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不是男朋友,為何要送巧克力?日本女孩的潛規則,展現最貼心民族性

2017-02-14 11:27

? 人氣

日本人是一個很奇特的民族,總是很喜歡把節日和特定食物劃上等號,例如剛過的聖誕節就一定要吃KFC炸雞,情人節一定要送巧克力一樣。第一年在日本留學還未明白這個道理。

那年我入了劍道部,有很多男性的先輩(せんぱい) 。二月上旬剛過,宿舍的pantry傳來陣陣巧克力香,不同國籍的女同學會在那張很大的餐桌上「起壇」自製巧克力。

所謂「自製」其實只是把巧克力塊加熱溶了,然後在把巧克力槳倒入另一個模、冷凍定型、再裝飾、包裝,而已。然而鈍感如我,只以為大家用愛心炮製巧克力給各自的男朋友,還未意識到自己已經太遲……

直到情人節前一兩天,和台灣來的女同學一起到吉祥寺購物,她第一件事就跑到巧克力的貨架,掃貨。我還笑她:「吃這麼多,胖死了。」她瞪大眼說:「你不知道?」我問:「知道什麼?有人暗戀我嗎?」(這時將來兒子的家人應該打了一個噴嚏)

她繼續說:「日本情人節女生要送巧克力給男生的,這是常識好嗎。你還要是劍道部的,應該有很多男生吧,你還不買?買現成的,總比兩手空空好!」

我說:「可是我沒有愛上他們任何一個啊!」

她已經開始沒好氣:「義理チョコ,漢字是『道義』的『義』、『道理』的『理』。你就當作是『出於道義及人道理由而送的巧克力』吧,基本上只要你認識他,關係不算特別糟糕,在情人節都會送的。」

那時我還不太懂到底有什麼義理在裡頭,可是入鄉隨俗,就買了一些巧克力,打算情人節那天派街坊。

情人節情人間會互相送禮物,這點很普世,我倒明白。可是為何在日本過情人節則一定要女方送巧克力呢?為什麼一定要是巧克力呢?而且不僅是送給情人,還要送給身邊認識的男性朋友、同事,這不是有點太「大愛」嗎?那到底什麼時候開始了這「傳統」呢?

在日本已有人一早考究過這種「日本型情人節」送贈巧克力的習慣和起源。小笠原祐子於1998年的著作《OLたちの<レジスタンス>》(約略中譯:《OL們的「抵抗」》)。

其中第三章<バレンタインデー>(Valentine’s Day)比較了美日情人節的分別,根據訪問OL而整合了「日本型情人節」的送禮特徵:

一,執著以巧克力為禮物;
二,由女性單向向男性送禮;
三,在辦公室內積極的送禮。

日本人認為「情人節是女性送贈男性巧克力的日子」,與美國人認為「情人節是向配偶或情人示愛的日子」有明顯分別。為何情人節在日本變成如此友愛呢?那應該是基於日本人的人際關係的特殊運作。

日本人常常強調要顧及對方感受,所以要「遠慮」(えんりょ)要自律,不要「迷惑」(めいわく)到別人。一考慮到沒有拍拖的男同學/同事在情人節兩手空空很落寞時,作為女同學/同事便送他們「義理巧克力」;然而怕被誤會,於是多數送給全體男同學/同事,當作答謝平日的關照,使人際關係更和睦。

要留意,巧克力是有「格差」( かくさ)的,對於越相熟、越有好感的男生,巧克力花的心思也越多。例如送給不相熟的男同事,送雷神巧克力(ブラックサンダー)就一目了然了;但送給一直暗戀的男生或男朋友,則要送花很多愛心時間自製的巧克力,這就是「本命チョコ」(真命天子巧克力)了。

當然,也有女生是為了在3月14日白色情人節(ホワイトデー/White Day)收到回禮,所以「先下手為強」漁翁撒網式大派巧克力,希望在白色情人節收到回禮(前提是那個男生對你有意思,才會回禮啊……)

小笠原祐子根據考究和訪談日本巧克力生產商得到的答覆,她把日本情人節送贈巧克力的「傳統」上溯至巧克力店Morozoff(摩洛索夫)在1936年2月12日於《The Japan Advertiser 》刊登的一則英文廣告。廣告內容「For Your…/ VALENTINE/ Make A Present of/ Morozoff’s/ FANCY BOX CHOCOLATE」首次把巧克力和情人節扯上關係(我個人則認為上溯至1936年的一個英文廣告是有點牽強,因為與1956年不二家開始在情人節宣傳有20年的空白)。

到了1956年,不二家指示零售商於情人節促銷。小笠原祐子根據其社內雜誌《不二家マンスリー 》(不二家Monthly)的宣傳文,認為當時的宣傳策略,不論送禮一方還是收禮一方,想像範圍都比現在更廣(僅限女性送給男性)。

1958年開始メリーチョコレートカムパニー(Mary Chocolate Co.,Ltd.)於情人節舉行大減價,漸漸建立了「情人節送巧克力」的印象,亦是日本國內最初以「女性送贈巧克力給男性」的印象來宣傳,被視為確立日本型情人節送贈巧克力傳統的源頭。

1960年開始,森永製菓有策略地開始於情人節宣傳巧克力,於《女性自身》賣廣告,買森永巧克力商品可換取獎賞。在女性雜誌賣廣告加上能夠換取「女性向け」(專為女性而設)的獎品,其實都是商業計算-塑造女性為情人節巧克力的主消費群。可是到了1966年卻因成果不似預期,而中止了以女性為目標的情人節宣傳項目。

其他大巧克力生產商包括江崎固力果(江崎グリコ)、明治製菓、樂天( ロッテ),都回覆是在1970年代後半,開始跟隨其他競爭對手而加入了情人節巧克力的市場,從此「情人節送巧克力」這傳統正式在日本紮根至今。

然而這傳統也不是人人接受,太性別定型而且浪費時間、金錢、心思,容易令人誤會或表錯情。日本有些公司是不主張在情人節派/收義理巧克力。

比較為人熟悉的例子是,全球最大婚戀拉紅線網站Match.com(マッチ・ドットコム ジャパン株式会社)便在2009年張貼題為「2月14日に愛のないチョコレートを形式的に贈答する『義理チョコ』社内配布禁止令」的通告(約略中譯:禁止2月14日在公司裡派發「形式上送贈,卻沒有愛」的義理巧克力),理由是「如果有精力預備義理巧克力和白色情人節的回禮,不如專心工作」、「準備/選購/批發義理巧克力浪費時間,生產力下降」

不過,Match.com在通告也補充「鼓勵有愛的本命巧克力」。也有公司鼓勵同事與其花費在義理巧克力,不如捐那筆錢給慈善機構。

好了,很知性地說了一堆關於日本型情人節、義理巧克力的起源與發展,最後就以一段小插曲來收尾吧。那年情人節,就是將來成為我兒子的家人的那個他,約我到富士急,同時我也約了另外三個女生一起去。

我實在沒有時間準備,而且溶了再雪凍凝固的巧克力感覺會吃壞對方肚子,最後買了一盒現成的巧克力給他。讓人感到很曖昧,因為那盒巧克力的價格、包裝介乎義理與本命之間。

我們之後還吵架了,現在回想,或許他當時有點生氣為何我不送一盒自製的巧克力吧?(大家可參看我的一篇舊文《一點甜》)。

到了3月14日,他送了一盒法式handmade巧克力給我。我鈍感依然,問他:「怎麼了?送我巧克力?有什麼要慶祝嗎?」他笑而不語。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AYI (原文標題:義理朱古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