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只有死了,她們才能得到活著的權利?兩位賣身女子遭槍殺的故事,揭日本社會黑暗面

2020-09-14 14:08

? 人氣

《人蟻之家》是由望月諒子所著的社會派推理小說,身為記者的主角木部美智子,在追查一起客訴騷擾事件中,意外掌握了連續殺人事件的線索,而這場殺人事件竟然隨後失控,演變為社會級的綁架案,然而,綁架案的手法幼稚、粗糙,令人懷疑犯人的目的究竟為何?

社會派推理小說起源於對本格派推理的反對,比起犯案手法的「How done it」,更加著重在犯案動機的「Why done it」。這部小說裡的登場角色,乍看之下粗糙、扁平、毫無思想,一度讓人誤以為是作者筆法拙劣,在最終章才驚覺這背後隱含的其實是階級歧視,我們只知道何為貧窮,卻不知道何為貧困。這是一部十分傑出的社會派推理小說,作者洞悉社會潛在的意識形態,並直指病癥核心,一語道出我們不自知的階級歧視。

故事大綱

在東京有兩名賣身女子遭到槍殺,其作案手法可說是大膽俐落,驚動了社會與媒體,然而記者木部美智子並沒有像世間媒體一樣爭相報導這兩名「追求夢想的女孩」,而是按照她原訂的計畫採訪三榮食品:一間長期遭受惡質客訴騷擾的食品工廠,據說,不斷有惡劣的青年以三榮食品的便當裡有蟲子、碎玻璃等異物為由,長期向廠長索要賠償金。在殺人事件發生後,三榮食品接到「如果不想看到第三名犧牲者,就準備2000萬。期限三天。」這般字跡拙劣的字條。

對方聲稱,這是綁架。這幼稚的行為,和不合常理的綁架宣言,令人懷疑綁匪的目的是否真的是贖金?就算工廠會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人付錢,綁匪又要怎麼拿到贖金並全身而退?這種粗糙的計畫,令人難以想像槍殺案和綁架案為同一犯人所為,然而,寄給三榮食品的字條裡面,夾帶了第二名被害人的頭髮,直接物證指出兩起犯罪的直接相關,搜查也往截然不同的方向展開。

這部小說分為三個部分,第一章節講述事件的發生,作為偵探角色的記者木部美智子是如何在因緣際會下掌握到殺人事件與綁架事件的關聯,另一方面由吉澤末男的角度,講述一群「幼稚」的青年,在社會底層打滾,因為欠債而想辦法從別人身上「要」到錢。

第二章節的主軸是搜查,木部美智子掌握到長期進行客訴騷擾的青年團夥身分,正在訪問他們周邊的人進行調查,不久,事件核心人物的名字浮出:長谷川翼、野川愛里、吉澤末男,木部調查到這些的同時,警方也循著戶頭的名字查出了三人,一樁漏洞百出的綁架案就此落幕。第三章節主要講述警方得到逮捕令之後,這三名青年很快地被捕,而唯一的問題是主犯:長谷川與吉澤的證詞對立,最後警方以一處血跡作為證據,以長谷川翼作為主犯結案。然而,木部美智子在調查的過程中,從一名流浪漢的證詞,洞悉了這一切拙劣犯罪背後的真相,她來到吉澤末男的公寓前,靜靜向吉澤道出了自己的推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