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最愛cost down!知名廣告導演:時間、金錢、品質頂多三選二,求快又便宜別怪品質差...

2017-08-01 10:24

? 人氣

知名創意人盧建彰導演,以父親的觀察角度,向來十分關心社會、環境議題。他有一個可愛女兒──願,從願小時候就把她帶在身邊,一起開會、一起上課、一起演講、一起創作,因為他總想讓願接觸到完整的世界。這次,盧建彰寫下給女兒的未來情書,希望她可以了解社會現實面,但儘管世界不會變好,只要她相信自己、她就可以更好。

當你努力耕耘某個領域時,你不必驕傲,但你可以自豪,同時,你可以抬起頭,說,我是個品牌,請尊重。

台灣就是快失火的鑽油平台

願願啊,爸爸那天去看了部環境災難片《怒火地平線》,因為不是普級,就沒帶你去了,抱歉呀。不過,別以為環境片就很沉悶,那可是《變形金剛》製作團隊做的,光那些爆炸烈火的場景,就讓人移不開目光,情節緊湊狂捏大腿外,更是讓人替將發生的事擔心,心急如焚耶。

其實,多數時候環境的災害都很戲劇化的,只是,我們不想關心而已,我們只關心颱風假。

這真實故事是關於墨西哥灣裡一個鑽油平台失火爆炸意外,是史上最大的漏油事件。演員有馬克•華柏格、寇特•羅素,還有我很喜歡的約翰•馬可維奇,故事內容大概就是英國石油公司為了省錢趕工,沒有做完整的安全檢查,便急著往下個階段進行,結果引發大爆炸。最主要的情節環繞在代表公司高層的約翰•馬可維奇,不斷以權力壓迫鑽油平台的船長寇特•羅素,寇特雖然不斷反抗,並以安全問題強硬回應,但出錢就是老大,約翰更嘲笑那些擔心公安問題的工人們是娘娘腔,不敢賭一把。最後,所有人都一起到鬼門關一遊。

好熟悉的場景,我看著電影,不就是台灣嗎?

為了省錢,略過該做的?你呢?你的位置是在哪裡呢?是屈從?是抗拒?是受害人的位置?

願願啊。不只要低頭苦幹,永遠都要抬頭看看,看自己站在什麼位置。台灣就是個快失火的平台,因為有人只想到錢、只想到做黑心商品,然後他或許賺到了些錢,但其他人沒賺到,只賠了命。

黑心商品是什麼?就是硬是省掉必要的投資、硬是偷工減料、硬是省掉該花的時間,不管是商品、服務或者作品。

你支持什麼?

我正在一間二手書店。

小書店的成本或許不大,但營收更不容易,一天能賣的書非常有限,所以通常得另外靠賣咖啡來增加收入。就在我面前,兩個高中生進來坐下,開心地交談著,卻在被禮貌告知有低消後,立刻起身離開。而那低消只是一百元,不管是買書或者點飲料都可以。

我想,孩子沒有錯,錯的是父母的教育。平常你到麥當勞K書,應該也會點杯飲料吧?為什麼,面對書店,態度就會不同呢?而連鎖餐飲的資本雄厚,不需要你支持,你都願意消費了,為什麼一個社區裡的小書店,你卻連一點點錢都不願意支持?

但這兩個孩子,至少願意走進書店,我想問問我親愛的朋友,你呢?

平常我們隨便喝個飲料就得一百元,有時還不太好喝呢,但你沒有抱怨;有時去餐廳,動輒要上千元,但也不一定好吃,甚至後來發現食材有問題,你也不太抗議。但有趣的是,面對形而上的,我們就嚴厲了起來,對於書,可以不買就不買,明明吃的東西三天後就得丟棄,而看過的書卻還會在。

對於價值,台灣人習慣看價格,但沒想過,你支持的會轉換成價值,因為你是個有價值的人,你認同對方,並且做出行動,就是給對方力量。還有你認同的,其實就代表你,你認同書店,就代表你是書店那一掛的人。

你買什麼,就是支持什麼,你就是那樣的人。你不支持你認同的,就不是真正的認同,你只是在占人便宜、占那些品牌的便宜、占支持這些品牌的人的便宜。

品牌的價值

願願,我再跟你說個故事哦。

那天,和一位文創工作者聊到,有公關公司承接政府標案,要辦藝文市集,邀請他們去設攤位。以傳統商人的想法,就當做多了個地方賣東西,思考點大概就是去或不去,兩種選擇。覺得可以賣東西就去,賣不了怕累就不去。

但這位工作者不這樣想,她提出一個條件,她可以參加,但是請公關公司購買一定數量的商品,在活動結束後,送給社區居民,達到真正的藝文活動效果。為什麼她可以那麼勇敢地提出這條件?

