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閃過怪異的光束、逃難的動物被瞬間擊斃…那晚與外星人的接觸,讓他畢生難忘

2017-06-17 09:30

? 人氣

科羅拉多和新墨西哥兩州邊界附近的烏特山脈下,綿亙著一條州際公路。時間是2000年9月12日,下午四點稍過。

烏特這座高聳的「沉睡之山」,松林橫生、雪花紛飛,峰頂反射著閃耀的陽光。接著,可以看到一輛破舊、笨重的露營車,緩緩駛來。車裡一家子都是美國人,在轟隆隆的引擎聲中,揚起男子飆高走音的獨唱。

查克.祖科斯基駕著車長約7公尺的「沃倫貝格一級戰將」露營車,雙手在方向盤厚厚的皮套上,輕輕敲著《我甜蜜的家鄉阿拉巴馬》(Sweet Home Alabama)的節拍。

40出頭,髮色黃棕、身材結實的查克,面帶微笑俯視著蜿蜒的柏油路。後座有三個小孩,兩男一女;前座則是查克的妻子泰咪(Tammy),是個棕髮美女,在顛簸的車上跟著查克一起打拍子。從查克那雙藍眼下的皺紋可以看出,他們顯然已經開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沿途車窗外一閃而過的風光新鮮十足,連最幼小的孩子都不覺得無聊;祖科斯基一家頗享受這樣駕車兜風。事實上,當查克總算瞄到路旁一間農場風的小汽車旅館,而語音導航也剛好播報到這家時,他還不怎麼甘願停下車來過夜。

查克把車停進旅館空蕩蕩的停車場後,從旅館值班經理手上一把接過一對房間鑰匙,祖科斯基一家就這樣住進相鄰的兩間房,從房間可以俯瞰搭著棚子的游泳池。他們在車上吃了簡便的微波晚餐,孩子們一進房馬上打開電視,而隔壁房的泰咪則是拿著一本破爛平裝書,往床直奔,鑽進被窩;在露營車上度過一整天,她實在累壞了。

幾個小時後,孩子們總算放過了電視,查克關上兩房之間的門。太陽早已下山,屋外一片漆黑籠罩,看不到有遮棚的泳池,只見旅館門廳懸掛著「尚有空房」的招牌,霓虹燈火一閃一閃,間歇劃破夜色。泰咪頭還埋在書頁裡,但查克看得出來,一整天下來,她的精力差不多要用完了。他伸手撫弄一下她的秀髮,說要出去散個步。她的視線沒怎麼從書本上移開,只要他回房時順手帶些冰塊回來。

他拿起門旁壁爐架上的冰桶,往停車場走去。他打開後車廂,朝著16格收納櫃往前傾,把手伸向固定在壁面的保險箱。一陣轉動鑰匙串刺耳的碰撞聲後,他打開了箱子,把回去時才需要裝滿的冰桶放下,改拿出箱子中的裝備:一支3磅重的警用手電筒、一部錄影機、一台電磁波偵測器和3顆長方形電池。接下來,他伸手從箱子背面取下掛著的皮套,掏出裡面點四○口徑的格洛克手槍,再檢查裡頭的彈匣,然後戴在腰上。

當他離開車子時,又開始飄雪了,即使如此,他還是看得見荒涼的公路上,有車頭燈的光蜿蜒的朝他照過來。

2小時後,查克跟在兩個同伴身後,上氣不接下氣的衝出茂密的松林,跌進曠野之中。那兩個同伴,一個是身材健壯的男子,35歲左右,留著馬尾,穿著厚厚的狩獵夾克,一肩吊著晃來晃去的開山刀;另一個是身材細瘦的女子,年紀稍長,因為穿著厚重的雪衣、戴太多條圍巾,沿路狼狽行進。一片結著冰的碎石地上,間雜著一小叢、一小叢被雪覆蓋的短草。三個人現在至少已爬了兩千四百多公尺,足以感覺得出海拔之高。男子名叫喬.菲克斯(Joe Fex),有點原住民血統,在國內這種窮鄉僻壤的農場長大,大半時間都在野外過日子,很能吃苦耐勞。當他開始搭建臨時營地,撐起帆布帳棚來保護大家的裝備時,大汗都沒怎麼冒。然而,他身邊那位女子卻因為筋疲力竭,也因為恐懼,而不停發抖。

查克並不擔心喬.菲克斯,他和這魁梧的男子是老交情了;這幾年來,喬也多次陪著他進行類似的小探險。但是對這女子他就不敢說了。查克不到兩個星期前才剛在網路上認識她,開車來爬山的這趟旅程,基本上還是兩人碰面相處最久的一次。查克心想,如果他們可以丟下她不管,這趟旅程可能會更盡興一點;但是,他們之所以能來到這個地方,全靠她報的消息。

