的認真與清明。

「啊—」我們倆一起想到今天是弟弟的頭七,同樣張口結舌的說不出話來,妹妹坐在我懷裡,伸手攬住了她媽媽,眼裡仍有微微的淚光,「爸爸媽媽不要緊,你們還有我啊,對不對?」

作者介紹│苦苓

本名王裕仁,1955年生,祖籍熱河,宜蘭出生,新竹中學、臺大中文系畢業。曾任中學教師、雜誌編輯、廣播電視主持人,獲《中國時報》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中外文學》現代詩獎及吳濁流文學獎,著作五十餘種,暢銷逾百萬冊。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對不起,嚇到你【苦苓極短篇驚魂版】》(原標題:弟弟不要走)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