我想,因為她看待自己是有價值的、因為她看待自己是個品牌。因為她一直在投入、一直在努力、一直在沒人想跳進去的文創市場尋求解藥,不是某天突然想說「從來不關心藝文的我們來辦個藝文活動讓大家參加吧,喔耶」。

她去參與這市集是替市集加分,一個藝文市集,不是因為它的名字叫藝文就藝文了,它需要真正在這領域耕耘且長期投資的夥伴參與,而那應該是有價的,因為這些夥伴他們過往的投資,是有價的、是有價值的。

當你努力耕耘某個領域時,你不必驕傲,但你可以自豪,同時,你可以抬起頭說,我是個品牌,請尊重。我想,台灣可能有一百個公關公司,但他們沒有一個能代表藝文。而台灣只有一個你,也許不到完美,但在光譜上,是更靠近公關公司想要的藝文。我們都努力地想在光譜上,尋求一個精采的位置,不要在最後的金錢上輕易地被拉到毫無色彩的那邊,那一點也不出色。

01010.PNG
世大運黑熊片事件就是低成本所產生的問題。(圖/Rick Li@youtube)

九萬元還是九億元?

世大運黑熊片事件的來龍去脈,大家應該清楚,大略就是北市府以九萬元的預算請位導演拍片,但內容用了機械舞,有抄襲日本表演者之嫌。

我傾向把這當實驗室案例,你可以看做有人幫你做實驗,好處是你不會因為實驗失敗受傷。抄襲的議題,當然可以另闢戰場討論,而我傾向請每位在這事件上用力譴責的,未來就以同樣的力道,用力地支持創意作品,不要輕易地砍別人的估價單,也不要輕易地在和客戶議價時讓步,更不要隨便地把你工作夥伴的心血賤賣。你說,很難呀。對啊,那你跟你責怪的製作團隊,還有北市府,距離很遠嗎?

費用低時間趕,出來的東西就是這樣啊,時間金錢品質,好禮只能三選二,你想要時間和金錢,那品質就得不到呀,所以才有可能會抄襲呀。Cost down 當道的結果,只有讓我們每個人的價值更down,你的品牌做的片子,比去年少了五十萬元,其實,就是少了五十萬元。不是你的議價能力比較強,因為一分錢一分貨,就是你的片子的價值少了五十萬元,你的品牌比起去年少了五十萬元的投資,這是事實,也沒什麼好說的。

你自己回想,你去買東西,發現對方的東西變差了、對方投入的心力變少了,你還會再買嗎?對方並沒做什麼,從對方的角度看就是 Cost down 而已啊,從你的角度看,就是變差嘛。做為創意人,我們會因為限制,提出不同的解決方案,滿足客戶和市場的需求。但,從財務報表上的角度看,你就是在你的品牌上少了投資,那在未來一定會顯露出來的。就像那鑽油平台,為了省錢,沒有做水泥穩固性的測試,一開始看不出差別,但那在之後,一定會顯出差異的,而且那差異是以大爆炸,平台全毀收場。

就像你很用力罵的北市府,你試著想想,你也可能在那樣的會議裡,下了一個判斷,用少一點的預算做支片而已嘛。但誰會想到,花九萬元,得到的不是九萬元的行銷效果,倒是有接近九億元的行銷效果,但好像是反效果,以電影場景來說,就是鑽油平台大爆炸,一發不可收拾呀。

而且每個在這平台上的人,不管你是製作團隊或是發包單位,都會重度灼傷的,因為是九億元等級的災難。

Cost up, value up!

願願,我提醒你,不管你到哪裡去,不管你打算做什麼,記得,你得有創意。

我們每個人,都是創意人,都信仰創意、都期待創意為我們解決問題。但請記得,創意不是憑空而來的,它是要靠平日的訓練,不斷地投資,大量地耗費時間

就像一個專業經理人的培養,他不是印名片的成本就夠了。就像找一個經理級人物,卻說,你是個經理,只是因為你名片上印經理,所以我只要付你名片的價錢就好了。

尋求一個團隊的協助,不只是買這團隊當下的時間,是連這團隊過去的投資、經驗累積,也都一起買下,當然得付高價,因為他們是高價值的。因為我們的品牌,值得高價值。

當全台灣都 Cost down,其實就是全台灣在每個產業的投資都一起減少、一起貶值,你的上游 Cost down 砍你價,你再 Cost down 砍下游價。這個砍價,砍的是自己的價值,讓這島的價值大縮水。

願願,你千萬要記得一件事,不管是對人或對自己。創意是有價值的,但當你給它低價,它不會立刻貶值,它只會笑笑,轉身離開你。當你給別的創意低價,是你貶值了,給價錢的你貶值了。

那應該怎樣呢?你知道的,全部反過來就好了。Cost up,吸引更厲害的創意來,像花盛開,吸引更多蜜蜂,而蜜蜂會幫你傳播(對,就是傳播!)你會有更多花,你的花園會更大,Value up!

Cost up, value up!

作者介紹 | 盧建彰

廣告導演、詩人、小說家、作詞者、講師、跑者,執導柯 P 廣告「聽孩子的話」,小英廣告「願你平安」、「台灣隊加油」、「人民大聲公」等作品。在台北做廣告16年,相信創意就是生活的各種面向,覺得故事比權勢強悍,認為如果抓到一個信念就要有抓到一個信念的樣子,不然就別怕北七過日子。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三采文化《世界不會變好,但你可以:創意人爸爸的30封思考信,讓孩子站得更高,看得更遠!》

責任編輯/陳憶慈

【好物推薦】今夏消暑提案,DIY冰淇淋這樣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