根據女子在網站上的描寫,她自稱擁有某種通靈能力。查克不是愛論人是非的人,只知道這女的據說可以隨時跟滿滿一整座墳場的死人溝通。她甚至有點瘋瘋癲癲的,不過這其實沒什麼大不了。查克一如往常靠自己做了許多功課,靈媒小姐大概只能算引起他注意此地的開端,而他自己收集的相關資料,現在已經堆了厚厚一大疊。

不過,這些資料,有收集跟沒收集,沒什麼差別,因為接下來兩個小時的遭遇,會冷不防推翻他們既有的經驗。風勢變大,旁邊的松林窸窸窣窣,吹起片片冰雪,碎石颳過地面,三人感到越來越冷。查克想,是不是該喊停了;白跑一趟的紀錄多的很,就把這次也算上一筆。再過幾個小時,孩子們就會醒來,泰咪會希望重新上路,找個地方吃頓好吃又便宜的早餐;路上搞不好會遇到丹尼斯餐廳(Denny's)。

想到一半他突然就打住,因為他注意到有些不對勁。風似乎停了──不是慢慢停的,而是突然沒了──空氣也凝滯下來。他開口想對喬說話,但話還沒說出口,漆黑的空中突然閃過一道光,亮得不可思議,那道光至少在九十公尺高之處,而且定在那裡。查克還來不及叫喬從帳棚裡拿出相機,第二道光又出現了。兩道光一起在空中彈升,曳出一條寬寬的弧形。接著,整個天際彷彿大開,亮光爆發四射,比國慶煙火還要亮。

「我的天呀!」查克大叫:「喬……。」

喬早就全速奔過在地上縮成一團、滿臉恐懼的靈媒身邊,衝到帳棚裡。他很快帶著相機和三顆電池回來。查克從喬顫抖的手中抓起相機,朝天空按下快門,但居然沒有任何反應。相機掛了。

查克咒罵了一聲,猛拔出相機裡的電池,再塞入另一顆新電池。他再次對著天空按下快門,一樣沒反應。他再試第三顆電池,但三顆電池都莫名其妙的在這緊要關頭沒電。查克感到自己血壓飆高。一顆備用電池沒電,已經夠奇怪了,怎麼可能三顆都沒電?

「那到底是什麼鬼玩意兒?」喬大喊,兩人看著上空的弧形光束來來回回移動著。「是直升機?」

查克搖頭。他口乾舌燥,滿懷恐懼。他以前從來沒看過這種東西。

「不是。直升機沒辦法像那樣移動。也不可能靠這麼近一起飛。」

「流星雨?某種放電現象?還是……。」

就像發生時那麼突然,光束消失時也在轉眼之間,而且很徹底。天空又恢復一片漆黑。一陣怪異、密不可透的靜止,在曠野瀰漫開來,態勢之強,彷彿一條皮帶猛然勒緊,其間竟然沒有半根樹枝顫動。

接著,一聲淒厲的尖叫劃破天際,從大概60公尺外山那邊的樹下傳來。

叫聲越來越大,查克不知所措的看著喬。樹枝斷裂的聲音劈劈啪啪,不知那呼天搶地的東西是什麼,總之正朝著他們過來。可能是某種動物,也許是麋鹿或駝鹿,一邊全速衝著,一邊發出令人驚恐不安的慘叫。那動物來勢洶洶,叫聲越來越大,竄過松林,一股腦兒朝曠野直直而來。

然後,那動物的叫聲瞬間終止,周遭再度陷入死寂。這隻動物,不管是什麼,本來應該是在逃離什麼東西,而這東西一出手就把牠擊斃了。

風又微微吹起,夜也恢復正常,查克和夥伴們剛剛的遭遇,彷彿從來沒發生過。

查克盯著喬看,注意到這魁梧的男人,夾克內的身軀在發抖;再瞄一眼靈媒,她正癱在地上嗚咽;然後他低頭看自己顫抖的雙手,其中一隻手還擱在皮套內的點四○槍柄上。

「不管追殺那隻動物的是什麼;這支格洛克根本不夠力,對不對?」他搖搖頭,洩氣得很。

儘管他嚇壞了,還是一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作者|班.梅立克

以優等成績畢業於哈佛大學。自從那時起出版了15本書,包含:被改編為奧斯卡金獎電影《社群網戰》的《紐約時報》暢銷書《Facebook:性愛與金錢、天才與背叛交織的祕辛》(The Accidental Billionaires),以及售出1,500萬冊、翻譯成12種語言,並被改拍為凱文.史貝西賣座電影《決勝21點》的《贏遍賭城:麻省理工高材生教你橫掃21點》(Bringing Down the House)。

他也出版了暢銷全國的《從前從前,在俄國》(Once Upon a Time in Russia)、《醜陋的美國人》(Ugly Americans)、《非法手段》(Rigged)、《逮住賭城》(Busting Vega$),以及寫給兒童的《打敗老鼠》(Bringing Down the Mouse)。目前定居波士頓。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大是文化《北緯37度的神祕訪客:外星人為何都沿著這緯度「做案」?古文明遺跡為何多分布37度線?特勤混入民間組織是蒐證還是滅跡?》(原標題:此處我目睹外星獵殺)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