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為得瘟疫而死是天罰、得瘟疫又痊癒則是上天庇佑...他用歷史文獻證明:人類500年來毫無長進

2020-08-10 17:46

? 人氣

對瘟疫的恐懼,還使民眾常常以祈神、驅鬼和祭祀等非理性方法祈求平安。(圖/pixabay)

對瘟疫的恐懼,還使民眾常常以祈神、驅鬼和祭祀等非理性方法祈求平安。(圖/pixabay)

瘟疫發作時,染疫者往往產生幻覺,常將瘟疫降臨或病情痊癒歸因於神靈、鬼怪或天變。

歸因於神靈對人懲罰。如正德六年(1511),瘟疫流行。大約是福建某處的顧鎮一家,老幼都染上瘟疫,因此全家決定吃素祈神,去除瘟疫。正好有巡撫來開倉賑濟,顧鎮入城取米,偶然忘記吃素的誓言,就去食店買了三尾魚和一壺酒,結果當日回家就病重身亡。後來傳言,有三條魚附在他屍體上,並躍入棺材中。顧鎮之死的傳說,就被附會成神靈對不虔誠之人的懲罰;李遜記載,明末崇禎十六年(1644),北京城瘟疫橫行,出現了「朝病夕逝,人人惴惴不保,有全家數十口,一夕並命者」的慘象。在當時醫藥無效的情況下,崇禎帝特命張應京真人「建醮,而終無驗」。有些北京民眾以為「日中鬼為市」,「店家至有收紙錢者,乃各置水一盆於門,投銀錢於水,以辨真偽。民間終夜擊銅錢器聲,以驅厲崇。聲達九重,上不能禁」。

歸因於神靈庇佑的。如成化年間進士羅玘,成化二十年(1484)奉命往陝西賑濟。第二年三月還至謝埠時,舟中大疫,羅玘也染病在身。四月至青泥灣時,病情加重,羅玘以錐刺手無血,自度必死之際,就與弟羅經訣別,然後正冠瞑目,從卯時到巳時精神恍惚,似入夢境,感覺自己「奄奄若入深泥中,臭腐不可當」。這時聽到有聲音呼叫:天妃已到。羅玘張目清醒,感覺船的頂篷要垮塌一般,有一婦人呼喊道:「一有學之士病在孤舟灘上,無一神道救之者,我來送他一陣好風。」言畢,羅玘感覺船的頂篷不再有垮塌之象,頓感全身冷顫不已,連船都因此而搖動。其弟用幾件蓑衣壓其身保暖,從巳時到未時出了一身臭汗,衣服濕透,才漸覺病情稍有緩和,此後痊癒。當年秋,羅玘又北上經過天妃祠下,特意進謝神靈。十八年後,即弘治十五年(1502),羅玘又路經該地,進香拜謝,並記錄其事,把自己病好的原因,歸功 於神靈天妃的庇佑。

歸因於妖神、鬼怪禍害。明人焦竑記載,陶凱的里人家中大疫,前去探視病者。傳說陶凱「見妖神入甕器中避之,奉紙筆與封識,命棄水中,疫即愈」。這一傳聞,說明明人認為所謂「妖神」,是陶凱的里人家中產生瘟疫的原因;曾掌珠,泰和長溪人,嫁給蕭氏為妻。正統十一年(1446),其家遭大疫。為曾掌珠寫行狀的羅玘認為,這是 「疫鬼入室中」,禍害人的結果;沈德符曾記載,「(弘治)十四年(1501)六月,雲南雲龍州民疫疾,十家九臥,內有不病者,見鬼輒被打死,有被打顯跡,有因沈病死者,有病在家為鬼壓死者,百姓死將半,初五日至十二日止」,這段記載說明時人對瘟疫的恐懼心理,把病因都歸結於 「鬼」的禍害;詹詹外史評輯小說《情史》卷二十一〈情妖類.汝州村人女〉記載,汝州村人女得一美貌丈夫,該丈夫認為自己是野叉所變,「我輩罪業,或與人雜處,則疫癘作」,此處雖是小說記載,也可見明人觀念中,鬼怪與疫癘的密切關聯,這些史料都說明災民對瘟疫的恐懼。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